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50章?睡不着就亲亲风(求票!)

第50章?睡不着就亲亲风(求票!)

        司秋雨知道景淮不要脸,但是不知道景淮可以不要脸到这种程度!

        刚刚明明是他偷偷亲自己,居然说是自己头埋得太低碰到了这个不要脸的嘴巴!

        司秋雨希望这是自己的初吻,又希望这不是自己的初吻。

        哪儿有初吻这样莫名其妙乱七八糟糊里糊涂就给没了。

        司秋雨的幻想中,景淮应该是在浪漫的环境中,在自己接受的前提下,才会这样,怎么会……

        景淮嗒吧嗒吧嘴巴说道:“不过看在唇膏味道还不错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

        司秋雨这才恍然大悟,什么英语八级语法,什么写论文要英语,都是景淮早就准备好的陷阱,他等着自己往里跳呢。

        “你个大骗子!”司秋雨也不讲题了,气呼呼地坐到了对面。

        司秋雨此时的心也在狂跳,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景淮亲了自己,那么两人现在是什么关系?

        从图书馆出来到食堂吃饭,再到送小妮子上公交车返回财大,景淮是说了好些笑话才让司秋雨的表情转阴为晴。

        司秋雨原谅了景淮偷偷亲自己这件事,但是提出了新的要求:“以后我们在一起你就穿这双篮球鞋啊!”

        情侣鞋又不是情侣装,天气越来越冷,穿裤脚大点的裤子,别人又瞧不出来,不会影响在学校泡妹子,景淮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下来。

        不过司秋雨的嘴唇真的很好吃,景淮估摸着什么时候再尝尝。

        晚上睡觉前,男生们宝贵的夜谈时间,景淮则要分给司秋雨了,两人要在qq聊天。

        司秋雨:寝室的女生们晚上睡觉又不想关窗户,风都吹进来了。

        景淮:那挺好的。

        司秋雨:(愤怒脸)这有什么好的?

        景淮:你可以亲亲你身边的风啊。

        司秋雨:(问号脸)为什么?

        景淮:因为说不定哪天,它就吹到我脸上了。

        司秋雨捂着被子,开心地笑了起来。

        周三晚上,韩玮琪给景淮打了个电话,约他一起到去学苑街转悠,语气中满是兴奋。

        景淮正在和张凯等人打牌:“顺子先别慌,我能吃。韩姐,你不会是急着去相亲,让我给你把关吧。”

        韩玮琪:“你韩姐我还没有到那步呢!赶紧出来,方敏他们都出来了。”

        景淮:“慢点,我有对2。行吧,哎,为了你,我耽误了一笔大生意。”

        韩玮琪在电话那头愣了一下,“你又做了什么大生意了?”

        景淮:“王炸!我这边的牌局把把一两块的输赢。”

        韩玮琪:“……咱们俩能不吹牛么?”

        景淮嘿嘿笑了一声说道:“校门口等我,我这把完了就来。”

        景淮收好赢的钱,准备出门。

        “景淮,你赢了几十块,就这样跑了?”张凯不高兴,他每次和景淮玩牌都是自己输,赌徒就是这样,越输越想赢,而且要从景淮身上赢回来。

        “你们先打,美女约我出去遛街。”

        校门口,韩玮琪和方敏、郑巧玲在这里等了好一会儿。

        景淮小跑着过来,“什么事,你们这么高兴?”

        “天海情完了!”韩玮琪说道:“晚上我和巧玲还有几位女生在袁记串串香吃饭,发现类似天小天的小瓶装酒就有三四个品牌,其中有不少比天小天做的要精致,价格还要低。”

        韩玮琪拿出一个瓶子出来,“这是刚刚我们在袁记串串香买的,叫小南孩,七块一瓶。”

        景淮拿着瓶子端详着,夏国人果然模仿能力超强。

        小南孩是的名字有些狗血,但是瓶子还是比较精致。

        瓶子的设计类似于一个胖乎乎的娃娃,有些讨巧。

        前面的商标也是一个傻乎乎的娃娃图像,这明显是模仿天小天傻乎乎哈士奇的意思,背后也是学着天小天写了一些段子。

        作为重生者,景淮看这些段子有些尴尬。

        类似于:年轻时候,如果爱,别说永远,说珍惜。

        还有:爱像圆周率,无限不循环……

        韩玮琪说道:“还有更便宜5元一瓶的,我看很多桌上就这个7元一瓶的卖得很好,天海情推出的天小天几乎没有人喝。”

        方敏说道:“这七元一瓶的我刚刚试过味道,比马尿还难喝!大学生在酒桌子上还真的就是很豪情,不管味道。”

        景淮冷不丁问道:“方敏,你还喝过马尿?”

        郑巧玲偷笑一声,说道:“现在黄洪才可能又得失眠了,昨天我才看《天海日报》上面还有天海情酒厂的广告了,说什么这次重资包装推出适合年轻人消费的天小天,现在看来一样没销路。”

        所有人都把眼睛盯着景淮,似乎等待景淮拿主意,因为他们觉得这是一次绝好的机会。

        景淮也在算账。

        司秋雨给自己送了球鞋,自己不回馈礼物肯定不现实。

        大学泡妹妹不花钱也肯定不现实。

        依靠生活费和像天海情那样小打小闹,也只有入不敷出。

        这一次,肯定是一个机会。

        景淮问道:“大家都和我一起跑实验室打打下手,应该问题不大吧?”

        除了方敏是检验检疫大一的新生,还没有进过实验室。

        韩玮琪是学医的,郑巧玲是食品工业的,生协大部分都是生物工程学院或者医学院的,对实验室不会陌生。

        “实验室吗?应该没问题。”韩玮琪早就听说了景淮是因为一篇应用生物学论文被特招进来的,对他抱有极大的期望。

        景淮拍拍手说道:“没有问题就好,别的我不会,捣鼓一点小实验还是不错,那天酒吧说的酒精饮料,还有其他酒类的高端产品,我们觉得这才是撬开市场的武器。”

        景淮在校门口发表了略带忽悠性的演讲,“核心技术才能创造最大的附加价值,如果我猜得没错,用不了多久亏得血本无归的黄洪才会找到我们,那时候我们要占据绝对的主动权。”

        刚开学一个月,微生物实验室还没有几个专业在用,再不用得发霉了。

        景淮安排了任务:“咱们生协不是还有活动经费吗?去超市和烟酒销售点买酒,买出名的、好喝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