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一章 我不是故意的

第一章 我不是故意的

        统计数据表明,全世界每年约有12万人噎死。

        钱松就是其中之一,他是吃紫薯噎死的,那只是一颗小孩拳头大小的紫薯,来自他初恋女友送他的爱心便当。

        活到27岁才第一次谈恋爱的钱松万万没想到,以前总听人说什么“领便当”的梗,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死于爱心便当的钱松,当然算是个不折不扣的倒霉蛋,也许是为了补偿他的不幸,命运安排他穿越重生了。

        穿越到了一个修真世界,重生成了一株正在茁壮成长的紫薯。

        前世被紫薯噎死,之后穿越夺舍了一株紫薯,也算是“报仇”了。

        这一株紫薯生长在悬崖边上,这里日晒雨淋,风大雾浓,土壤稀少,它之所以能够茁壮生长,是因为它走了狗屎运,得到了最好的肥料滋润。

        什么肥料呢?

        一只大妖的尸体。

        这只大妖的死因不明,它只是安静地死在悬崖边上,金色的妖血滋养着紫薯的根须,腐烂的皮肉融入了山石,氤氲的妖气充盈在紫薯的叶间,还有那颗巨大的妖丹,自动为紫薯吸集着天地灵气,无声的道韵每天随着灵气冲刷着紫薯的茎叶脉络。

        在这个鸟不拉屎的悬崖上,时光仿佛失去了意义,除了日出日落,这里的风景上百年都没有丝毫变化。

        只是荒凉。

        漫漫岁月之后,终于在某一天,紫薯成精了。

        作为成精的标配,紫薯精,也就是钱松,就要迎来自己的天劫了。

        渡劫成功,他就能化形成功,从此以后以生有九窍的人形修炼,才算入了正道。

        “三界中,凡有九窍者,方可修仙,无九窍而修行者,天诛地灭”。

        这句话来自那颗妖丹中残留的记忆和修炼常识,一并被钱松吸收了。

        天劫来得很快,紫色的云霄像倒悬的漩涡一样,盘旋在高天之上,越压越低,云中闪电密布,却无一丝一毫的雷声。

        当然了,即便有雷声,钱松也听不见——他还没化形,没有耳朵,没有听力。

        在钱松的感官中,他看不见,听不见,只能感应到一种天塌地陷一般的威压,压迫得他的意识都几乎消散。

        这一刻,不知怎的,除了恐惧,钱松心中还有一股即将解脱的放松感,很矛盾,也很真切。

        任谁成了一株不能动弹、没有五感的植物百年之久,都会和他一样,在起初的新奇后癫狂,在长期的癫狂后平静,在无休无止的平静中麻木,比身在牢狱还要绝望。

        因为就算是坐牢,也可以和狱友说话聊天,也能体验“吃喝拉撒睡”的【活着】的感觉,而不是像钱松这样,看不见,听不见,没有手脚,除了土壤和灵力,什么都感觉不到。

        所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他只求速死。

        湖泊那么粗大的紫色雷浆从天而降,无声无息,钱松这只植物精怪扎根悬崖,压根就没有移动能力,就算有,在这么大范围的天劫下,插翅也难逃。

        所以,万仞高的悬崖峭壁,以及悬崖所倚靠的巍峨山岳直接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广阔湖泊,初始的时候,湖泊里充满了紫色的电浆,电浆在这深渊中翻腾,在确认不可能再有活物之后,化作一条雷龙,返回了天空,钻入了云层。

        “轰隆隆!”

