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4章?学习使我妈快乐

第4章?学习使我妈快乐

        又是昏昏欲睡的英语课,景淮打起精神,索性按照郑老师说的刷几道数学题,准备垂死挣扎一把。

        第一道……不会。

        第二道……不会。

        第三道……

        算了,睡觉吧,真香。

        司秋雨看着没精打采的景淮,她也没听进去英语课,她也感觉身上毛躁躁的不舒服。

        英语课后,司秋雨拿着一道数学题向景淮讨教,算是讨要刚刚给予情报的报酬。

        “昨天方老师讲过,但是我就是不太懂。”

        司秋雨把书卷平铺在景淮桌面上。

        函数f(x)=x2-2x-3,定义数列{xn}如下:x1=2,xn+1是过两点P(4,5)、Qn(xn,f(xn))的直线PQn与x轴交点的横坐标。

        (1)证明:2小于等于xn小于xn+1小于3;

        (2)求数列{xn}的通项公式。

        景淮的脑袋有些迷糊,出现了人生三连问,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

        函数题,以前的景淮懂,现在的景淮不懂。

        司秋雨求知的眼神看着景淮,把景淮当成了数学救星。

        憋了半天,景淮说道:“有答案吗?”

        “有。”司秋雨随后将的错集体拿过来:“这就是昨天方老师给的答案,但是我看不懂。”

        “我也看不懂。”景淮直抒胸臆。

        “啥?”司秋雨愣了。

        “哈哈。”景淮面无表情的笑着,“怎么可能不懂,我给你讲……但是首先,你得去给我接点水。”

        景淮摇了摇空荡荡的蜡笔小新保温杯。

        “你……哼!”司秋雨本来想发火的忍了忍,拿着杯子走出教室。

        即便穿着厚实的衣服,司秋雨的背影还有些干瘪,高三的女生所有精力都花费在学习上了,营养都在脑子里,等来年开春,女孩子的身体就会像一朵朵玫瑰争相绽放。

        景淮看着司秋雨给过来的答案,自己不会没关系,有答案总能看懂吧!

        景淮还是高估了自己,有答案他也不会,准确的说答案他有些都看不懂,时间长了以前学的全还给老师了。

        司秋雨显然是拥有极大求知欲望,哒哒哒打着水小跑回了教室。

        “快讲!”

        景淮清咳了一声,随后看着答案一个字一个字的念了出来,“第一,证明,当n=1时……”

        景淮把握着语速,富有感情的将答案一个字一个字的念了出来,遇到彻底忘记怎么读的符号或者函数名就用“这个东西”代替。无法理解答案步骤,难道还不会念吗?

        念完之后,景淮还用这种题这么简单。你这都不懂的语气说道:“这下懂了吧?”

        司秋雨蹙着眉,大脑还在反应着景淮刚刚说的是啥。

        景淮用十分爱莫能助的语气说道:“我这样讲你都不懂,是得好好补课了,你下来再消化消化。”

        司秋雨还想问,铃声响了。下一节生物课,司秋雨整节课都是便秘的表情,可能还在思索景淮的刚刚的讲解点拨到底是怎么一个意思,自己怎么百思百看不得其解啊,难道自己在数学上真的比别人要笨一些吗?

        景淮也只有在内心表示愧疚,并且默哀万分之一秒钟。

        高三后期的学生们可以在学校上晚自习,也可以回家,景淮今天迫不及待在下午最后一节课后骑着自行车赶回家里。

        熟悉的阿米尼自行车,熟悉的回家道路。

        景淮家住在江城第一小学后面的家属区,这是一处不大的院子,东西北三个方向各有一栋小四层有外廊的小楼。房子修建于九十年代初,是景淮的父母分的学校福利房。

        如果一个人的童年很快乐,那么童年的记忆是他人生中的避风港,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中遇到再多的困难和委屈,都能够在这个避风港找到一丝温暖。

        一小的家属院就是景淮记忆中的避风港,这里承载着景淮太多童年记忆。很可惜,2010年左右,学校和家属区一并推平,建成了新的商业楼盘,景淮的记忆也只是记忆了。

        老式的灰色单元楼外墙上爬满了刚刚吐绿芽的爬山虎,家家户户的外廊阳台上都摆着盆栽植物,喜春的君子兰和兰花已经争相开放,植物们给灰色的单元楼带来了生活的气息。

        一只橘猫从景淮的脚边蹭过,随后找了能够能晒着夕阳的地块懒洋洋的躺着。

        “挺肥的!”景淮嘀咕了一句,在公共自行车车库里架好了阿米尼的腿架,随后“哆哆哆”奔上了三单元三楼。

        熟悉的外廊熟悉的绿色木大门,景淮深吸了口气,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景淮回来了?先看会儿书,马上吃饭。”父亲景建国坐在沙发前看着报纸,说道。

