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34章?你真人才!(求一切)

第34章?你真人才!(求一切)

        学苑街后是小商品批发市场,这里啥都有,包括装小玻璃瓶。

        学苑街有许多化妆品店卖散装香水,通常会用这些小瓶子包装。

        大学的女孩子已经开始打扮自己,但是大部分消费不起品牌香水,路边化妆品店的香水价格便宜还有各种味道是女生们的最爱。

        景淮和韩玮琪一道,挑选了一个矮胖萌趣的小瓶子,满装能装300毫升。

        玻璃瓶的成本不高,批发价3毛钱一个,景淮采购了1000个,总共300元,这钱景淮先垫着。印刷包装费一共200元,这钱是以生协的名义赊的,约定过几天来结账。其余还有装酒的设备,例如酒瓢漏斗之类的也没多少钱。

        郑巧玲和新加入社团的但是和廖鑫无关系的男生一起将瓶子抬到学校后山的一处空地上。

        广告公司打印的200分标签已经印刷号,学生们将在这里贴牌。

        在景淮的建议下,韩玮琪开始在新进的会员中培养“自己人”。

        其实做这件事在合法和违法的边缘,首先天海情散酒是拥有销售、卫生等许可的,卖酒肯定合法,但是以这样小包装卖就没有明确的界定了。

        为了规避风险,景淮在商标上让标签上用小字添加了“散酒”二字,还为这一批酒的头发想了个名头——大学生酒文化推广。

        卖的还是散酒,但是用什么包装,这你就管不着了。

        景淮则和韩玮琪去拿酒,为此两人准备了学生证原件、复印件,身份证原件复印件,以及学校授予的生协的协会证书原件和复印件。

        “黄叔,我来拿酒。”

        当景淮出现在黄洪才面前时,黄洪才有些惊讶,他以为景淮吹完牛掰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哪儿知道今天又来了。

        “拿酒?”

        “对,就是你销售给餐饮商家的30元一斤的,我要200斤,赊账。”

        200斤按照销售价就是6000元。

        黄洪才可不认为景淮有那么大能量一口气销售200斤!但是赊账,他可不敢!

        景淮和韩玮琪拿出了自己和生协的所有证件。

        景淮说道:“黄叔,我们的证件可以放在这里,天海生工学院和天海情酒厂也一直都有合作关系,你也不用担心我们把你这200斤酒给坑了。”

        韩玮琪露出可怜巴巴的样子,说道:“就是啊,黄叔,你看我们都是大学生,也不会骗你200斤酒吧。”

        黄洪才看了看两人的证件,货真价实,天海的大学生还不至于骗200斤粮食酒。

        “那我什么时候能够回款?”黄洪才最担心的是这个。

        景淮说道:“和你有合作商家回款的时间是半个月,我们可能要不了那么久。”

        “成!”黄洪才说道:“你们送哪里,我让工人把酒送过去。”

        ……

        学校后山空地上,小作坊开干。

        景淮尝了下酒的味道,的确是纯正的粮食酒,但品质只能说很一般。

        十多名新生只是觉得好玩,而且是第一次做事业,相当有干劲,当装完一瓶用蜡封上盖子以后,满满的成就感。

        300毫升的瓶子,只装两百毫升,200斤酒能装1000瓶。算上瓶子、酒、包装等费用,每瓶的成本不到7元,景淮准备的售价是10元,每瓶纯利润3元,店里销售指导价是12元。

        如果1000瓶顺利卖完,利润为3000元,还有黄老板那里酒本身利润30%的分成。

        按照大学生喝酒的猛劲,一桌五六个人吃饭,保守估计喝2瓶,也就500桌次就把1000瓶干完。

        500桌放在天海大学外的学苑街,很快就能够搞定。况且有些喝开心的,酒量好的,一个人就能干掉三瓶。

        怎么卖?

        韩玮琪看着景淮。

        “卖什么卖?送啊!把货送出去了,别人就会把钱送过来。”景淮手里还有一叠名片。

        上面写着:天海大学生物协会,天小天酒文化联系人,景淮,电话xxxx。

        韩玮琪看着名片,上面写的是联系人,而不是负责人,顿时对景淮又多了几分好感,景淮做事考虑得非常周全。

        做生意,最忌讳自己垫钱,最喜欢别人垫钱,景淮深谙此道。把酒送给餐饮店,卖了再收钱,又有哪家不喜欢?

        晚上六点,学苑街最繁忙的时候开始了。

        景淮在黄老板那里借了辆三轮车,载着小瓶装的天小天开始送酒。

        第一家就是开学时景淮和室友聚餐的袁记串串香。

        吃串串香是肯定要喝酒的,一口串串一口白酒,再吹牛当年高中的追我的女生有一个加强连,然后众兄弟露出羡慕的眼神,这才是大学的夜生活。

        可当景淮抱着天小天进入袁记串串香时,老板娘直接喊暂停:“推销的出去出去。”

        看来买酒水的到店里推销不是一两次了。

        “姐姐你好,我们不是来做推销的,我们是天大生物爱好者协会的成员,是来社会实践的,希望姐姐能够支持。”景淮和韩玮琪一样狠,管四十多岁的老板娘叫姐姐。

        听到说不是做推销的,老板娘的脸色好看了点,毕竟学生时这里的消费群体,没必要得罪。

        景淮马上给了韩玮琪一个脸色,韩玮琪二话不说组织学生们将瓶装的天小天往每张桌上放。

        景淮也拿了一瓶递给老板娘,“生协在做一次年轻人酒文化的推广活动,这是我们设计的符合年轻人审美观的天小天,我们想做一次市场调查,看看有多少学生会喜欢这样的设计。”

        酒文化,审美,设计,每一个都和大学生沾边,景淮从开口到现在没有提一个钱字也没有说卖酒。

        郑巧玲默默出韩玮琪竖起大拇指说道:“玮琪,你招的是何方神圣,口才和不要脸都是一流,来咱们生协屈才了。”

        韩玮琪是越来越佩服景淮,说道:“或许,他真的能够拯救生协呢?”

        老板娘拿着袖珍的天小天酒瓶子,可爱的衰衰的哈士奇让她会心一笑,“这狗丑萌丑萌的,你们设计的?”

        “对!我们设计的。”

        老板娘又拿着瓶子看了看背面,念道:“别人都说我很胖,其实我只是瘦的不明显。”

        “哈哈哈!”老板娘笑得花枝招展,腰上的赘肉也是上下颤抖,“这话也是你们写的,太逗趣了!”

        瓶子可爱,颜色好看,设计逗趣,又是大学协会的酒文化推广活动,而且不用老板娘自己掏钱,她虽然心里明白景淮是来推销的,但是好感多了几分。

        而且桌上摆着一瓶天小天,瞬间拉高了串串香店的比格,满满的艺术感。

        当每张桌上的都摆满了天小天后,老板娘这才问道:“小兄弟,你们这酒啊设计也要钱吧,被人喝了,我怎么和他们算钱。”

        “我们的成本是十块一瓶,你就收他们十二块吧,多的算姐姐的辛苦费。”景淮掏出名片说道:“如果还需要,我们来补货。”

        从晚上七点到九点半,一千瓶酒全部投放到学苑街外的市场。

        就等鱼儿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