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五章 举荐戚继光

第一百零五章 举荐戚继光

        “双屿港中并非只有佛郎机人,还有倭寇。之所以两者相安无事,是因为佛郎机人的势力更为强大。”

        徐言稍顿了顿,继而接道:“这种平衡其实十分巧妙,平日里还好,若是战时就不好说了。”

        朱纨捋了捋胡须,笑道;“徐小友的意思是散布谣言,令他们互相猜忌?”

        徐言称赞道:“部堂大人英明。岛夷倭寇与佛郎机海盗貌合神离,只需要添一把火就能让他们互相猜忌甚至于火并。”

        当然,这个前提是明军大兵压境,给到足够的压力。

        “这的确是个不错的法子。”

        朱纨对徐言的建议很满意。

        徐言见朱纨心情不错,便吟诵道:

        “小筑暂高枕,忧时旧有盟。

        呼樽来揖客,挥麈坐谈兵。

        云护牙签满,星含宝剑横。

        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

        朱纨知道徐言有诗才,见他突然吟诗,便赞赏道:“徐小友这诗作的不错。”

        徐言连忙道:“部堂大人,这首诗并非晚生所作。”

        “哦?”

        朱纨感到有些惊讶。

        “这首诗是登州卫指挥佥事戚继光所作。”

        徐言毫不犹豫的说道。

        “戚继光?”

        朱纨显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面上十分的疑惑。

        这也不奇怪。此时的戚继光不过是个刚刚继承祖上职位的毛头小子,毫无名气可言。

        “启禀部堂大人,此人乃是山东登州人,嘉靖二十三年袭任祖职,这首诗便是他在嘉靖二十五年所作。”

        “哦?徐小友和这戚继光也有交情?”

        朱纨饶有兴致的问道。

        徐言就知道他会这么问,早已想好了说辞。

        “回部堂大人的话,晚生曾经前往登州游学,与这戚继光有过一面之缘。”

        原先的徐言确实非常喜欢游学,美其名曰增长见识,其实就是游山玩水。

        他也确实去过登州,但应该是没见过戚继光的。

        不过这种事情根本无法考证,换言之即便徐言真的见过戚继光,也是众多人参与宴会中的一员,戚继光也未必记得。

        听徐言与戚继光并没有什么交情,朱纨有些好奇道:“徐小友与这戚继光未有深交,为何举荐于他?”

        徐言心道我总不能说我知道他日后会成为一代抗倭名将吧。

        难,真的是难啊!

        “启禀部堂大人,就凭他那一句‘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

        徐言这么说其实也是有些道理的。

        当初他之所以在酒宴之上众人之中脱颖而出,给朱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是因为吟了一首诗。

        而他作的那首诗其实和戚继光的这首诗是很类似的,都是表达了报效国家,安靖海防的愿望。

        换言之,徐言可以说他是见到知己,惺惺相惜。

        从逻辑上来讲,这是解释的通的。

        果不其然,朱纨见他这么说微微颔首道:“英雄识英雄,徐小友这是要为国举贤呐。”

        其实徐言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向朱纨提及戚继光的。

        毕竟戚继光第一次登上重要历史舞台是在嘉靖三十二年,受到张居正举荐后戚继光进署都指挥佥事。管理登州、文登、即墨三营二十五个卫所,防御山东沿海的倭寇。

        而在两年之后有了一定经验的戚继光被调任至浙江任都司佥事,担任参将一职,防守宁波、绍兴、台州三府。

        现在徐言举荐戚继光,有点让他跳级的意思。

        其实以朱纨的身份地位要想向嘉靖帝要一个人,再简单不过。

        毕竟嘉靖三十二年的张居正都能做到,而那时张居正不过是翰林院一个闲散官员。

        谁料朱纨却是摇了摇头。

        “本官却是不能举荐他。这戚继光是登州卫指挥佥事,是武官。而本官乃是闽浙总督,若是举荐一个武官怕是容易授人以柄。”

        朱纨话音刚落,徐言便恍然大悟。

        文官和武官在大明其实是割裂的两个群体,两者之间若有交集其实是挺麻烦的一件事。

        尤其是夏言、曾铣的事情一出,文官结交武将更是敏感之事。

        朱纨若是在这个时候举荐戚继光,绝对会惹来非议。

        而张居正之所以举荐戚继光却安然无事,大抵是因为那时的张居正不过是个翰林词臣,没有身居高位,不会惹得嘉靖帝猜疑。

        同样的事情不同的人来做,效果完全不同。

        念及此徐言却是冷汗直流。一个不经意间的决定,差点害了朱纨,也害了自己。

        官场上的学问真是太多了,还是他欠考虑了!

        看来,戚继光还是得再等几年才有机会出山啊!

        又与朱纨闲谈了一会,徐言便主动告退。

        看的出来朱纨也确实很忙,并没有过于挽留徐言。

        却说徐言离开总督衙门后,径直前往陈府。

        来了杭州不去外公家一趟实在说不过去,何况徐言还打算从外公那里探听探听未来大舅哥的消息。

        徐言一向大大咧咧,来到外公府中就像回到自己家里一样。

        他来到后院,见外公和舅舅在池塘边坐着,便阔步走了过去。

        及到近前,才发现亭中还有一人。

        这人身材极为魁梧,比徐言高出足足一头还多,体型更是大出一圈。

        更为诡异的是那人身着一身儒袍,腰间挂着玉佩,俨然一副读书人的打扮。

        徐言有些困惑,便向外公询问道:“外公,这位是?”

        陈老爷子眯着一双眼睛笑道:“乖孙儿,这位便是洪家大公子洪楩。”

        啥?

        徐言着实吃了一惊。

        洪楩?

        他的那个未来大舅哥?

        这厮咋会出现在这里啊,这也太让人出乎意料了吧?

        徐言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直是不知该如何接话。

        而且这位未来大舅哥的形象和徐言想象中的很不一样啊。

        难道洪楩不应该是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哥吗?

        可他虽然穿着儒袍,却一点也没有那种感觉啊...

        光看身材反倒是一副肌肉猛男的样子...

        “啊,见过洪公子。”

        徐言愣了良久,才想到要给洪楩拱手行礼。

        “你便是徐言吧。”

        洪楩的声音很有特点,粗壮中带着一股豪气,让徐言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吐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