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210章 喂?地狱君主吗?你儿子被我们抓了

第210章 喂?地狱君主吗?你儿子被我们抓了

        我叫黑心魔,是地狱君主墨菲斯托的儿子。

        我的理想是,有一天能够取代我那该死的父亲,成为地狱的新王。

        为此,我隐藏野心,在暗中积蓄力量,地狱领主中已经有接近半数的恶魔成了我的拥趸,我相信,用不了多久,等我羽翼丰满,就能够实现愿望了。

        我要将那个糟糕的家伙赶下王座,然后一口一口地吃掉他,得到他全部的力量。

        所以,对于这次的跑腿任务,我虽然很不爽,却没有说出一句怨言,就像有一个地狱领主对我说过的一样,我要懂得表演谦卑,表演顺从,才能让那个老不死的放松警惕。

        反正,这次的跑腿任务非常简单,只需要到人间去携带一块生物样本回来就行。

        我一到人间,就根据坐标来到了海底,第一眼就见到了我需要带回去东西,那东西看上去是某种植物的根茎,数量极多,非常密集。

        我又开始恨那个老不死的了,这么简单的任务,为啥要喊我来跑腿?随便派遣一个小恶魔不就行了?

        这简直就是对我的侮辱!

        …………

        万万没想到,我居然中招了。

        我开始后悔自己的鲁莽和轻敌了。

        我现在躺在棺材里,浑身动弹不得,无法叫喊,无法挣扎,连我擅长的黑魔法都使不出来。

        不仅如此,听着棺材外面吹吹打打的怪异音乐,我的脑袋越来越迷糊了,那声音如同魔音灌耳,就像是亿万个亡灵同时在我耳边大喊大叫一样,我感觉我快被吵死了。

        抬着棺材的,似乎是6个纸人,以我的经验和眼光判断,那应该是类似傀儡一样的黑魔法制成的【使魔】,只是这些纸人干活儿太粗糙了,这棺材抬得太颠簸了,一定也不顾及棺材里的人受不受得了。

        用户体验极差。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颠簸停止了。

        “咔咔……咔嚓嚓!”

        棺材板被撬开了。

        那些怪异的音乐,也都停止了。

        到地方了吗?

        我终于要解脱了吗?

        …………………………

        黑心魔被两个纸人用黑色的锁链拴着脖子,像遛狗一样拉出了棺材。

        他抬眼四顾,发现这里不再是海底,而是一处广袤的空间,头顶的太阳很大,而且是绿色的。

        在他的前方,是一座巍峨的城墙,在城墙前面,是一条巨大而又干涸的护城河,护城河上,有一座惨白色的桥梁,这桥梁似乎是活的,因为这玩意儿一直都在哭,哭得那叫一个凄凄惨惨戚戚,那叫一个难听。

        纸人像牵着牲口一样,牵着黑心魔,黑心魔的身体如同被控制了一样,呆呆傻傻地跟着走。

        在黑心魔的身后,是陆续抵达的海族人,和黑心魔一样,这些海族人的灵魂也被铁链拴着,一个接一个地排成了一队,往前赶路。

        走到桥边,黑心魔终于看到了两个不是纸人的家伙。

        这两人头戴高帽,身上的长袍一黑一白,其中那个穿着白袍的最瘆人——舌头太长,盘在腰间绕了一圈还有富余,甚至打上了一个蝴蝶结,把舌头当腰带使。

        这两人坐在一个木案后面,一人拿着毛笔记录,一人负责讯问。

        黑无常:“姓名。”

        黑心魔:“黑心魔。”

        黑心魔当然不想回答,他傲得很,这俩家伙凭什么审判地狱君主的儿子?

        呵,这个时候,他又承认自己是墨菲斯托的儿子了。

        黑无常:“啧……给我老实点,哪有人叫这名儿的?你姓黑?”

        黑心魔:“???”

        地狱又不是人间,他爹更不是人类,可没跟他取过什么像样的名字。

        黑无常:“听不懂?这么说吧,我也有个外号,叫黑无常,可我本名叫范无救,姓范名无救,懂?”

        黑心魔:“……”

        黑无常:“算了,异界蛮夷,愚昧不化,黑心魔就黑心魔吧。”

        白无常在纸上写下了“黑心魔”三个字。

        这三个字一写完,纸的空白处就自动浮现出了很多字,列举了黑心魔一生犯下的罪行。

        这原本是一张长宽各一尺的正方形草纸,谁知道黑心魔的劣迹一张纸根本写不完,这张纸居然自动延伸,生生长到了二十几米长,才堪堪满足了字数对纸张的需求。

        造了这么多孽,名副其实的“罄竹难书”啊!

        “啧啧,生吞人魂,蛊惑战争,夺舍作孽……哎呀,居然还屠过城?”白无常叼着舌头感叹道:“没想到咱们地府第一天开张接到的第一个鬼怪,就这么……一言难尽哈。”

        “是啊。”黑无常点头附和道:“按照配置,咱们现在干的活儿,应该属于判官做的吧?”

        白无常被勾起了话头,说道:“我一直都很奇怪,咱们地府的设置以及咱们心里关于地府各种建制的知识,都是从哪儿来的?感觉咱们前世就是在地府当差的,好熟悉……”

        黑无常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道:“的确如此,而且,我总觉得站在这桥头的不该是咱们,而是一个老婆婆……”

        两人居然就这么聊起来了,把黑心魔晾在一边。

        黑心魔也是活了很多年的魔头了,并不是傻子,他一直尝试根据这一黑一白两个家伙的对话,分析出自己的处境。

        可他完全听不懂。

        地府是什么?判官又是什么?

        他们究竟想对我做什么?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哎呀,先不聊了。”黑无常忽然住嘴了,“省得上头又说咱们当值的时候摸鱼……咦?又有奇怪的知识冒出来了,咱们的上头,是谁啊?啊,就是那个脸黑黑的……老白啊,你想起来了吗?”

        白无常捋了捋长长的舌头,他一动脑筋舌头就痒痒:“先别想了,干活儿吧。”

        黑无常:“哦,那这个家伙该怎么判呢?”

        白无常:“拔舌炼狱吧。”

        黑无常:“啊?他这么多条罪状,就只下个拔舌狱?”

        白无常:“哼,趁着妖君【神游】期间,妄图侵犯妖君的分身,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他?拔舌炼狱只是热热身,这家伙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得把18层炼狱都走一遭才行。”

        黑无常:“18层……18层……对的,对的,虽然地府下方的炼狱还在生长,刚冒出第六层,可我感觉,的确应该有18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