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八章 逍遥自在

第八章 逍遥自在

        钱松被人围住了,为首的白人脸色很不好看。

        这白人名叫乔治,是纽约很常见的帮派分子小头目,他这次的任务很简单,就是把那两袋东西从曼哈顿的码头运到布鲁克林区。

        上头说了,这两袋东西比他们6个人的命加起来都值钱,所以乔治一直很小心谨慎,连那个坑爹手下准备的皮卡都没用。

        本想神不知鬼不觉地趁天黑从这中央公园里穿过去,谁知道会碰到一个散步的美邦快递员呢?

        是的,钱松此刻的穿着,就是依照美邦快递的制服样式变化的。

        乔治对怎么处置这个“快递员”很头疼,作为一个帮派成员,他的字典里当然没有“仁慈”这两个字,上头说了让他们一路严格保密,说不得就要让钱松永远闭嘴了。

        可是这里并不是什么废弃工厂之类的无人区,万一这家伙待会儿大喊大叫,引来警察,可就完蛋了。

        钱松饶有兴致地看着周围的6个人,他们每人的脖子上都有相同的纹身,也许是帮派标识什么的。

        6人中,有两个白人,三个黑人,还有一个亚裔,都长得挺壮实的。

        头目乔治是个行事果断的人,不再墨迹,他站在钱松的视线死角,瞅准时机,拿着电击器直接插向钱松的脖子。

        这帮人平时没少干坏事儿,配合的默契还是有的,那边老大一动手,黑人小弟就挥舞着拳头佯攻钱松,吸引他的注意力,以便让老大一击命中。

        钱松一动也不动,黑人的拳头在距离他脸颊10公分的地方停下了,他害怕待会儿电流通过这个“快递员”的脸传到他身上。

        乔治的电击器快狠准地打在了钱松的脖子上,湛蓝色的电流从电击器上涌入了钱松的体内。

        钱松眯着眼睛,细细感觉着,他之所以不避让,只是想试一试这分身的强度而已。

        结果能让普通人瞬间晕厥的强电流,对钱松没什么作用。

        他毕竟是紫薯精,没有血肉之躯,这点电流量,无法对他这个植物精怪造成任何伤害。

        “你应该电我的头。”紫薯精说出了灭霸的名言,右手捏住了乔治的手腕,微微用力,对方的手腕就脱臼了,手指不知觉地松开,电击器随着他的惨叫声落地。

        剩下的小弟们当然没有掉线,看到老大吃亏,一个个冲了过来,有几个甚至拔出了刀子。

        钱松拖着乔治的手腕限制住他的行动,一脚踩在他的脚趾上,直接把对方的脚趾踩扁了,转过身来准备对付剩下的喽啰,谁料突然出现了一阵破空声,一根红色的棍子砸在了一个黑人的脑袋上。

        那棍子的主人身形敏捷,穿着一身红色的紧身皮衣以及头套,只露出嘴巴和下巴,像穿花蝴蝶一样游走在几个帮派小弟中间,只不过两三个呼吸的功夫,几人纷纷失去了战斗力,倒地不起。

        钱松前世虽然看过几部漫威电影,正派反派见过不少,但却没见过这一位。

        大晚上的头套上还戴着个墨镜,也不知道是几个意思。

        令钱松感到意外的是,这位陌生的超级英雄行侠仗义后,并没有对他说教几句,或者直接离开,而是稍稍拉开和钱松的距离,一脸戒备地问道:“居然没有心跳?你是什么东西?”

        从这句话就能听出,这家伙听力很强,可以隔空听到普通人的心跳声。

        只是,对方的话语就不太客气了,估计是把钱松当成什么怪物了。

        虽说妖怪本来就是怪物,可钱松不太喜欢被人当成异类的感觉。

        钱松:“你好红皮侠,我是正义的使者。”

        红皮侠:“???”

        好吧,人家混了这么多年,江湖上是有名号的,人称“夜魔侠”是也,今天倒是被人改名字了。

        称呼什么的也就算了,关键你听听,这个诡异的小年轻居然大言不惭地自称是什么“正义使者”,这违和感,太浓烈了。

        夜魔侠:“好吧,你叫什么名字?这么晚还在公园里逛什么?”

        他也感觉到了,对方说话带刺,估计是不喜欢自己刚才的询问。

        也是,夜魔侠行走“江湖”多年,什么样的奇葩没见过呢?就算是变种人,他也见过不少,隐藏心跳甚至呼吸什么的,不值得大惊小怪。

        见钱松不答,夜魔侠看了看一旁的两个推车,又看了看时间,深吸一口气说道:“你可能不认识我,我叫马特,请你记住我的名字,如果你真的是正义之人,那咱们也许会是朋友,如果你为非作歹,那这个名字将成为你一生的梦魇!”

        说完,他行动敏捷地在地上几个混混的喉结上补了几脚,然后推着车迅速离开了。

        说真的,钱松很好奇推车里那两个袋子中装的是什么,这个名叫马特的家伙肯定是尾随这些笨贼很久了,趁着自己拖住了笨贼们的注意力,瞬间发难。

        “马特是吧?放心,我会记得你的。”钱松蹲下身,在地上呻吟着的混混们的衣服上拍拍打打,翻出了一些美刀,有个家伙嘴里居然还有两颗金牙,一并没收了。

        虽说在大草原上餐风露宿很久了,但是他来到这座大都市可不想再露宿街头了,得找个地方住下,活得像个人样儿。

        据说在这个国家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花钱搞个假身份,然后租房子,应该不难吧?

        搜刮一空后,钱松站起身,吹着口哨走开了,等走得远了,才抖擞身体,身上的衣服瞬间变成了帮派成员们的嘻哈风格,就连脖子上也多出了和帮派成员们一模一样的纹身。

        这人生地不熟的,要弄假身份,最快的办法当然是找地头蛇了。

        要找到地头蛇,起码外观上,看上去要像那么一回事儿吧?

        先拿钱请地头蛇帮忙,事成之后,再让地头蛇连本带利滚利滚利滚利吐出来,完美!

        想到高兴处,钱松又忍不住一展歌喉了:

        “五百年~

        桑田沧海。

        顽石也长满青苔,

        长满青苔。

        只一颗~

        心儿未死。

        向往着逍遥自在,

        逍遥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