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45章?无法顿悟的高岭(求票)

第45章?无法顿悟的高岭(求票)

        景淮国庆在家也没什么事,前三天和老景一起回了一次乡下的老家探望了爷爷奶奶,又有一天和司秋雨高岭一道去探望了班主任方老师。

        从方老师那里,三人得到消息,苏乔回江城一中复读了。

        听说是开学第一天苏乔被冰城本地的同学灌了半斤酒,抱着辅导员哭了半个小时,然后申请退学了。

        司秋雨倒是有点自责,说道:“我就随口说的冰城,他还真信,我还以为他真的喜欢冬天白茫茫的大雪。”

        方老师则有不同意见,“成年人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在报志愿时,我们的志愿老师反复提醒了,下笔要谨慎,对自己要负责。”

        这只是国庆的小插曲,后面几天和高岭混迹于网吧,玩儿CS

        也不仅仅是玩,而是让让高岭见识一下什么是技术的力量。

        景淮花了20元,在网管那里买了CS外挂。

        功能不算多,但是实用,例如全屏地图看人、自动标准等等。景淮再次成为了狙王。

        这让高岭满嘴“挖槽”和“牛掰”,崇拜着看着景淮。

        “你是怎么做到的?刚刚我就露出了一点屁股你就把我狙了。”

        景淮把位置让给了高岭,让高岭操作自己这台机子玩儿一局。

        看到屏幕右下方的,红色的点子就是土匪所在的位置。

        “我曹。居然能看完!”

        当看到还能够自动标准锁定,只管点左键射击时,高岭坐不住了。

        “都这样我们还玩儿什么!”

        景淮说道:“这是一款外挂软件,应该使用C++编写的,这款软件网吧卖20,一个月使用权。你算算江城有多少网吧?”

        高岭数学再不好也知道江城大大小小的网吧上百肯定有的。

        景淮又给了一个十分可观的数字:“现在这款外挂很火,就算是一个网吧只有三个人用,算一百个网吧,这款外挂每月的收益2000元。你再想下整个江阳省有多少网吧,全国有多少网吧,有多少人用这款外挂?这还不是最牛啊,还有一款售价更高,能够透视的。别说你露屁股,就是你在墙内,一样能干掉你。”

        高岭激动了,说道:“别人用我们用肯定吃亏啊!还有更牛的外挂?全国玩CS的那么多,我靠这也太赚钱了吧!”

        这钱对高岭而言就是天文数字,算不清了,不过他知道这个很赚钱。

        外挂和游戏其实就像是病毒和宿主一样,外挂太厉害了,游戏要死亡。

        记忆中,石器时代、冒险岛、龙之谷等等初高中时期久远的游戏,最后都被外挂给干掉了。

        外挂是非常赚钱的行业,几个脚本带来的收益就是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不过非常可惜,景淮不是做这行的,对这行不熟悉,也只有把这个消息告诉高岭让他好好学,追不上外挂赚钱的风潮,至少能够赶上互联网+时代吧。

        高岭果然来了兴趣,十分兴奋的研究着CS的外挂。

        景淮:“是不是有点感觉了?”景淮希望高岭能够从内心有奋斗的动力。

        高岭兴奋着忙不迭点头说道:“枪枪命中必须有感觉,等我有钱了,我必须弄个贵点的外挂来玩玩!”

        景淮:……

        刚才一番诚恳的点拨也等于喂狗了,明显高岭和景淮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玩个屁,没网费了。”景淮直接按了电脑的热启动键。

        在回家的路上,景淮给高岭讲了一个故事。

        “知道丑小鸭的故事吗?”景淮问高岭要了一支烟。

        “当然,这不是小孩子听的吗?”高岭侃侃而谈:“从前有只丑小鸭,它生来就很丑,没有人喜欢它,大家都嫌弃它,它也被别人欺负,后来它通过努力,终于变成了白天鹅,展翅高飞!”

        高岭忽然有些恍然大悟,又有些得意,“景淮,你是在说我吗?虽然现在我的学校很一般,专业很一般,人也长得一般,但是终于有一天会展翅高飞,有女孩子爱上我,对吗?”

        景淮又问高岭要了打火机说道:“现在这个故事又有一个新的版本,挺适合你的。”

        “你说说?”高岭果然感兴趣了。

        景淮说道:“丑小鸭生来就很丑,没有人喜欢,它从小就被其他鸭子欺负,独自流浪,遇到了狂风、暴雨、猎狗和熊孩子,但是丑小鸭依旧没有畏惧,它顽强拼搏、努力学习,不断提升自己的素质。”

        高岭点点头说道:“虽然我也是表达的这个意思,但是你的文采比我好,说的更受听,丑小鸭最终还是展翅高飞了。”

        “不。”景淮摆摆手说道:“最后,人们发现,丑小鸭不仅不好看,也难吃,难吃死了!”

        “靠!景淮,你这是啥意思啊!”

        “慢慢领悟吧,兄台。”

        假期的日子就是那么短暂,七号那天,景淮和司秋雨一起乘公交车返回了天海。

        这一次司秋雨不要夏晴送,理由还是自己长大了。

        路上,夏晴还是不放心又给司秋雨打了电话。

        “那你在路上注意安全。”夏晴还是十分担忧孩子,毕竟司秋雨从小到大都是在大人身边长大,从开学到现在,夏晴失眠的次数比司秋雨高考那段时间还多。

        担心女儿吃的好不好,睡得好不好,学习好不好,有没有恋爱,会不会有男生打歪主意等等。

        “妈,你就放心吧。我和景淮一起去学校,现在上车了,安全着呢。”

        夏晴眼皮猛然跳了几次,差点眩晕过去,简直就是怕什么来什么。

        她叮嘱道:“你大学主要任务是学习,你知道吗?”

        “哎呀,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罗里吧嗦的。”

        景淮在旁边听着这话差点笑出声来,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他还打算哪天和司妹妹强调一下大学学习的重要性呢。

        挂了电话,夏晴揉着太阳穴坐在沙发上。

        “怎么了,这幅表情?女儿才刚走你就想她了?”司秋雨的爸爸司开明放下报纸问道。

        夏晴闭着眼,继续揉太阳穴说道:“家里养的猪跟人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