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41章?打架要见血

第41章?打架要见血

        廖鑫怎么会摸到后山看到生协的新生们在给天小天装瓶?两人又是怎么发生冲突打起来的。

        这些事,景淮来不及多问了。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去现场,让这件事不要被学校知道。

        大学对学生打架处罚是很严的,轻则严重警告,重则留校查看。

        方敏他们都是大一的学生,是因为自己才在后山做瓶装酒,要是因为这些原因在档案上留下一个处分,对未来找工作会非常不利。

        景淮对韩玮琪说道:“韩姐,你让大家都不要走,我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后,景淮对司秋雨说道:“我有点急事要去学校。”

        司秋雨刚刚看到了电话是女孩子打来的,早上才恢复的心情,瞬间一下就没有了。

        她甚至不想问景淮是因为什么原因,一个男生接到女孩子的电话就急急忙忙要走,已经说明了这个女生在景淮心中的重要性。

        司秋雨心里难过地想道:“一定比自己要重要许多。”

        景淮给司秋雨说自己要走了,不是要征求她的意见,而是告知她一声。

        景淮走出麦当劳,打了出租车回天大。

        司秋雨咬着可乐的吸管,桌面上摆着手机。

        她登陆qq,上面有很多未读的消息,大部分都是学校男生的“骚扰信息”,有本专业的还有外专业的。

        其中经管学院大二的邓力池发的消息最多。

        邓力池和司秋雨是在军训时认识的,那时候司秋雨因为人漂亮,又长得高,表现好,是学院军训分列式表演的护旗手。邓力池由于有事学院学生会体育部的部长,所以则在协助教官协调、教导各学院护旗手。后来两人又在校体育馆见过面,司秋雨是经管学院大一篮球队啦啦队的队长,邓力池则是学院篮球队的主力。

        邓力池:“下午有空么?我们专业和土木工程的篮球赛,我希望你能够过来为我们学院加油!”

        要是景淮在这里,肯定会说,邓力池是老手!打着为学院加油的幌子泡妹子,不是老手是什么?

        司秋雨没有回消息,而是关上手机,继续咬着吸管。

        天海大学后山,景淮赶到时,两边还在对峙。

        一方是廖鑫和两名同学,一方时方敏等生协的人。

        韩玮琪则是焦急着站在中间。

        大家身上都挂了彩,廖鑫衣服裤子都扯破了,手臂上还有血,脖子上也有抓痕。

        方敏嘴角是血,短袖同样被抓破。

        地上是天小天的瓶子,碎了不少,酒了散了一地。

        见景淮来了,韩玮琪向见了救星,“景淮!”

        廖鑫景淮来了,冷笑着擦了擦嘴说道:“你们在这里非法灌装酒,还拿到市场卖!我就说你的赞助费是怎么来的,原来是这样来的,我要给学校汇报!”

        方敏骂道:“关你鸟事!”

        方敏等人是新生,根本就不会在乎廖鑫是不是以前的副会长。

        廖鑫身边的一个同学说道:“鑫哥,我给保卫处打电话了,一会儿保卫处的就来。”

        “曹!”景淮暗骂一声。他马上安排道:“方敏,你们几个把东西拿着赶紧走,韩姐你也走。”

        “那你呢?”众人问道。

        景淮说道:“我在这里等保卫处的。”

        “你一个人抗?”韩玮琪说道:“不行!我是副会长,入会时间比你早!”

        景淮吼道:“你是想被严重警告还是留校察看,我知道处理!赶紧走!”

        韩玮琪此时也只能够完全相信景淮,就像她认识景淮时就对她无比的相信。

        韩玮琪相信,景淮一定能够转危为安。

        韩玮琪等人赶紧收拾东西离开现场,地下碎的玻璃瓶没有办法拿走,但是标签能够带走,到时候鬼知道玻璃瓶碎片是做什么的。

        方敏等人的速度奇快,就要开溜。

        “你们不许走!一个都不许走!”廖鑫喊道:“保卫处要来了!你们不许走!”

        景淮呵呵笑了两声说道:“廖鑫你是不是傻,不走等着保卫处来抓人?”

        景淮得感谢05年,带摄像头的手机还没有普及。

        景淮的诺基亚n70这么高大上今年出的手机才有摄像头。

        廖鑫有一个手机是小灵通,刚刚那个打电话给保卫处的男生用的手机是诺基亚的功能机,没有摄像头。

        不然,还真的不好处理。

        人跑光了,只有景淮和廖鑫以及他的两名同学。

        景淮用力将自己的短袖和短裤撕碎,撕得比廖鑫的还要碎。

        廖鑫有十分不好的预感,“你要做什么?”

        景淮慢悠悠地说道:“我被你们打了啊,还能干什么,可惜我的衣服和裤子了。”

        言罢,景淮躺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站了起来。

        此时他满身都是泥,狼狈不堪,可不像刚刚被打了吗?

        只是廖鑫身上挂彩了,景淮就是脏而已。

        廖鑫身边一名叫董晨的男生愤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谁打你了,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董晨捏着拳头冲了上去。

        景淮把脸凑过去,说道:“最好往脸上招呼,反正一会儿保卫处的要来了。”

        董晨忍了忍,没有下手。

        几分钟后保卫处的人赶到了,看到现场的学生都没有受很严重的伤,松口气,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

        廖鑫还没有开口,景淮委屈着走上去,说道:“老师!我是生物工程学院,生态学大一的景淮,也是生物爱好者协会的副会长。那个穿花衬衣的男生叫廖鑫,前生协的前副会长。因为记恨我占了他的位置,把我约出来说有重要事给我说,结果他们三个把我给打了。”

        这下廖鑫急了:“不是的老师!我们没有打他!”

        景淮反问道:“那是我打你了?”

        廖鑫也老实,“你没打我!不对啊!老师打我的人已经走了!”

        “行了行了!”保卫处的老师说道:“都去保卫处,通知辅导员,通知学院。”

        廖鑫是制药专业,景淮是生态学专业,都是生物工程学院的。

        双方的辅导员分别来到保卫处捞人,但是因为各执一词,处理不下来,把生工学院的蒋院长都惊动了。

        最后是各个辅导员把学生带回去教育批评,学院调查了解清楚后再处理。

        但是景淮却被交到了蒋院长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