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37章?一顿操作猛如虎(求票)

第37章?一顿操作猛如虎(求票)

        “张凯,张凯在吗?”马老师的点名在继续。

        张凯狠狠撞了一下王靖宇。

        王靖宇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站起来答道:“到!”

        马老师认真看了看王靖宇的样子,点点头继续点名:“张一健……”

        大学英语是小课,只有生态学两个班同时上课,总人数也不到80人。

        姓张的不到十个人,很快,“z”姓的念完了念“w”了。

        马老师:“王靖宇。”

        “挖槽!”王靖宇一个头两个大,马老师就是个智障也不会记不住刚刚王靖宇的样子。

        王靖宇赶紧呼叫前排的李强,“小强,小强,你是王靖宇!劳资帮张凯兜底了。”

        李强赶紧站起来:“到!”

        ……

        马老师:“李强。”

        李强紧急呼叫:“蒋伟,室长大人!救命!”

        蒋伟嘀咕道:“老子这么帅,怎么能装李强这猴子的名头。”

        话是这样说,但是蒋伟作为寝室长,还是义不容辞站了起来。

        不过他依旧要保持自己的帅帅的风度,摸了摸头发,说道:“李强在此!”

        这是击鼓传花的游戏,很快轮到了蒋伟。

        蒋伟拿出了室长的派头:“曹南山,速度,速度,你现在是蒋伟!”

        曹南山不是傻子,一会儿叫曹南山的时候,他找谁去?

        “一会儿我就是曹南山!”张凯小声说着,解决了曹南山的后顾之忧,点了一圈名,马老师应该记不得自己了。

        但是非常可惜,曹南山和张凯他们就不是一路人,他装作没听见埋头做英语四级练习题。

        “蒋伟。”马老师再念了一声说道:“行啊,牛气!大一就逃课,逃课一次平时成绩最多计60分,逃课两次,期末不及格。”

        蒋伟只有咬着牙硬着头皮说:“老师,蒋伟他身体不舒服,在宿舍休息,能不能不算逃课。”

        全班男生忍不住想笑。

        此时,景淮提前完成任务,想着刚刚给司秋雨说的在上英语课,良心发现,准备回教室,做一名优秀的、爱学习的、诚实的特别是热爱英语的大学生。

        他从后门神不知鬼不觉溜进来。

        马老师眼睛很好:“后面溜进来的同学,请不用把腰埋那么低,这里是教室不是战壕。”

        “哈哈哈!”全班大笑。

        “日!”景淮骂了一声挺胸抬头站了起来。

        要是一般的老师,学生迟到正好一只眼闭一只就算了,偏偏马老师很较真。

        马老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此时张凯距离景淮还比较远,他焦急着小声喊道:“点名了!你叫蒋伟!”

        景淮不傻,虽然距离远看不清张凯的嘴型,但见也知道肯定是点名了。

        景淮:“老师,我叫张凯!”

        英语课处理结果,张凯和景淮都算迟到,平时成绩扣十分。蒋伟最郁闷,他算逃课!

        回寝室的路上,张凯骂骂咧咧:“曹南山这个孙子!特么的就我们不是一路人!都是一个寝室的,他至于么!!”

        “行了行了。”蒋伟是老好人,“小曹也没做错什么。”

        其实每个寝室都有这样的人,因为不合群所以被室友归为异类。

        景淮却一点都不担心,大学不逃课不挂科叫什么大学?他说道:“成了成了!今天算我的,我请大家去教师食堂吃小炒!”

        “可别叫曹南山啊!”张凯心中还有气。

        王靖宇说道:“他从来都只吃一楼套餐,吃了就去图书馆了,准备考英语四级、计算机二级和普通话呢。”

        寝室的小风波在一顿小炒后算是过去了,但是张凯心中已经把曹南山排斥在了613这个小集体外。

        第二天晚上七点,厚德楼201阶梯教室。

        生协再一次召开大会。

        除了那些不来的,退会的,生协还有42人,算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协会。

        经过前几天景淮和韩玮琪对新生的拉拢,现在生协韩玮琪和廖鑫人数的比例几乎是1:1。

        当然这一切,廖鑫和王裕都不知道。

        廖鑫从何诚那里得知,那天景淮和韩玮琪等人外出学校拉赞助,拉了一圈只要到了几瓶矿泉水,差点没把廖鑫给笑死。

        廖鑫是从外联部部长这个位置起来做副会长的,现在也在分管外联部,当然知道要赞助有多难。

        你一个小协会,求爹爹告奶奶别人也不会给你一毛钱的赞助,这就是事实。

        其实有时候说进学生会或者进协会就等于提前进入社会就是这个道理,学生们见识了社会残酷的一面。

        按照廖鑫的计划,今天晚上的大会,景淮就不应该来。

        景淮如果要点面子的话,就应该退出生协,缩在寝室里免得被大家发现后笑话。

        “这一次难不成是要来退回费的?”何诚问道。

        “这人没这么厚脸皮吧!”

        这一次的生协大会,没有给王裕多少讲话的时间。

        廖鑫迫不及待找韩玮琪摊牌说道:“王会长、韩玮琪、各位部长、各位干事。离迎新大会只有三天,我这边应让各部长想办法,现在凑集到资金960元,属于我这分管部门的1000元,不足的我会在迎新晚会前补齐。”

        “这一次对迎新晚会的赞助虽然不是校学生会的强制要求,但是我觉得咱们生协也不能被其他协会的瞧不起!韩玮琪,听说你们去拉赞助还是有收获,要到几瓶矿泉水来着?”

        “哈哈哈!”廖鑫的话让不少成员笑出声来。

        这个场面就不需要景淮出面了,景淮现在的身份不过是学术部的一个干事,

        韩玮琪也懒得和廖鑫废话,她直接走到讲台上,说道:“各位生协的同学,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不过我们的辛苦和付出是值得的。”

        “景淮!”韩玮琪喊道。

        景淮将一个信封和一份协议送到讲台上。

        韩玮琪将信封拆开,拿出里面的两千元现金,又将协议书展示出来说道:“这几天我们的成果非常丰硕,不仅拿到了一个店家2000元的赞助款,还得到了商家的承诺,未来一年,生协有什么活动,对方一定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大力支持。”

        来生协一年多,韩玮琪今天算是除了一口恶气,她看着廖鑫说道:“廖会长,你的960元应该是让各部长找干事们收的吧?大家都是学生,没多少钱,现在我们已经拉到了赞助,你这钱可以退给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