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20章?浪吧,少年

第20章?浪吧,少年

        6月8日,注定是高三学子们铭记于心的日子。

        考完后大部分学生还是遵守考前的约定再次聚到了高三三班,这一次再也没有学习和考试的压力,大家可以在教室里随意聊天、大声说话、呼喊、大笑,因为所有都知道离别的时候到了。

        学生们在相互交换着毕业纪念册,希望对方能够在上面写下祝福的话留个签名。

        方老师则是乐呵呵看着大家随意闹腾,一会儿他会请全班同学到学校外的“江河鱼庄”搓一顿。

        “方老师,我们想吃火锅,不想吃火锅鱼。”有女生叫嚷到。

        “这家火锅鱼好吃,堂子大,有气氛。”方老师乐呵着解释道。

        景淮在下面忍不住发笑。

        “这有什么好笑的?”司秋雨今天发挥的还不错,自认为能够考得上心中大学,和景淮之间的话也多了起来。

        景淮看着司秋雨,今天的司秋雨穿了白色的勾勾t恤,洁白的脖子有些晃眼睛,没有了校服的掩盖,女孩子最美的地方都展示了出来。

        “刚刚几个女生想吃火锅,为什么方老师拒绝了非要吃火锅鱼呢?”景淮的话成功勾起了司秋雨的好奇。

        “啊?这都是笑点?”司秋雨用手趁着下巴说道:“方老师不是说了嘛,火锅鱼好吃,堂子大,气氛好。”

        景淮今天又为司秋雨上了课,“司秋雨同学,要通过现象看本质,火锅鱼和火锅听着差不多,本质却相差不少。火锅鱼10块钱一个人管你吃饱还包酒水,今天能去吃饭的四十来个人,方老师撑死也就花四五百块钱。但火锅是按菜品算,酒水另算,每桌八人,一桌吃两百块都算少的。”

        景淮指了指班上的几名高个壮汉:“比如高岭,这小子高考前没吃一顿饱饭还欠我一百块钱,今晚吃火锅,他十盘牛肉下肚也绝对不会打嗝,他一个人就能把方老师吃破产。”

        高岭十分应景地舔着嘴唇走过来说道:“景淮,其实我也想吃火锅,高三这一年身体亏了这么多,麻辣牛肉和脑花才能够补身体啊!”

        听到这里,司秋雨噗呲一笑,“景淮,你个人精!”

        在三人聊天时,一直在教室后方徘徊很久的刘启霞似乎鼓足了勇气,有些扭捏地拿着毕业纪念册走过来。

        她小声说道:“景淮,恭喜你考上了天海大学,你可以给我留言吗?”

        刘启霞将毕业纪念册翻到第一个,摊在景淮的桌子上。

        同学们之间相互签名留念都持续好一会儿了,刘启霞的第一页却是干净的,这只说明了一个问题,这是特意为景淮留的一页。

        05年能够有手机的同学都是少数,互留qq几乎是唯一在毕业后还能相互联系的方式。

        景淮是人精,当然看出了刘启霞那份美好的忐忑。

        刘启霞属于班上的乖乖女,成绩中上平时话不多,这一次能够将毕业纪念册放在景淮的桌上,或许是鼓足了高中三年所有的勇气。

        别看司秋雨平时傻乎乎的经常被景淮骗,但是这一次她用冷酷的小眼神盯着景淮,这就是可怕的女生直觉。

        高岭没那脑子,他还处于一会儿要吃火锅鱼的兴奋状态。

        “刘启霞啊,刚刚你还没找我签呢!”言罢,主动拿起签字笔在刘启霞毕业纪念册的第一页用狗爬字写道:“今日的离别是为了明日的重逢,高岭留,qq:2026xxxx。”

        这是高岭在一个小时前问景淮要到的临别赠言,花了好几分钟才背下来,他对全班同学的留言都是这一句,还在不停地嘚瑟,景淮都快看吐了。

        高岭长得粗糙,字也粗糙,但是很大!几乎沾满了整个页面,满满的存在感。

        “啊!别啊!”刘启霞看到为景淮留的一页被别人占领急得快哭出来了。

        高岭又把自己的毕业纪念册拿出来,请刘启霞签,“刘同学请,笔在这里。”

        看到这里,司秋雨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景淮为刘启霞解围,接过高岭的笔,在所剩不多的页面的角落里写道:“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景淮,qq:1105xxxx”

        景淮有一肚子骚词骚语可以撩拨女生,刘启霞显然不是景淮的菜,因此留下了比较符合刘启霞气质的话。

        景淮的字很好看,虽然因为空间的原因写的小,但是非常有风骨。

        这是几十年的人生磨砺的沧桑,可不是高中小屁孩用字帖能练出来的。

        结局不算很完美,但是刘启霞得到了景淮的留言还是开心着抱着纪念册向他道谢。

        司秋雨不高兴了问景淮,“你的纪念册呢?”

        “我没买啊。”景淮很坦然,纪念册重生以前景淮弄过,最后还不是不知道扔哪里了。

        其实人生的相遇哪里是一个纪念册能够预料的,重生的后的景淮,对此看得比较淡。

        司秋雨从自己的纪念册里撕了一页下来,用工整的字迹写道:“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司秋雨,qq:10x777,电话:137xxx。”随后递给景淮。

        司秋雨这句话是送给景淮的,她其实心里知道,景淮的天地一定不是仅限于江城,甚至不限于东海。

        司秋雨写完后,心里其实有些伤感,今后两人再也做不成同桌了。

        “等等。”景淮看到了司秋雨留的qq号,10x777,这个qq号景淮可是记忆犹新啊!因为qq尾数少只有6为,再加上尾数都是7,景淮还以为这是个骗子的qq。

        “随风而逝是你啊!”景淮脑壳痛,他上次去网吧把司秋雨拉黑名单了。

        “不然呢,顶风尿十丈?”想到这里司秋雨气不打一处来。

        “哈哈哈!你用这么老气的名字做什么?”景淮说道:“我以为你是个骗子!”

        司秋雨哼了一声,拿出自己纪念册递给景淮,“免为其难让你留一句话。”

        嘴巴上说免为其难,其实自己很主动,景淮也不点穿。

        他写道:“我们终将拥有一些永远无法与人分享的记忆,就像电影落幕时的所有悲伤哭泣和矫揉造作,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知晓了。景淮。”

        司秋雨看着留言,鼻子有些酸酸的,最后她还是开心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