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7章?你是撒谎精

第7章?你是撒谎精

        景淮都意思意思了,就看方老师有没有心了。

        课堂上,景淮算是彻底自我放弃了。

        在没有移动设备不能刷微博看小说和段子的日子里,每一分钟都是煎熬。

        “高岭,扔一本杂志过来。”化学老师在台上口沫横飞,景淮用纸团砸中了斜前方的高岭。

        高中学生有四大宝——《读者》《青年文摘》《格言》和《意林》,在信息资源闭塞的年代,谁有用足够的杂志谁就在班级上足够受欢迎。

        大户高岭每月必买四大宝,并且特喜欢将杂志借阅给女生,以此获得女生们的青睐。

        这是幸福的时代,一本杂志就能和可爱的女孩子说上话,比起约会还看车标的十年后,高岭简直不能太幸福。

        高岭将一本过期刊的还沾满了未知浑浊印记的《读者》卷起后扔了过来,景淮捡起来来小声骂道:“这么旧!”

        高岭小声回复道:“凑合吧,新的一期给吕婷了。”

        行吧,反正是打发时间,凑合着。

        景淮翻开杂志看着标题就没有阅读的欲望了。

        《想赶走自卑不是变强大这么简单》《站远一点,才有机会感动》……

        景淮不是十多岁的孩子,他是经历了大半个人生的中年人,这些狗屁鸡汤文章要是能够看得进去那才是怪事。

        “景淮,你不准备自主招生考试啊!”司秋雨觉得自己有义务帮助同桌积极进取。

        “在准备啊。”景淮头都没有抬。

        “那你还在看课外杂志。”司秋雨估摸着有当管家婆的潜质。

        景淮难得理她,“我在学习自主招生考试的作文怎么写。”

        那还成,司秋雨点了点头,忽然想到自主招生考试又不考语文,复习作文干什么。

        司秋雨盯着景淮摊开的读者,映入眼帘的是《笑话十则》。

        “景淮!你个撒谎精!”

        课间时分,方老师把景淮喊出教室,再次确认景淮是否参加自主招生考试,自主招生考试的资格审核和初审将江州举行,如果过关了,复试将会去学校所在的城市。

        “不去了,一来一去得两三天,反正都上不了我不如用这个时间好好复习一下。”

        复习个鬼,景淮说的话自己都不信,不参加自主招生考试就是不想暴露自己青铜三段的实力。

        昨天方老师基本了解了景淮现在的学习和心里情况,“保送的事,我向江州大学的老师了解过了,省生物二等奖被保送的还没有先例,不过我还是把你的名字报到学校教务处了,学校是否上报这就是我不能决定的。如果你除了生物竞赛二等奖,还有其他优势,可能机会会大一点。”

        “其他机会?”景淮一下意识到了什么。

        “类似于什么重大学术发现,优秀的学术论文,或者发明什么的。不过这种条件太苛刻了,除非是那种少年班的天才。还是好好准备高考吧,你有这个实力。”

        方老师早上在和刘文海通话后就知道景淮希望报送天海这条路根本行不通,在江州大学和江城一中签署的保送协议中,只有体育生这一项。其余例外的,什么重大学术发现、学术论文、重大发明创造一类的,基本上就是格式化的东西,类似于合同的通用条款,因为99.99%的学生压根儿不会有这样的能力。后面这几项在江州大学建校的历史中就没有发生过。话又说回来,真的有什么重大学术法发现、重大发明创造的,怎么会看上江州大学。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这特么不是瞌睡遇到枕头了吗?

        上一世景淮是什么身份?

        虽然不是全科人才,也不是什么天才国宝级研究员,更不是诺贝尔奖获得者,但是他是编辑啊!是具有极大影响力学术性期刊《深蓝生命科学》的主编啊!

        主编多牛掰!

        过自己眼珠子底下的能够改变学术界的精品论文没有十万都有九万。

        而且每一篇论文上不上稿,都要经过论文小组的详细审核和讨论。

        也就说,景淮基本知道每一篇论文的详细结构和内容,甚至一些数据经过推算都能够得到。

        “谢谢方老师!”保送志在必得了!

        司秋雨发现景淮又翘课了!

        现在不仅仅是英语课不专心,下午的自习课都没有人。

        这人怎么都要考试了还不紧张呢?

        学校外500米,网吧一条街,金逸网吧,开春活动1.5元一小时。

        用着纯平的显示器和奔腾处理器的景淮极度不习惯。家里没有电脑,景淮只有在网吧敲论文。

        但是周围的那些学生和社会青年却极度兴奋地敲着键盘盯着屏幕。

        “白房子,在白房子,狙他!”身边以一高中模样学生叼着烟对着耳麦喊着,“草拟码,你怎么没有看后面,你屁股被天桥的人狙了!”

        学生一阵懊恼,狠狠敲了敲桌子。

        随后看了看景淮似乎找到了同类人,“高三?”

        没等景淮回答,那人又自言说道:“哎,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最后的放纵,反正都考不起大学,高考完就得去打工了。”

        “嗯。”景淮答应了一声,开机,等待,打开扣扣。

        景淮输入密码和账号,顺利登陆。

        景淮的密码万年不变,这个密码未来成为了微信密码、微博密码。

        熟悉而怀旧的界面,上面是熟悉而陌生的好友,而几十年后,有好些都提前见了上帝。

        在命名为五角星的分组栏,上面还有景淮高中暗恋的女生,隔壁班的骆苗。

        那个年代高中男生的暗恋也只是暗恋,从高一到高三毕业,景淮和骆苗对话不超过十句,扣扣也是一起参加省上参加生物竞赛时加的。

        见识过各种风姿卓越女人的老腊肉景淮在回到这个年纪,却没有了当初暗恋的感觉,他将骆苗拖进同学的分组,删除了五角星的分组。

        这个年代,还流行玩qq的年代,别说微信和微博,连qq空间都没有出来。

        景淮将自己签名的一堆乱七八糟的火星文改为: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此时,系统默认的海豚qq头像在下面闪烁着。

        往事随风:“在?(生气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