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1章?深夜编辑狗

第1章?深夜编辑狗

        没有人能够比景淮更熟悉沪江市深夜的风景。

        站在77层高的写字楼上,沪市的夜景一览无余。

        景淮是权威学术期刊《深蓝》杂志生命科学栏目的主编,算是杂志社的小中层,今年四十五岁他在编辑这一岗位上工作了二十余年。

        一个栏目的主编应该具有哪些特征?

        较高的地位、不错的财富还是头顶的地中海阳光?

        除了最后一项,景淮都有。

        没有秃头不是景淮的发质好,他在二十七岁那年就开始严重脱发了,三十岁生日那天他彻底进入歇顶大叔行列,鸭嘴帽和保温杯成了标配。

        只是去年基因技术已经解决了脱发的问题,景淮也刚刚做了头部基因诱导修复手术,促进头发二次生长,让头顶再次浓密起来。

        景淮更不缺钱不缺社会地位。作为栏目主编的他年薪两百余万,受人尊敬,不少科研论文要发表都要找景淮通融一下。

        四十五岁的景淮,虽不至于是亿万富翁钻石王老五,但是在知天命之前,略有成就,他达到了许多同龄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要说遗憾,就是这样的生活非常枯燥乏味,经历过两次失败感情失败后,景淮单身无子跃身成为“老腊肉”行列,这些都算是遗憾。

        深夜,整个编辑组都在加班,研究一篇研究性论文是否通过。

        这是关于人类思维信息传递和存储的论文。

        这篇论文是否发表成功,关系到一家智能生物医药企业能否获得资本数亿软妹币的项目融资。

        签字权全景淮这里,签下去,对方就有几亿甚至更多的项目投资,自己也有不少于七位数的好处费。

        不签,景淮将会面临多方的压力,甚至主编的职位都不保。

        但是经过审核后,景淮认为这篇论文漏洞颇多,既无详细实验支撑,在理论数据上也无法形成闭环。

        七位数的感谢费谁不想要?但是这种论文真的发表出去,要是追查起来,景淮丢的可不是主编的职位很有可能还有自由。

        景淮自认为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有些钱该拿,有些钱拿了烫手,这一点,景淮心中还是有底线的。

        凌晨十二点,经过长达三小时的辩论后,由大脑思维学专家、生物学专家以及编辑组成论文审核小组的意见是4:4,是否同意各占一半。

        关键性的主编两票在景淮这里。

        景淮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后,在论文审批意见上签署了驳回。

        这意味着,这家智能生物医药企业数亿元的融资打了水漂。

        气氛一下就凝固了。

        景淮打破沉寂,站起来说道:“就这样,大家今天都辛苦了,散会吧。”

        副主编舒敏向外面的员工递了个点子。

        景淮回到办公室将驳回的单子装进文件夹,明天将交给总编签字。

        随后他收拾资料,准备回家。

        景淮前脚走,后脚就有人用钥匙打开办公室取走了文件袋。

        在地下室停车场准备开车的景淮接到了陌生的电话。

        “景主编,你很不给我面子啊。”阴桀的声音让景淮非常不舒服。

        电话号码是未知,但是声音景淮很熟悉。

        “刘总,你们的实验还需要完善一下,论文在逻辑上都通不过……”

        景淮坐在后排,车辆启动自动驾驶模式,开出地下室向家的方向驶去。

        “景主编,陈总编都点头的事,你觉得你拦得住吗?如果你能够在明天九点之前改变注意,之前我们的协议还是算数。”

        景淮轻笑了一声:“我只为我的签字负责。”

        “哎,那好,我祝景主编晚上好梦。”

        景淮还没有挂掉电话,汽车身后遭受猛烈的撞击,他瞬间失去意识。

        “大家好,这里是沪市新闻台现场播报。今天凌晨十二点三十分钟,在山川路发生一场严重的车祸,一辆转载钢绞线的大货车从后方追尾一辆自动驾驶模式小车,造成小车被严重挤压,车上乘客死亡……”

        ……

        “景淮,快快快,郭校霸来查男厕所了!”

        景淮被声音吵醒,扑鼻而来的是厕所特有的芬芳。

        “景淮,你还愣着干嘛?昨晚偷牛了?尿都尿睡着了,赶紧把烟灭了!郭校霸来了!”

        景淮甚至来不及思考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被身边一男生抓掉手里夹的香烟,自己也条件反射的抖鸟收鸟然后慌慌忙忙走出厕所。

        来到厕所外的走廊上,春日的阳光让景淮有些睁不开眼。

        教学楼下小花园中,四株高大的银杏树已经吐出了一点新芽,初春的凉风吹过,景淮打个冷颤。

        早春薄寒侵入肌骨,景淮的夹克外面套着绿色的运动校服,校服的衣袖上还用拼音缩写着偌大的红色字体——jcyz。

        红配绿丑得哭,如此狗屎的设计不知道是哪家服装厂的注意。

        “你是谁?”景淮看着身边皮肤黝黑的同样穿着白色运动消费的壮实男生,他个子和景淮一般高有180公分,身体却壮实了一圈,校服里面也不是厚夹克而是一件泛黄的高领秋衣……

        这小子身体好,只是这画风让景淮有些凌乱。

        景淮觉得此人很熟悉,就是想不起名字了。

        “毛线!景淮你脑子瓦特了吗?我高岭啊!”

        景淮盯了盯高岭的高领秋衣足足十秒钟。

        此时,十分钟的课间休息结束,急促的铃声响起。

        高岭说道:“走,上课了!灭绝太师的课,赶紧的。”

        景淮有些迷糊地跟着高岭走进高三三班教室,早春的天气凉,教室窗户没有开几扇,二氧化碳温室效应叠加青春期男生运动后的汗味有些熏眼睛。

        教室的正前方,挂着高考倒计时——2005年3月7日,离高考还有92天。这个消息明确了现在是2005年,不是2035年,这里也不是沪江市《深蓝》杂志的写字楼,而是老家江城市区的江城一中,理科高三三班。

        教室的天花板是老式的电扇,讲台的左前方挂着一台32英寸的大肚皮显像管电视,此时还在播放着火箭对小牛的比赛,姚明后撤步勾手,球进。

        一名男生见老师进来后,很快关掉了电视,男生们叹息一声。

        班级里男男女女也很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景淮走到讲台的位置却停住了,他不知道自己的位子在哪里。

        记忆如泉水般涌来,这是景淮高中时候的场景。

        同样的一些场景,同样的人物。

        他想起了高岭是谁,高中时期的铁哥们儿,写作文颇有几分文青的气,原本打算做老师,却阴差阳错做了一名厨子,最后和景淮失去联系。

        景淮忽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可能在车祸中挂掉了。

        而此时此刻,自己或许是重生了。

        “景淮,你还站在讲台做什么?你要讲课吗?”

        灭绝师太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