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46章?“天小天”要完(求票)

第46章?“天小天”要完(求票)

        景淮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国庆节,韩玮琪却在国庆节开学的第一天就遇到麻烦了。

        韩玮琪以生协的名义在学校内找了一处废旧房间,简单的打扫之后,继续自己的发财大业。

        进酒、装酒、贴标再卖酒。

        操作极其熟练,一副小作坊老板的派头。

        生协的十多名干事,国庆也没有休息,在房间里没日没夜的干,每天20块就能购买他们廉价的劳动力,上课学习没见他们积极性这么高。

        他们完全把景淮的点子当成事业来干,投入了全部的热情。

        天小天也的确很厉害,不到一个月就占领了学苑街60%以上的市场,有些生意好的烧烤店、串串香、火锅店,一晚上的销售在20瓶以上。

        这天,韩玮琪拉着景淮去黄洪才那里进酒,两人发现黄洪才满脸春风,桌上摆了几瓶天小天。

        不过仔细查看,这个天小天比起生协的天小天瓶子要更精致,包装要更好。

        韩玮琪心里咯噔一下,还没说话,黄洪才就说道:“又来进酒啊!”

        黄洪才也不隐瞒,将天海情出品的天小天拿起来递给韩玮琪,说道:“大学生的主要任务是念书,做生意这么辛苦的事情应该由我们这些没文化的中老年人来做。”

        黄洪才开了一瓶天小天,说道:“不愧是大学生,这种包装、这种设计,的确十分对年轻人的口味。我把这事儿和厂里汇报以后,厂里马上组织生产了一批天小天,今早上刚刚到货,我正要安排人手到各个店去推广。”

        韩玮琪急了,说道:“黄老板,你们怎么能这样呢!天小天是我们设计的,你们怎么能模仿!”

        黄洪才捻了两颗花生米,抛进嘴里,又喝了一口天小天,说道:“韩同学,你这话就不对了,什么叫做不能模仿,你们卖的天小天其实就是天海情,还有咱们酒厂不是模仿,是借鉴。再说了,这酒还是杜康发明的,现在全国各个酒厂都在酿酒呢!”

        韩玮琪有一种和无赖说话,有理由说不清的感觉,她急道:“反正天小天你们不能卖!”

        景淮一直笑眯眯看着黄洪才,能够在学校外做十多年生意的,大都是老油子,见利翻脸不认人多正常。黄洪才要是不模仿,他就不是做了十多年生意的黄洪才了。

        黄洪才看着景淮,说道:“要不这样吧,反正我都要招学生帮忙推广,给这里的各个店家送货,干脆你们跟我做,我一个月给你们……嗯……600的工资,你们看怎样?”

        韩玮琪气得身体发抖。

        景淮笑呵呵摸了一支玉溪给黄洪才,说道:“黄叔,你说得对,大学生嘛主要任务是学习。你看这样行不?你不是答应了我分30%的利润嘛,咱们今天把这利润结了,还有你以前答应的今年给生协活动赞助的事,应该没问题吧?”

        今天黄洪才是打算和景淮摊牌,这天小天的生意天海情酒厂肯定要垄断,而且他黄洪才就是这个片区的总代!

        但是黄洪才有些奇怪,他和景淮接触过,知道景淮非常难缠,今天他横下心来,要么直接和景淮撕破脸皮,要么自己出点血安抚一下他们,总之天小天这事儿没得谈。

        哪儿知道,景淮此时的表现很淡定,不生气,不发怒,就像预料之中一样,甚至主动认怂。

        黄洪才说道:“这个没问题,我知道你们与有些账款还没有收,没回收款那部分你们不用管了,我去收。已经回收款大部分,利润按35%的比例给你分成,生协赞助的事没问题,小意思!”

        黄洪才拿出计算器开始算账,准备一并结账。

        韩玮琪是在搞不懂景淮是什么意思,她说道:“景淮!天小天是我们设计的!我们费了那么大的心力才弄出大家都喜欢的品牌,怎么能这么轻易让给被人?”

        景淮没有理会韩玮琪,而是和黄洪才算着帐,生协一共拿了600斤白酒,按照回收款,实际卖出了300斤,分到景淮手里的利润是1260元。

        黄洪才凑了个整数给了景淮1300元,景淮顺带把钱揣进了包里,随后对黄洪才说道:“黄叔,谢谢了哈,生意兴隆!”

        “客气,常来玩儿啊,陪我唠嗑。”

        “韩姐,我们走吧。”

        300斤酒,生协自己销售时还有每两1.5的差价共4500元的利润,这部分钱在每天向餐饮店收款时就已经拿到了。

        韩玮琪简直不明白景淮的操作什么。

        “天小天就这样没了?”

        景淮耸肩:“不然呢?”

        韩玮琪不可理喻,“这是我们的心血,就这样算了?景淮,你这么聪明,一定不是这样的!”

        景淮看着韩玮琪生气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笑,他说道:“你知道人生最痛苦的是什么吗?”

        韩玮琪生气着说道:“不知道!反正我现在就很不爽!”

        景淮说道:“人生最痛苦的不是没有得到,而是得到了后失去。”

        韩玮琪:“对啊!我们现在失去了天小天,我很难过,很痛苦,怎么办吧?”

        景淮在街边买了油炸土豆花,递给韩玮琪。

        韩玮琪狠狠吃了一个,“你让我化悲愤为食欲?这算什么方法!根本不能解决实际问题。”

        景淮也挑了一块嚼着,“人生最痛苦的是得到了后失去,痛啊痛的,多痛几次就习惯了。”

        韩玮琪气不打一处来,“你这人!”

        景淮这才嘻嘻笑道:“失去天小天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痛苦什么?”

        此时,景淮和韩玮琪找了一张条凳坐下,他分析说道:“天小天有什么技术含量吗?没有。”

        “酒是天海情的酒,味道一般。包装是郑姐一晚上不到设计出来的,难度不大。有点难度的是背后的幽默语言,但是这也不是什么高精尖的技术。”

        景淮非常透彻的剖析了天小天的未来,他说道:“天海情可以抄袭我们的创意,同样其他酒厂也能够抄袭我们的创意,没有技术含量的产品永远只能够做低端,而且竞争非常惨烈。”

        景淮举了一个很简单的例子让韩玮琪一下就懂了,“会做衣服的工厂很多,但是能生产飞机的每几家,就是这个意思,《资本论》告诉我们高技术含量带来高附加值……”

        韩玮琪被说的一愣一愣的,半天才问答哦哦:“景淮,你是学生物的还是学经济的,怎么什么都懂?”

        景淮摆摆手指头说道:“没那么夸张,我就是吹牛比较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