        景建国是江城一小的会计,母亲周玲是江城一小的《自然》老师,两个人教子有方才会有景淮现在还算不错的成绩。

        景淮尤其受到母亲周玲的影响,从小对植物、小虫虫感兴趣,后来才会走进《深蓝》的生命科学编辑部。

        周玲从厨房探出头来,“别看书了,菜已经好了,马上洗手吃饭。”

        “妈,你今天真漂亮!”景淮放下书包后又说道:“爸,你也……还行”

        景淮准备夸老爹帅的,看到胡子拉渣的景建国,实在下不了口,换了一个词语。

        他也一直搞不懂,年轻时风姿卓越的老妈怎么看上了邋里邋遢的建国兄。

        “哟呵,你小子今天怎么了?”女人对赞美的词语有天然的嗅觉,周玲在厨房里开心着说道。

        “什么叫我还行?”景建国放下报纸也准备洗手吃饭。

        景淮今年17岁,周玲也不过39岁,景建国41岁,比上一世的景淮年纪还小,景淮夸奖周玲漂亮那是真的漂亮。

        上一世景淮因为工作忙,工作后自己在沪市父母在江城,只有过年才能见一面,不算真正的尽孝。

        多陪陪父母,少和他们顶嘴,这是景淮重生后的决定。

        “你这么高兴,是济同大学的自主招生考试报名成功了?”景建国还是比较关心儿子的学习,“如果报名成功了,我准备给你们英语郑老师说一下,给你报个课后辅导班,高三后期英语给你突击突击,要是你自主招生考试能过,高考的英语也很重要,至少要保个一本吧。”

        景淮既然准备了最坏的结果,也想先给老爹打个预防针。

        “爸、妈,这人一定得念大学吗?我就准备不念大学了,早点出来见见世面。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你看现在的那些有钱的包工头,又有几个学历有你们两位学历高的?”

        景淮原本只是准备念社大为父母打个预防针,景建国夫妇却觉得是八级大地震。

        周玲以为是儿子最近压力大,赶紧说道:“景淮,自主招生考试能去就去,去不了就算了,考什么大学都不重要,千万不要有压力知道吗?”

        景建国酌了一口小酒,补充道:“是不是快高考了有些胡思乱想?高考其实就是自己战胜自己的一个过程,放平心态按部就班,也不要担心高考失误。”

        景淮心道,爹妈还算通情达理。

        没想到景建国夹了一口菜又说道:“这一次高考失败没有关系,明年咱们重来就是。”

        周玲:“对,明年不行咱们后年再来!我和你爸一定供你念大学!”

        “噗!”景淮差点喷饭!

        重来?毛线!重生后复读,这不是浪费时间么!

        读两个高三,那些大一、大二、大三和大四的妹妹孤身在外没人照顾怎么办?

        周玲说道:“念什么大学不重要,但是一定要念大学,我想这个要求应该不会有压力吧。”

        景淮此时也懂了,站在爸妈的角度,站在他们辛勤培育景淮十多年的这个角度,景淮的这个大学必须要念,而且不能是社大。

        这个要求对上一世的景淮来说,其实也并不难。但是重生后……

        两人还准备好好对景淮说教一番,也降低要求让景淮的神经放松下来。

        刚刚重生,景淮也不打算惹父母生气,至少得让他们开心一点。

        他忙不迭点头说道:“明白了,明白了。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妈快乐!我妈快乐,全家快乐。”

        “你这小子!就会哄人!”周玲敲了敲景淮的脑袋,嘴里却忍不住乐了起来。

        为了准备景淮的高考,家里还是做好了后勤工作,晚餐非常丰盛——汤面带油星的炖排骨、滑嫩爽口的木耳炒肉、清脆爽口的清炒小白菜。

        景淮早就馋着周玲的厨艺,风卷残云干了一碗米饭又添了一碗。

        此时,景淮想到了小时后最馋的周玲秘制泡辣子。

        “妈,家里有泡的辣子吗?”

        “有倒是有,但是去年的,今年还没有到出辣子的季节呢。”

        不等周玲动手,景淮自己摸到了厨房的泡菜坛子,捞了一碗红得滴水的泡辣子。

        端上餐桌,景淮夹起一根放进嘴里,咔嚓,咬断一截。

        辣味混合着清爽的酸味入口,再就着一口白米饭。

        一碗白米饭和半碗泡辣子下肚,景淮的浑身毛孔舒坦,鼻头也挂上了汗珠。

        此等美味可是吃腻了甜腻沪菜景淮做梦都想的。

        啊!

        真香!泡辣子就白饭真香!重生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