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48章?朦胧女孩

第48章?朦胧女孩

        韩玮琪和郑灵巧都是女孩子,一下就能够想象晶莹剔透的瓶子里装满浪漫颜色饮品会多么受欢迎。

        景淮只是提了一个引子,具体怎么做,还是得走一步看一步。

        无论是什么时代,烟酒都是暴利,不同是的烟景淮不能参与,但是酒可以。

        而且既然蒋院长同意景淮利用生命科学院的微生物实验室,景淮还真的打算在实验室重复好哥们儿夏衍的论文和实验,找出菌落对白酒口感的影响。

        如果一切顺利,景淮有把握研制出口感好到爆成本却较低的酒类,未来受女孩子的酒精饮料也是景淮要研究的重点。

        后世的酒精类饮料,虽然卖得也很火,但主要是由酒精酒、浓缩果汁和食品添加剂构成。

        为什么不能在后世的产品上更进一步?

        科研和论文的目的是什么?

        最终的目的就是让研究成果落地,变现。

        这当然也是景淮现在的目的,因为景淮——太穷了。

        无论是炒房还是抓互联网的风口,往后发财的机会有很多,但是没有第一桶金,一切都是0。

        张凯的家庭条件还不错,还有点资本装逼,可以向桌上扔诺基亚6680和中华烟。

        景淮也想装逼,但是下次他往桌子上扔的一定不是手机,而是有裤衩标志的车钥匙。

        舞台中央,充满节奏感的DJ声音忽然停了下来,有些忧伤的吉他声音从舞台中央响起,紧接着是低吟的法文述说:“Le_ciel_obscure,La_solitude_qui_nous_rend_la_peine。”

        喧嚣的酒吧一下变得安静了下来。

        短暂的叙述之后,是空灵而干净的声音,伴随着吉他,唱着:“天黑了,孤独又慢慢割着,有人的心又开始疼了,爱很远了很久没再见了,就这样竟然也能活着……”

        熟悉的旋律,狠狠撞击着景淮着内心。

        这是阿桑的《寂寞在唱歌》,这首歌让一下就把景淮推到了上一世——那个充满理想和激情的年轻人,慢慢蜕变为经历世事变得世俗而油腻的中年人,伴随这种漫长经历的是一次次的落寞和痛苦。

        景淮放下酒杯,看着舞台的中央。

        没有DJ伴奏没有伴舞,穿着黑色皮衣的长发女孩,低着头不断吟唱着。

        张凯冷不丁来了一句:“景淮、蒋伟,你们看这人是不是咱们学校的林沂啊!”

        林沂是本届新生中的风云人物,新生晚会上理想家乐队的演唱赢得了众人的喝彩,林沂更是从大一火到了全校。

        “这个不就是林沂吗!”蒋伟足实盯了几秒钟,说道:“没错,就是他!我在学校BBS看到过有人贴她的照片,就是这样!声音也是这样!”

        蒋伟纳闷儿了,“她也来酒吧喝酒?”

        “屁!”张凯明显要懂很多,说道:“喝什么酒,这是来驻唱!”

        不过张凯也纳闷儿,为什么林沂会到酒吧驻唱?

        05年,尤其像天海大学这样的重点高校,“大一新生”和“酒吧”两个词语应该有着天然的间隔。

        林沂一曲唱完,台下一片喝彩声。

        显然,歌唱的好听,就算是这首歌和酒吧的画风不太搭也好听。

        DJ在台下喊道:“卡7孙老板送倩倩玫瑰9朵!”

        台下的男人们像狼一样吼着。

        这种平价酒吧,送驻唱玫瑰,驻唱也是有提成的,9朵玫瑰的应该也有小几百块。

        方敏也是大一的新生,也知道林沂,他说道:“这个不是林沂吧,刚刚说她叫倩倩。”

        “这是艺名。”景淮说道:“在这里工作的人都用艺名。”

        随后景淮叫了服务生,问道:“你们这里点歌多少钱?”

        服务生恭敬地回答道:“100一首。”

        “卧槽,这么贵!”蒋伟吓了一跳,大学生的生生活费,如果只是吃饭,一周也不过几十块,这里点歌一首就要一百块。

        兰坊街,这个价应该是很亲民了。

        景淮从兜里搜了一百块递给服务生说道:“请这位倩倩姑娘,唱一首《一直很安静》。”

        服务生问道:“先生贵姓?这是歌是送给什么人?或者要说点什么吗?”

        “姓景,别的没什么了。”

        “好嘞!你稍等。”服务生收前后,立刻去办。

        蒋伟不可思议,“景淮,一百块你点歌?”

        郑巧玲嬉笑开玩笑说道:“你可别是看上人家倩倩姑娘了吧。”

        韩玮琪则是暗自啐了一声,心想着自己就不应该答应景淮来酒吧,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景淮不是看上了倩倩姑娘,而是在偶然间得到了内心深处的共鸣,他也只是想,在重生后,在这个有些疯狂的夜晚,回忆下自己上辈子有些成功却又落寞的人生而已。

        现场DJ立刻喊道:“九号桌景先生点歌,《一直很安静》,哇喔……”

        舞台中央的林沂听到了点歌的名字,明显有些发愣。

        《一直很安静》这首歌明显也和这个酒吧不搭调,而且在酒吧的客人,那些纸迷金醉的男人们显然也肯定不会点这种歌。

        而且这首歌是林沂很喜欢的,也是一直在反复练习的。

        酒吧男人们更喜欢驻唱唱有点那种调调的《十八摸》《哈狗帮》或者是黄家驹、崔健等演唱的比较嗨的歌。

        林沂看了下酒吧偏僻位置的散台九号桌,她低头抿嘴笑了一声,随后拨弄着和旋,经典而熟悉的歌声响起。

        倩倩姑娘,林沂:“空荡的街景,想找个人放感情,作这种决定,是寂寞与我为邻,我们的爱情……”

        景淮忽然笑了,他说道:“来来来,咱们玩儿色子,很简单,比大小,熟了的喝酒!”

        景淮又让服务生搬了一件啤酒过来,男人喝花里花哨的鸡尾酒总是不过瘾的。

        林沂在台上又唱了三首歌后在大家的欢呼声中走下台。

        张凯开玩笑说道:“景淮,你喜欢的倩倩姑娘唱完了,你不再点一首?”

        张凯刚说完,却没想到林沂袅袅婷婷来到了九号桌,手里端着一杯酒,她问道:“请哪位是景先生。”

        景淮第一次近距离看到了林沂,她脸色涂着厚厚的夜妆,整个人被皮衣罩着,但是景淮能够感受到林沂很清瘦,如弱柳扶风般,她的五官却很明亮,眼睛如星辰般明亮。

        景淮站了起来。

        林沂向景淮敬酒说道:“谢谢你的点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