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35章?喝酒只喝天小天(求票)

第35章?喝酒只喝天小天(求票)

        忙活了一晚上,大家都累了,满头大汗。

        学生们集中在学苑街的小广场,喝水休息。

        这一系列的操作下来,韩玮琪和她的部下以及大一的新生们,都对景淮非常佩服。

        虽然韩玮琪是协会副主席,但是大家都把景淮围中间,等待景淮的安排。

        景淮灌了一口冰矿泉水说道:“谢谢大家!今天大家都辛苦。如果今天只有男生,我一定请你们去做一次98的大保健放松放松。”

        男生们笑作一团,几天的接触后,大家都放得比较开。

        “景淮,你对98一次的很熟啊!”有男生对景淮开玩笑。

        景淮摆摆手指头说道:“我对98的不熟。”

        “那你还吹牛。”

        “切!”

        景淮说道:“但是我对998的还比较了解。”

        “我槽!”

        “吹牛逼把你!”

        “你在想屁吃。”

        这个年纪的男生都是懵懵懂懂要生不熟,听到这些话题就亢奋,男生们热烈得讨论着98和998的区别,女生们则是羞成一片。

        韩玮琪啐道:“嬉皮笑脸满嘴乱七八糟的,没个正经。”

        在男生们期待98的时候,景淮却摊手说:“但因为今天男生、女生都在,所以只好请大家早点回宿舍抱着被子睡觉吧!”

        “切!”

        “坑死了!”

        男生们景淮就不管了,他送女孩们回女生宿舍区。

        景淮和女孩子们离别后,韩玮琪也一直在想问题,最后实在忍不住问郑巧玲:“巧玲,你说景淮他真的去过98一次的吗?”

        郑巧玲也是嘻嘻哈哈说道:“98一次的去没去过我不知道,不过他肯定去过998一次的!哈哈哈哈!”

        韩玮琪搓了搓郑巧玲额头说道:“去,你也没个正经。”

        好消息来得不快不慢。

        第二天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景淮就接到了袁记串串香老板娘的电话。

        景淮摸出了经典铃声的诺基亚n70。

        一起吃饭的张凯这才看清楚了景淮用的手机型号,多看了景淮几眼。

        613寝室有手机的也就张凯和景淮两人,但景淮用的是本年度最流行的,价格老贵的诺基亚n70,而且很少拿出来显摆,张凯觉得自己天天拿手机出来显摆,是不是有点尬?

        电话那头老板娘兴奋地说道:“你好!请问是天海大学生物协会的景淮同学吗?”

        “你好,请问是?”

        “哎呀!景同学你好!我就是袁记串串香的郑姐啊!”

        “郑姐你好!”

        “我给你说,昨天晚上,在咱们这里吃和串串的客人可喜欢你摆在桌上的天小天了,你放在这里的50瓶,还剩24瓶!我怕今天晚上不够,你能不能再给我送点货?”

        景淮刨了两口饭,对张凯说道:“凯子哥,下午的英语课我不去了,点名帮我应一声。”

        中午不到一个小时,除了袁记串串香的外,不少烧烤店、火锅店、汤锅店、干锅店、河鲜馆、炒菜馆都给景淮来的电话,要求补货。

        袁记串串香的郑老板娘见到景淮就一直在夸天小天,“不亏是大学生!你们做酒文化推广的天小天真的好***梅子酒好卖多了!昨天有好几桌一瓶接着一瓶的喝,一瓶二两,有些男生有半斤酒量的一个人就拿了两三瓶!”

        年轻人喜欢什么当然只有年轻人知道,天小天收到市场欢迎是必然的事。

        郑姐做了几十年生意,很有一套,她拿出了500元,算是50瓶天小天的进货价款,说道:“东西是好东西,好卖,就是我们的利润不高,你能让我们一瓶有三、五块的利润,我们以后主推这款酒。”

        景淮先接过500元说道:“郑姐,这事儿我放在心里了,对了郑姐本周五全校迎新晚会,郑姐给咱们协会弄条标语啥鼓励下呗。”

        “小事一桩,小景你要记得补货!”

        “我记着呢!”

        此外,景淮以生协的名义还和袁记串串香签署了供货协议,这并非有惩罚性的条款协议,袁记串串香是否签都不重要,但是景淮需要。

        郑巧玲和其他学生一道赶紧准备瓶子标签,这一次景淮不能够让大家白干。

        跟着景淮能找吃,是他一贯的做法。景淮拿出了150元交给郑巧玲,包括郑巧玲在内,贴牌、装瓶的五名同学每人30元。

        05年,大学生在肯德基、麦当劳兼职一个小时也就8块钱,校外快餐兼职也就五六百一个月,学校图书馆兼职一个月也才300块。

        景淮给大家每人30元,算是不错的价格了,既能够调动大家的积极性,也让大家知道钱不是那么容易挣。

        景淮则拉着韩玮琪一起又跑了二十多家店收了4000多元的货款,“天小天”酒无一例外收到了餐饮店的欢迎。

        天小天是不是在学苑街一轮游,就看黄老板的了。

        黄洪才昨晚其实没睡好觉,几次惊醒,小生意做了一辈子,要是被几个学生坑了,那才真的是阴沟里翻船。

        想到这里,吓得黄洪才十二点的时候还从老婆的身上翻下来,从抽屉里翻出景淮学生证和身份证的复印件,端详了好一阵子。

        老婆刘芬见此状,破口大骂,“狗日的黄洪才,你弄老娘不带劲,大半夜的看一个男学生的照片,你他娘的还是不是男人。”

        昨晚彻底神经衰弱的黄洪才,此时看到景淮像是看到了活菩萨。

        “唉哟,你可算来了!”

        景淮从将4000元放在黄洪才的柜台上说道:“黄叔,效果还不错,才一晚上就回款四千。”

        黄洪才眼睛里一下就亮了!6000元的酒3600就回本了,现在回来4000元,算是不亏。

        黄洪才刚准备伸手去拿钱,景淮拿了两千起来,说道:“黄叔,你可是答应了要给生协赞助,我就先把赞助费拿走了,还有两千块,算是一部分货款,我们还要400斤酒。”

        钱在景淮身上,从古自今,欠钱的都是大爷。

        就在黄洪才怀疑时,韩玮琪拿出一叠供货协议,说道:“这是袁记串串香的供货协议,这是阿炳烧烤的,这是学苑鱼庄的这是……”

        黄洪才一下就愣了,随后转为吃惊的状态,十分怀疑地问道:“全让天海情供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