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53章?到底谁错了(求票)

第53章?到底谁错了(求票)

        当方敏看到黑色垃圾袋的实验成果时,提着酒精灯就要找实验老师拼命。

        郑巧玲急道:“方敏,你可别冲动啊!”

        实验室管理员严老师年过半百,因为平时喜欢体育锻炼,所以身体比较壮实,严老师这类学校的老员工,如果在学术和职位上都没有晋升,基本就做做管理员一类的清闲事。

        “同学有事吗?”严老师放下报纸,手臂的肌肉清晰可见。

        方敏瞬间怂了,颤颤放下手,“老师,酒精灯没酒精了。”

        “没酒精了写申请去库房拿。”

        方敏秒乖巧:“好的,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郑巧玲无语,感情刚刚白担心了:“你的胆呢?”

        方敏叹气一声:“找景淮吧。”

        景淮目前的生活非常规律,早中晚和司秋雨打个电话聊个天,没事儿上上课,和室友混迹校外网吧玩几把cs,和张凯打打牌。

        司秋雨虽然和景淮还隔着那张薄薄的纸,但是女孩子还是很享受被人在乎和关心的感觉。今天早上司秋雨给景淮打电话,发现他欠费停机,还去校内的移动营业厅为他充了话费,女孩子的小心思就这样点点滴滴表达着。

        下午没课,613寝室又要开赌局了。

        “凯子哥、蒋伟、靖宇来玩儿牌啊!”景淮非常喜欢和张凯打牌,因为能赢钱。

        而且景淮很有技巧,每次赢得恰到好处不多不少,总给张凯一种美丽的错觉,这次输钱是运气不好下次我一定能赢。

        毕竟薅羊毛不能把羊给宰了。

        张凯装模作样翻着《高数》装逼,“我还要写作业呢。”

        蒋伟受不了张凯一副吊兮兮的模样当面揭穿:“你好意思不?哪次高数作业不是抄景淮的。”

        说道这里,蒋伟有些奇怪:“对啊景淮,你每节高数课都在睡觉,怎么作业做那么快啊!”

        “班长帮我做的!”景淮很坦然道。

        景淮的作业还真是张冰洁帮忙做的,景淮主动让出班长的位置,张冰洁就总觉得在景淮面前矮了半截,这种心态景淮最喜欢了,每次景淮提出一切非分的要求,张冰洁都是强忍着委屈劲咬牙答应下来,那表情就像景淮让她献身似的。

        这下大家不淡定了,“靠!张冰洁那个没情调冷女人会帮你做作业?你骗鬼呢!”

        王靖宇最近研究玩盲狙,有点手痒,也说道:“打牌还不如去网吧联机cs。”

        “不打牌,我哪里有钱上网啊。”景淮成功挑起了张凯的战意。

        “来来来!别说废话了,打牌打牌!”张凯最近输得快崩溃了,泡妹子的钱全跑景淮的包里了。

        三个人玩斗地主,四个人就玩跑得快。

        司秋雨的电话打来了。

        “景淮,下午有空吗?”司秋雨软软的声音很好听。

        “没空啊,马上去实验室看看。”景淮说的是实话。

        “啊……这样啊。”司秋雨的语气中满是失落。

        按照正常情况,男孩子应该再主动一点,问下是什么事。但是景淮就是不问,问了就是把自己往里面套。到时候司秋雨顺着话让景淮陪着去图书馆或者逛街什么的,去还是不去啊。

        “等下等下!这牌我能吃!”张凯杀得眼红,这把要赢。

        司秋雨听到了声音:“你不是要去实验室吗,怎么在打牌?”

        “我没玩,张凯他们在玩,我旁边看着呢。”景淮反手出了一个顺子。

        “景淮出顺子啊!顺子我也能要!”张凯兴奋啊!今天牌运好到爆棚!

        “骗子!”司秋雨听到了转手就挂了电话。

        “狗日的张凯!你打牌能不能别j床啊!”

        张凯吓了一跳,赶紧闭嘴。

        景淮觉得自己今天很倒霉,司秋雨刚挂掉电话,辅导员胥刚的电话就来了。

        “景淮,下午没课吧,到学工部来一趟,有点事问下你。”

        “刚哥,啥事啊!”景淮:“我在做高数作业。”

        张凯简直对景淮的厚脸皮无比佩服。

        电话那头:“生协的事,过来说吧,王裕都到了。”

        听到胥刚的语气,景淮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景淮把牌一丢就要走。

        “你去哪里啊!”张凯不愿意了:“我现在手气正好你可别溜。”

        “胥刚找老子,要不要把牌拿过去找胥刚一起打啊,凯子哥。”

        张凯听到辅导员的名字瞬间焉了,“来来,三个人斗地主斗地主。”

        路上,韩玮琪也打来电话,简要描述了实验成果被人扔进垃圾桶的事。

        随后韩玮琪问道:“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呢?”

        景淮无语:“韩姐我在你心里就这形象?我现在去学工部呢,可能就是说这事儿,一会儿联系。”

        学工部办公室。

        胥刚在,王裕在,还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学工部的副部长欧阳娜。

        王裕的表情就是——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没做,都是他干的。

        这人在战争年代绝对是叛徒。

        胥刚则是坐着喝茶,表情是——我全部都知道,你赶紧招吧。

        景淮顺带用手机拍个学工部的照片,然后用qq给司秋雨发过去:“张凯那个混蛋故意的,我在学工部说微生物实验的事。”

        解释完美!

        果然,司秋雨信息秒回:“哼!暂时相信你。”

        景淮一一打了招呼,然后拖了一根凳子,靠着欧阳娜这边坐了下去。

        欧阳娜很年轻也就二十出头,妆容很精致,这么年轻在重点大学学工部副部长,应该家庭条件也很不错。

        胥刚说话了,“你们生协这段时间在微生物实验室是不是有什么活动?任课老师都有意见了,说你们破坏实验室的环境,影响了正常的教学任务。刚刚我们问了王裕,他说他不知情具体你在负责,你是生协的副会长,你应该知道吧。”

        狗日的王裕。

        欧阳娜说话还是很客气,“学校是支持学生们的社团活动,但是一切都应该以不影响学校教学为前提。念在你们是第一次,学工部也不会做什么处罚,告诫你们一声,今后活动就不要去微生物实验室了。”

        王裕一副心灾乐祸的表情,说道:“老师说的是,如果生协对实验室有造成什么样的破坏,该赔偿的应该赔偿,该处罚的就处罚。”

        王裕也豁出去了,他早就不想做有名无实的生协会长了,赔偿处罚也是景淮的事,干他毛事。

        胥刚在为景淮打圆场,“欧阳老师,你看学生也是为了协会的活动,不是有意破坏,你也告诫了,要不让他道个歉?”

        欧阳娜点点头等待着景淮的表态,“那下不为例。”

        景淮很认真地说道:“谢谢欧阳老师,谢谢胥老师,你们的事说完了,该我说了。不知道谁把生协放在微生物实验室的一些数据和成果全扔垃圾桶了,给我们的实验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我不知道该找谁负责。”

        景淮一本正经相当严肃的样子把王裕唬住了,却把欧阳娜逗笑了,这大一的学生不怕老师也就罢了,怎么还不要脸呢?

        欧阳娜笑道:“你的意思是任课老师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