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18章?大骗纸

第18章?大骗纸

        朱宇航平时欺负的人大都是学生,或者二愣子社会小青年。

        鸡毛蒜皮的小事一言不合就开打,朱宇航还从来没有接触过景淮这样的老油子。

        朱宇航原本预料景淮会上来就会放狠话或者直接干架,但是没有想到他主动说可以放弃去江州大学的机会,还乐呵呵和自己谈所谓的“生意”。

        朱宇航自己拿不定主意,只得回家向老爹朱永彪汇报。

        朱永彪的软肋就是自己的宝贝儿子,为了他能够念大学也是操碎了心。

        其实朱永彪有足够的财力将朱宇航送出国镀金,但是一个是儿子不愿意,还有就是以儿子的水平出国自己不放心,因此留在身边是最好的打算。

        景淮的表态的确出乎朱永彪的预料,只要对方提条件,那么事情就好多了。和当事人达成协议最好,自己也不用拐弯抹角到处找人把事情弄得惊天动地。

        回家的时候朱永彪还问儿子:“是景淮他爸爸找你还是他来找你。”

        “是景淮。”

        得知这个答案后,朱永彪有些诧异,这孩子的行事不像是一个高中生。

        “这小子有能耐”这是朱永彪对景淮的评价。

        朱永彪这个老江湖也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

        朱永彪的兴隆建筑公司本来就是江城一中的赞助企业,每年都会为江城一中优秀的同学颁发奖学金或者助学金。

        这一次,这家企业为景淮补发了5万元的助学金,并直接将钱打到了景淮在高一时办理发放奖学金的银行卡上。

        以奖学金的形式在不见面的情况下完成了交易,老狐狸和小狐狸心有默契。

        五万块,朱永彪表示了自己遵守诺言的诚意,这点钱对朱永彪而言就是个小意思,如果景淮遵守承诺,等他考上了大学,自己再资助一笔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在05年,5万块可不是小数字。

        2005年,江州市的人均年收入大约17000,江城市的人均收入更低,在15000左右。

        以景建国两口子为例,周玲和景建国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1200到1500块。

        景淮坑了……咳,应该是获得了朱家5万块的奖学金,顶的上老景家差不多一年的全部收入。

        上一世挥金如土的景淮对可怜的5万块无感,本来就是顺带薅朱宇航的羊毛,也没有兴趣和他讨价还价,这部分钱用来买部手机一台电脑,还是挺不错的,此外老爹的工作肯定是稳了。

        景淮主动拒绝了江州大学生物工程学院刘院长的邀请,表示自己想高考再努力一把。

        刘院长在遗憾之余,也只有充分尊重景淮的意见。他现在非常后悔,要是当初在去燕京开会时带着景淮的论文,是否有更多的时间和景淮沟通交流下?

        景淮的论文,要是能够以江州大学生物工程学院的名义发表,是对学校生物科研的加分项,是可以拿经费的。

        江州大学事情尘埃落定,景淮退出,朱宇航保送到江州大学是板板钉钉上的事了。

        朱宇航得到消息,足实兴奋了好久!讲江湖义气的朱宇航完全把景淮当作是自己的好哥们儿,要请景淮到江城最著名的金河街做价值998的全套大保健一次,并表示今后在江城大大小小十六所初高中,景淮有他朱宇航罩着,横着走。

        高中的男孩子就是这么没有城府,喜形于色。

        景淮不是螃蟹,不喜欢横着走,对十六所初高中也没兴趣,但是他对998的大保健很感兴趣!

        这个年代,998的大保健,肯定是莞式大皇宫的全套服务。

        景淮肯定是心动啊!不过和一个小屁孩一起去大保健。

        忍了。

        景淮以复习高考为由谢绝了朱宇航的好意。

        景淮有钱了,高岭却破产了。

        这天中午食堂吃饭,他十分不好意思对景淮受到:“景淮,你中午能不能别刷我的饭卡了?”

        “没钱了?”

        高岭干咳了两声说道:“这离高考还有二十多天,我妈喊我每天买鸡腿补身体,我刚刚算了下,我们两这样吃,最多还能坚持一周。”

        景淮把啃了一半的鸡腿递给高岭,说道:“你给你妈说,你这么胖,每天啃半个就行了。喏,让你半个。”

        景淮手中的鸡腿是用高岭的饭卡刷的。

        高岭看着半个鸡腿,嫌弃道:“你恶不恶心,谁啃你剩下的。”

        随后他哭丧着脸,把自己最可怜的表情堆砌在脸上,“淮哥,我饭卡真的没多少钱了,你开开恩?”

        景淮很快算了一笔账,“就算每天不吃鸡腿,我就叫两荤一素,每天三块五,多的不算,就算二十天,那就是70元,也就是你现在欠我70元对吧。”

        高岭生无可恋点点头。

        景淮又说道:“70元,你是分期付款每天三块五,现在你说你最近手头紧,要以后再付,对吧?”

        高岭又无可奈何点点头。

        “以后还款和现在还款性质不一样,以后还款等于我现在把我的钱借给你了,而且还有承担通货膨,现在三块五能够在食堂吃两荤一素,以后可能要五块才能吃到。这样吧,大学开学前还款,我给你凑个整,你还100块就好。”

        “好!啊!不对啊!”高岭明显被景淮的逻辑绕晕了,差点答应下来,但是一听70变100,他一个激灵。“我明明欠你70,凭什么要还100啊!”

        “那行,明天继续刷你的饭卡。丁可可的事,咱们就先不谈了。”景淮准备要走。

        “别别别,我都听你的!”高岭赶紧追上不来,“淮哥,我都听你的。”

        江州大学招人的事,学校知道的人不多,方老师算一个。

        他现在越来越看不懂景淮到底在想什么,他不是渴望被保送吗?为什么放弃了这个机会,又或许是什么人对景淮施加了压力?

        很快答案就来了。

        因为在高考的前几天,被保送的,被各大学校点招的或者是通过自主招生考试考生的信息都会通过当地招生办陆陆续续送到学校。

        这个年代,还不是那个全民向往公开信息的年代。

        招生办送来的消息也仅限于江城一中自己知道。

        分管高三学生工作的高校长看着名单,长舒口气非常满意。

        朱宇航位列名单的第一位,以体育特长生和二级运动员的身份被江州大学预备录取。

        朱宇航的后面是其他几名被保送到其他普通本科和专科学校的体育生。

        第一页最后一个名字让高校长一下就不淡定了。

        景淮……预备录取学校……天海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