        直到这时,天空中才第一次出现了雷声,劫雷走了,普通的乌云带着普通的雷电,从四周聚拢而来,瓢泼大雨倾盆而下,整整下了三年,才将下方的深渊填满。

        ………………

        “啊……我还……还……活着?”钱松觉得自己在坠落,这种失重的感觉,真的是久违了。

        随着坠落,耳畔,还有“呼呼”的风声。

        “咦?风声?为啥有风声?我没有耳朵啊……”钱松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自从穿越成一株紫薯,他已经太久没有听觉了。

        “如果有听觉,那……视觉呢?”钱松心里有些激动起来了,不管现在是什么情况,就算马上要死了,他也想在最后的时刻睁眼看看这个世界的模样。

        这是他作为一个曾经的高等灵长动物,最后的尊严。

        和耳朵不同,睁眼是需要大脑发送指令、主动动作的。

        因为已经没有“眼睛”这个器官太久了,钱松努力尝试了很久,才将双眼睁开一条缝隙。

        晴天,白云。

        弯曲的地平线,迅速靠近的地面。

        钱松热泪盈眶。

        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他看到了自己的躯干和四肢,坏消息是他真的在下坠。

        紫色的紧身衣光滑得反光,像是奥特曼演员穿的皮套,恐怖的坠速带来的风压,将他的嘴巴吹到最大,哈喇子流出,甩在脸上黏糊糊的,又很快被风干。

        此情此景,让钱松从遥远的记忆中回想起了上一次当人的时候玩的吃鸡游戏,还有一句电影台词:“你还记得那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吗?”

        只可惜,那套掌法,钱松并不会,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停下来。

        好不容易再次有了人类躯体,他不想死。

        “看样子,我应该是化形成功了。”钱松很快理清了头绪,就像很多妖物一样,化形之后,总会留有一点原本的种族特征在新的身体上。

        比如牛妖的双角,猫妖的耳朵,狐妖的尾巴。

        钱松也一样,他留下来的特征,就是一身的紫薯皮。

        紫薯皮化作了紫色的紧身衣,也挺合情合理的。

        “轰隆隆!”

        巨大的雷暴声突然传来,由远而近,最后一声仿佛是在钱松耳边炸开。

        对一个刚刚拥有了听力的紫薯精来说,娇嫩的耳膜有点承受不住这样的噪音。

        更何况,刚被雷劫劈过,钱松心理阴影还没过去呢。

        雷声打断了钱松的胡思乱想,他看到一道粗壮的闪电从远处闪了过来,闪电中包裹着一道魁梧的人影,人影手里握着一把巨斧,身上穿着帅气的锁甲,威风凛凛。

        只是不知为何,钱松总觉得这道身影很眼熟,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钱松努力回忆着一百多年前还是人类时的记忆,起码还需要半天的时间,或许他就能记起来了。

        除非有人给点提示。

        提示很快就来了,随着离地面越来越近,钱松看到,地面上似乎出现了“同类”:

        一只高大壮硕的紫薯精,掐着另一只穿着金色披风的“红薯精”的脖子,左手单手将他拎起,右手从“红薯精”的额头上抠下来一块宝石。

        然后,这位紫薯精将已经死去的红薯精随手丢到了地上,然后将那颗黄色的宝石镶嵌在自己巨大的金色手套上,放出了意义不明的吼叫声。

        “我擦,我想起来了!”迅速下坠的钱松一拍大腿,指着地上的紫薯精大声道:“那不是灭霸吗?”

        “萨诺斯!”

        包裹在雷电中的人影发出雷鸣般的怒吼,举起了斧子。

        只是,无边的怒火让他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下方地面上的灭霸身上,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头顶上方迅速落下的另一只紫薯精。

        “乒!”

        “滋滋滋!”

        钱松认出了灭霸,自然也就想起了这位雷电人的身份——雷神索尔。

        只是,认出了又如何呢?他只能眼睁睁地任由自己笔直地撞上了索尔。

        索尔正在蓄力抛投他手中的神斧,却在关键时刻被钱松撞得一个趔趄,斧头脱手而出,角度出现了一丢丢的偏差。

        灭霸举起无限手套,巨大的能量光柱爆射而出,却无法阻挡雷神高速旋转的神斧,神斧劈开能量柱,非常精准地劈在灭霸的脑门儿上,直接让他的脑袋分成了两半!

        灭霸,卒。

        雷神:“∑(°Д°;)”

        钱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