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大荒阴阳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小子找死吗?

第二十二章 小子找死吗?

        “哦?”

        闻言,林修双眸微眯,眼中冒出一丝兴趣儿。

        就连一直淡雅的浅语美眸中也闪过一缕好奇。

        当然,灵痴崖是不会有什么兴趣的,这人就是一根筋的死脑阔。

        林修笑了笑,道:“不知能不能说说这个紫琴姑娘?”

        小二看了眼林修,认真的打量了一下,然后好心的劝道:“这位公子爷,不是小二我看不起你,实在是紫琴姑娘在飞流城的名气很大,就是那些高官权贵也是多有青睐,但却没人能够抱得美人归,足以见得紫琴姑娘的底蕴来头的。”

        闻言,林修眼中更是兴趣连连,笑道:“我只是好奇罢了,能弹出如此动听的琴音来,想来紫琴姑娘惊为天人,小子可不敢高攀,只是想打听下紫琴姑娘的事迹罢了。”

        小二听了似乎是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也不急着出去,指了指外面那个镂空的高台,细声说道:“看到没,那个高台上,就是紫琴姑娘所在的地方。

        每天正午,紫琴姑娘都会在那弹奏一曲,仅仅一曲。

        但就因为此,烟雨楼的生意比过往要增涨了好几倍,每天正午都是座无虚席,都想一睹紫琴姑娘的真容,哪怕没见到,光是听听紫琴姑娘的琴音,也聊以自慰,倍感荣幸……”听了半天,林修也有些无语了,他很想打断这个小二,吼上一句你到底听懂我说的话没,我问的紫琴姑娘的来历事迹,你搁着瞎扯半天啥了?

        好在小二也懂察言观色,话题陡然一转,道:“大概三年前,紫琴姑娘出现在烟雨楼,长居下来,每日正午在高台演奏一曲。

        至于紫琴姑娘来自何方,底蕴如何,我是真不清楚,反正不简单。

        我曾见过飞流城城主家的小儿子想要强抢紫琴姑娘回去,却不知何故,城主家的小儿子那天是滚出了烟雨楼,第二天城主大人便是带着他小儿子上前来赔罪来了。

        经此,飞流城都知道紫琴姑娘来历不凡,没人敢惹事了。”

        听完之后,林修点了点头,然后挥了挥手,示意小二下去。

        等小二走了之后,林修眸子微眯,闪着不知名的光芒。

        浅语美眸瞥了眼林修,樱桃小嘴极具诱惑的说道:“这个紫琴姑娘不简单,琴音之中,内蕴灵力波动。”

        林修耸了耸肩,无所谓一般。

        三人之前的惊异,显然不会当真全因紫琴姑娘琴艺高超。

        而是,这琴音之中,携裹着一缕缕飘然的灵力波动,不然三人何至于因为这琴音而讶然。

        “静观其变吧,这事儿也不归我们管。”

        林修眸子穿过房门空隙,掠过几道亭台楼阁的阻碍,落在那镂空高台上。

        淡紫色帷幕袅袅落下,薄薄的一层帷幕无法完全掩盖里面的情形。

        一道曼妙的身影端坐在茶几前,婀娜的身段透过淡紫色帷幕,更加显得朦胧美妙。

        却见那曼妙的身影轻抬玉臂,在面前茶几上的一道古琴上轻轻一抚,飘逸琴音随之而出。

        举手投足间,有种倾心的风采。

        林修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收回目光,没有在观望,在这样舒适文雅的雅间内,听着这飘逸出尘的琴音,当真是享受啊。

        没一会儿,菜都上齐了,诱人的香气儿扑鼻而来。

        小二将一坛子杏花酒放置在桌上,徐徐退下,嘴里笑道:“三位请慢用。”

        退出去,不忘将房门带上。

        烟雨楼的菜肴,品相精致,如同珍贵的艺术品一般,诱人的菜香扑鼻而来。

        林修三人早就是吞咽口水了,只是一直抑制着罢了。

        三人对视一眼,然后不分先后的动起筷子来,那模样,像个饿死鬼投胎一样,就连端庄淑雅的浅语,都放开形象的大吃朵颐起来。

        一顿风卷残云之后,圆桌上剩下些残羹剩饭。

        三人很没形象的摸了摸自己的肚皮,有些没脸没皮的大笑了起来,笑过之后,三人的脸色都有些沉凝。

        “这个,饭钱怎么说?”

        还是浅语,打破了平静,却陷入了更死寂的平静。

        林修的眼珠子转了转,然后轻咳一声,将注意力转到他身上,只见他摸了摸鼻子,试探着说道:“要不我们溜了?”

        凭他们通灵境后期的实力,要想溜的话简直不要太容易。

        浅语白了林修一眼,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林修。

        溜了容易,但这面子往哪搁?

        灵痴崖也是,冷眸盯着林修,似乎再问,他是不是认真的?

        林修被两人看的有些发毛,打了个马虎眼,道:“唉,你们也真的不好好想想,要是兜里没个真金白银,我会带你们来这?”

        终于是扛不住浅语和灵痴崖那略带杀气的眼神,林修硬着头皮,从怀里掏出了一锭金灿灿的黄金来。

        见状,浅语和灵痴崖内心之中更是有种想把林修千刀万剐的怒火了。

        明明兜里有银子,偏生还装出一副凄惨兮兮的模样。

        “林~修!”

        浅语双眸欲要喷火,咬着一口银牙恨恨说道。

        “咳咳。”

        林修摸了摸鼻子,下一刻他身子如同幻影一般从椅子上消失。

        砰!一道轻响乍然出现,在林修身后的木架上,赫然出现一个黑洞。

        “灵痴崖!”

        林修咬着牙喊道,看向灵痴崖时不禁露出一丝恼怒。

        灵痴崖脸色依旧冰冷,看不出任何异样来,只是他右手缓缓放下,显然之前那一击来自于灵痴崖。

        “无不无聊啊你。”

        浅语狠狠的白了眼林修,轻啐道。

        自知过火了的林修,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然后坐回到椅子上,没有计较灵痴崖那凶狠的一击。

        将小二叫了过来,结完账后,林修三人便准备离开了。

        下了楼,三人目光看向那镂空高台,空空如也。

        显然一曲过后,紫琴姑娘已经离开了。

        三人也没有什么遗憾之类的神色,朝着烟雨楼之外走去。

        烟雨楼外,一行人气势不凡的朝着烟雨楼而来。

        为首的是一个年约二十出头的青年,一身锦衣,眉清目秀的,只是眉宇间那桀骜之气,隔着老远都能看到。

        青年身后,跟着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一身锦衣玉袍,悍匪之气逸散。

        随着一行人走来,原本热闹喧嚣的烟雨楼一层,顿时安静下来不少。

        靠着烟雨楼门口的几桌客官,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惊惧,不由自主的往后靠了几步。

        如避蛇蝎。

        青年嘴角流露出一丝放荡的笑意,眼角有着一缕逼仄。

        他目光在大厅内一扫,流露着浓浓的不屑,当目光落在林修一行人身上,尤其是落在浅语身上后,眼中精光大冒。

        林修三人朝着烟雨楼外走去,当经过这青年人一行时没有丝毫的让步,径直走去。

        “站住!”

        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那青年转过身来,看着林修三人的背影。

        青年身后那几个壮汉登时将林修三人围住。

        林修顿步,嘴角露出一缕笑意,轻声道:“好狗不挡道。”

        闻言,那青年人大笑一声,好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好笑的笑话。

        而几个壮汉中其中一个,眼中凶光大放,冷叱道:“小子,你是找死吗?

        敢这么和我家少主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