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六章 神通

第六章 神通

        月落乌啼,旭日东出。

        日落西山,朗月升空。

        一晃眼,又不知过了几个日月轮回。

        在广袤的非洲大草原上,夜行动物们开始了它们的狂欢。

        猫头鹰、蝙蝠在丛林上空盘旋,鬣狗们的双眼闪烁着绿光,花豹伏在树丫上低吼,蛇虫鼠蚁纷纷出洞……

        一只蜜獾昂着头嗅着空气,然后继续低头前进,它闻到了一阵血腥味。

        很快,它就踏入了一块诡异的区域,青色的草叶全都是血红色的,那股子血腥味,就是从这些小草上传出来的。

        在这个野生动物的王国里,并不是只有蜜獾的嗅觉才灵敏,早在它到来之前,就有一群胡狼来过了。

        胡狼们在这片血色的草地上转了好几圈,也没有发现任何受伤的动物或者尸体。

        胡狼们走了,但是胆大心细的蜜獾可没那么容易就放弃,它是出了名的不挑食,只要是吃的,不管荤素,来者不拒。

        它在浓郁的血腥味中,闻到了一股植物的清香。

        锋利的前爪开始刨土,十几分钟后,它就挖到东西了——一块巨大的植物根茎,深深地嵌在两米多深的土里。

        草原上的块茎植物很多,蜜獾很喜欢吃,块茎中富含水分和淀粉,是非常好的食物。

        只是,这只20岁的老蜜獾这辈子都没有挖到过如此巨大的块茎过——这一坨椭球形的块茎,看上去比狮子还大。

        蜜獾觉得自己三天三夜也不一定吃得下,所幸它这一生就只知道一个“莽”字,不管怎样,先吃了再说。

        “咔嚓!”

        入口清脆甘甜,蜜獾觉得这玩意儿比蜂蜜还好吃。

        就在这时,蜜獾的野兽直觉忽然起作用了,身上的硬毛竖起,可惜,已经晚了——它被人捏着后颈,提了起来。

        “好家伙,吃我一口,可不是白吃的哟。”钱松笑眯眯地看着手中挣扎不休的蜜獾,说道。

        蜜獾挖了两米,挖到的其实只是钱松本体上的一个小疙瘩而已。

        是的,此刻的钱松本体,已经生长到地下不知多深的地方了。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这片草原的地下,有一块数百米长的巨型紫薯,以及无数拉直了能有数千米长、曲折蜿蜒的根须!

        这感觉,就像是平静的海面上只有一座一两米宽的小岛礁,但水下却连接着一头巨大无比的海怪一样。

        至于此刻拎着蜜獾的人形钱松,其实是本体上的另一个“疙瘩”所化成的。

        说白了,更像一种分身术。

        这就是钱松这段时间以来顿悟的神通。

        作为妖族,每个种族都有自己的本命神通。

        比如牛妖的力量啦,蛇妖的毒术啦等等,就像那个传承妖法给钱松的大妖,她的本命神通就和“魅惑”有关。

        钱松的本命神通,说起来就挺吓人的了——分化。

        其实也没那么神秘,种过紫薯的人都知道,在合适的营养、温度和湿度条件下,紫薯表面会生出许多芽苗,这些芽苗就相当于紫薯的种子。

        这些芽苗就像是韭菜一样,割掉一茬还有一茬,所以理论上,紫薯是可以无限增殖的。

        此刻的人形钱松,其实就是本体表面的芽苗之一。

        对这个漫威世界,钱松还算有点了解,各种强者多不胜数,他虽然是个妖精,但毕竟初来乍到,修行日短,不成气候,所以他想要最大限度、最高效率地提高自己的实力,先猥琐发育一波。

        他现在已然明白了自己的本质,作为一个植物精怪,在这个没有天劫威胁的世界,以本体原形直接放肆地修炼,是最快最高效的。

        恰巧,他又是植物精怪中的“地下派”,类似萝卜和土豆,在土里发育,不像树妖那样,会树大招风,太过招摇。

        这方圆几公里的草原上,所有的植物,都被钱松本体的根须控制着,这些本土植物成了钱松的“子民”,这些“子民”们每天所有的光合作用,约有三分之一会用来“交税”给钱松。

        所以,钱松本体吸收太阳之力,连冒出大地都不用,他只要低调地躺在地下,就可以快速地闷声发大财。

        计划虽好,可这是人过的日子吗?

        钱松前世看过无数的玄幻小说,那些主人公动不动就在山洞里打坐修炼几万年,钱松觉得太扯淡了,他之前在修真世界做了一百多年的“植物人”,几乎就已经疯掉了,打坐几万年?

        放屁!

        钱松现在渴望的,是自由,自由,还是TMD自由!

        他压根就不想再过那种暗无天日的无聊岁月,但他又必须修炼升级,那有什么两全的办法吗?

        有啊,把一部分意识转移到分身上,不就好了?

        本体搁这儿修炼,分身出去浪,完美。

        这里是非洲某国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人烟稀少,钱松的本体又在地下,低调到了尘埃里。

        当然了,也并不是说他就万无一失了,比如钱松手里这只蜜獾,不就直接挖到了钱松本体的一块小疙瘩吗?

        所以,钱松才故意让这小东西咬了一口。

        作为一个正儿八经的妖怪,说“全身都是宝”一点也不夸张,这只蜜獾20岁了,相当于人类八九十岁的老人了,没几年活头了,吃了一口紫薯精的肉,当然会益寿延年了,再活个几十年没有问题。

        但是拿人的手短,吃人的最短,这蜜獾从此以后,就得给钱松当牛做马了。

        它会成为附近这一片草原的“阵眼”。

        这是来自大妖传承的一种阵法,正缺一个活的阵眼,在未来的日子里,这蜜獾就成了这里的“土地”,负责阵法的运转。

        这是一座迷幻阵,凡是闯入阵中,停留时间过长的生物,智商越高,越容易迷糊,中招之后,轻者失忆,重者脑瘫。

        在这迷幻阵范围内,这蜜獾可以幻化成任何它见过的生物,来迷惑入侵者。

        钱松笑呵呵地放下不再挣扎的蜜獾,这家伙吃了一口紫薯,双目中属于野兽的愚昧褪去,多了一丝智慧生物才有的光彩。

        “小家伙,好好帮我看家吧,等我下次回来,给你多找几只母蜜獾!”

        “嗯,接下来,去哪儿玩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