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17章?不止半毛钱的生意

第17章?不止半毛钱的生意

        朱宇航是什么性格?

        通过他平时的所作所为,以及在老师和学生们中的口碑,景淮基本知道了个七七八八。

        这样的男生会有什么性格?

        因为是独生子,家里有钱,成绩较差,不爱学习。所以会比较自私,比较浑。

        而且这一代学生,从小都是看“陈浩南”和“山鸡”长大,十分崇拜江湖义气,自己也会模仿。

        朱宇航用自己的零花钱“养”所谓的小弟(校内外的一帮混混),请小弟们抽烟、上网、打台球、K歌、撸串串,为女生争风吃醋打群架等等,这些事情都说明了景淮的推断。

        这样的人其实非常好打交道,只要你给足他面子。

        面子不面子什么的,达成目的最重要,面子的事景淮早就看淡了,这个世界面子能够混饭吃,全天下的人都得饿死。

        “景淮你个臭流氓!”刚刚走进教室,司秋雨一脸怒气。

        景淮当然知道司秋雨为啥为生气,甲乙丙丁四个字哪个字最酷,挨着挨着念一遍就完事儿了。

        景淮装傻:“流不流氓这事儿咱们先不说,但是我臭吗,要不你再闻闻?”

        论不要脸耍流氓,司秋雨哪里是景淮的对手。

        司秋雨气不打一处来,“我不要和你说了!”

        回想起昨晚上的事,司秋雨尴尬得要死。

        司秋雨是住校生,昨晚回寝室睡觉之前,准备集思广益向室友征求意见。

        软妹子司秋雨穿着睡衣坐在床上,说道:“姐妹们,问你们一个脑筋急转弯,看你们知道不?甲乙丙丁,四个字,到底哪个字最酷啊?”

        司秋雨没有接触过这些,但寝室的其他姐妹可不一定。

        性格比司秋雨还活跃,高一就和校外男生谈恋爱的室友黄慧听到这个问题,强忍住笑意,说道:“雨雨,你一个一个念着就知道了呗,比如甲字酷。”

        讨论段子笑话,司秋雨哪里是黄慧的对手,她上当了,一个个念着,当念道最后一个时,恍然大悟!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有些东西没见过也听过啊!司秋雨念道最后一个后,尖叫一声,用被子捂住头,丢脸丢大发了。

        “哈哈哈!雨雨,看不出来,你还有点骚气啊!”

        女生寝室狂笑着,差点引来宿舍阿姨。

        景淮差不多也猜了个七七八八,忍着爆笑的冲动:“你不会和室友玩脑筋急转弯吧?不行了,你让我先笑一会儿。”

        “啊啊啊!”司秋雨气得发抖,“景淮,你的脑子里成天装得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司秋雨同学,请用辩证的思想去看待事物。任何东西存在即合理,哪儿有什么糟不糟的,你用美好的眼光看待事物,那么事物就是美好的。”

        “景淮,你不仅流氓还厚脸皮!”

        打闹归打闹,正事还是要做,比如司秋雨需要在努力复习,景淮需要找朱宇航好好谈谈,被动从来不是景淮做事的风格。

        一班教室,景淮找到了从小一起长大的丁可可。

        “你们班朱宇航今天在上课吧?”

        丁可可指了指座位的最后一排,景淮看到了胖乎乎长得有些彪悍的男生。

        “你给他说,景淮找他有事。”

        丁可可也不知道景淮要做什么,还是照做了,“朱宇航,三班的景淮找你。”

        果然,听到名字后,朱宇航一个激灵站了起来,看到后门的景淮,他揣好手机。

        景淮笑了一声,往六楼最偏僻的男厕所里走,这是男生们说事情的好地方。

        朱宇航出来后,有两个男生也跟着出来,准备给朱宇航压场子。

        朱宇航长得胖模样也彪悍,但个子比景淮矮一个头,身上的肉也全是肥膘,这要和景淮一对一干架,还真不是景淮的对手。

        景淮摸出一包白沙,抽了三根递给朱宇航三人,自己也点了一根。

        朱宇航没有拒绝,男生们吞云吞云吐雾起来。

        “有点事单独和你聊聊。”

        “涛子,山羊,外面去抽烟。”

        这两人也算是江城一中排的上号的人物,景淮这里说的排的上号倒不是他们多牛掰,而是在校纪那里有“案底”的,随时可以被勒令退学。

        高中生用打架做坏事装逼,其实是真的蠢逼。

        能够熬到高三最后一个月,这两人也是运气了。

        “江州大学准备录取我,不通过高考。”景淮抖了抖烟蒂,说道:“江城一中只有一个名额。”

        “你什么意思?”朱宇航的表情一下就变了,小孩子就是沉不住气。

        现在的情况其实已经不在朱家的控制范围内了。

        因为朱宇航的体育特长生身份原本就有点虚,如果按照往年,这事暗里操作,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完了。但这一次有外人掺和,而且是生物工程学院长副院长亲自过问,把暗里的事情摆在明面上就不好处理了。

        这也是为什么朱宇航家没有办法从江州大学入手,而只能从景淮这里入手,希望寻求景淮妥协的原因。

        “你老爸不是在想法设法托关系找人摆平这事么?都找到我爸的上司了。”景淮将烟头扔在地上,HIKE牌的鞋底将烟头踩灭。

        朱宇航听到这里,眼神一下就变了,冷冷盯着景淮。

        不过他嘴里还是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景淮笑了一声说道:“你们应该早就把我的底给拔干净了,也知道江州大学我是根本是瞧不起的。”

        景淮说这话自己的不信,不过朱宇航信了。

        他看过景淮最近几次大考的成绩,除了不正常的二诊以外,其他几次考试的成绩表明景淮有足够的实力冲击比江州大学更好的学校。

        “你到底什么意思?”朱宇航沉不住气了。

        景淮搂着朱宇航的肩膀说道:“咱们是同学,你有得那么闲心拐外抹角找我老爸,不如咱们两直接谈,省事多了。我原本对江州大学无意,但是你们的做法让我不高兴,我不高兴了,我就想上江州大学。下周江州大学的调研组来了,看到我们两的成绩,你猜猜他们会选谁?”

        景淮笑呵呵说道:“我爸妈都是普通人,不像你们大富大贵,如果把事情摆在明面上来说,大家都不会很开心,你说对吧?”

        “你威胁我?”

        景淮离开前说道:“不是威胁,是谈合作,谈感情。我知道你做不了主,回去给朱叔叔说一声。如果我们两谈成了,江州大学的调研组下周也不用来了,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