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穿越女配重生纪实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面目

第六十六章 面目

        怎么照顾他的?

        花灵媞朝武栋看回去,对他此刻的笑容才真真切切的泛鸡皮疙瘩呢。心里比武栋还纳闷。

        今儿这人是怎么了,怎么忽然要走亲民路线了这是?还问我怎么照顾的,平时你都不是让我打一顿那魔物的嘛,如果不够就打两顿。

        既然都有章程了,你还问我这个做什么,难不成还觉得我有其他手段不成。你要不信自己进去看啊,大佬那一身伤,我就是动手了,怕你也认不出来,咋的还怀疑上了这是?

        “就这么照顾的啊,还能怎么照顾。”她继续打马虎眼儿,不说详细,就模棱两可的,看武栋自己怎么理解喽。

        武栋这人吧其实内心挺精明的,只是少那么一股狠劲。

        一般情况下他看花灵媞的敷衍,哪会感觉不到她对这个任务的做事手段带有抵触情绪,要不然她也不可能以一种抵抗心态的做一个杂役,而不是狱卒,把这里收拾的就跟凡人居所似的,小日子过的飞起。

        她这何尝不是一种想把自己和前任区分开的手段。一边应付他,一边用自己的小小力量努力改变着此地。从监牢到民居,从恐怖杂乱到干净整洁,连他下意识跑来这里时,心态都变得有些不同,监督看管都快成了串门子了。

        有时候他都不明白,什么环境会造就出这样一个修士来。你说她心软怕施刑吧,可她有勇气抵抗以他为代表的家族对此地多年来形成的潜规则。说她心态能力厉害吧,实力低微小姿态还挺整挺低,该低头低头,该放软放软,从不和他有正面上的冲突,没有在言语或者交流中让他这个上司感受到一丝丝威胁。

        不过是拿起武器对付一个魔物罢了,有这么难嘛?他想。

        无论她如何去理解这个世界,将来终归有一天都要拿起武器杀灵兽、杀魔物、杀修士和杀人。这是掌握力量并且不断提升实力必经的过程,因为资源永远是有限的,想那么多干嘛。

        所以他就总说她神经兮兮,很难让人去理解。

        也幸亏是她在标简一事上没有出过错漏,否则就她这种事儿特多的,但凡议事殿那边明珠转动一圈,她也别想活到现在。他管理禁地这么多年了,有多少依附势力的弟子是能活着回去的?他绞尽脑汁去想也数不出一个巴掌的数来。

        他反倒是为她好,所以前几次来才会逼迫着,让她搞清楚形势,倒还怕她出了错漏,再连累自己。对她那都是很照顾着了。

        可这次他是不可能让她敷衍过去的,尽管她算是给他立了大功,让他在家族管事长老和值守长老跟前很是露了一个脸,这不安的感觉却更明显了。

        如果她不是像别人一样用刑,那她又是如何做到让魔物产生这样大的怨气和愤怒的?!

        听了花灵媞的话,看着她的态度,他当下双眼一眯,忽然释放出金丹阶的气势来,直直朝着对面的小菜鸟压迫过去。

        小菜鸟立刻就被压趴在了地上,超越四阶的悬殊实力差异就这样红果果的展示出来。

        “我希望你不要因为我过去的纵容,就以为我很好说话。今日你做了什么,还是如是交待,这样比较符合我的期望。”

        武栋第一次对花灵媞展示出他的獠牙,表现着他这个九方家族小管事、禁地负责人该有的气势一面。

        花灵媞脸朝地背对武栋摔在那里,神色一瞬间也因为被如此对待而浮现一丝狰狞。

        金丹阶的压制在这三天以前或许会对她造成严重的影响,可经过仙气的炼化,就连大佬的领域她都能冲破一点点,实际上并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

        只要她想,此刻咬紧牙关运转功法,相信数吸之间,便能恢复行动力。毕竟此处的大阵并不能让武栋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她一直都在猜测进入禁地之中的人为何都需要是灵动以下,目前是想着灵动以上断灵绝才大阵无法压制。而一旦灵动以上施展灵气,大阵便会受到极大的影响甚至崩溃,九方家族才要严格控制进入其间任务弟子阶层。

        如此一来,她就更不怕武栋对她来硬的。只是此刻她不愿暴露自己能冲破他气势压制的事情,走过江湖的人都知道,手里留些底牌有多重要,现在又不是必死的局面。

        于是她趴在泥地上一动不动,虽然从武栋的方向看来,也看不见她的脸,她也依旧将表情收敛,只露出些许不安。

        隔了一会儿,武栋觉得自己这个教训大约是给够了,并且在禁地之中他能做到的确实也就是释放不会引起阵法动荡的气势,便顺势一收,也为地上的小菜鸟回话提供一个机会。

        花灵媞慢慢站起身来,没有去管衣服上蹭到的那许多泥巴。

        “武管事究竟想知道我今天做了什么?我又能做什么?”她用改变称呼的方式表现着对刚才待遇应该的反应。

        武栋一点都不在乎这称呼的改变,坐在板凳上没有站起来,反而侧过头斜眼打量站着的花灵媞,重点就是她的表情。

        “呵,你最好还是想想清楚,不要以为我没有进那石殿便不知晓标简的变数。我再问一句,你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

        花灵媞心里奇怪极了,她从武栋话语里好像发现两个问题。

        一是标简在其他地方是能被监测到的,但这一点是必然,想也知道九方家族怎么可能不监控禁地之中呢,她不奇怪。

        二是今天武栋过于离奇的举动,让她很难不想到一定是标简出现变故,这才引得这人前不久躲她都来不及,今天却跑来追本溯源。

        可是标简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才会让他有这样的反应?是那些红色的光在她的忽视中消失了?

        不可能,如果是这样的话现在她迎接的场面就绝不可能如此,以武栋对标简的强调,红色如果消失只怕她的小命都会跟着一起消失。

        可如果不是消失,那又会是什么?让他觉得重要的必须要跑来一趟,却这样急切想要知道她对大佬做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