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 除夕至

第一百章 除夕至

        北风吹雪四更初,嘉瑞天教及岁除。

        半盏屠苏犹未举,灯前小草写桃符。

        转眼间便是腊月除夕,家家户户都忙着贴春联,准备过年。

        只是由于方皇后薨逝不久,爆竹是不能放的,这年过得便少了许多味道。

        定海县徐府之中,却是热闹非常。

        虽然不能太过庆祝,但关上门家里还是可以喝喝酒的。

        徐怀远身为一家之主,自然发表了一番新年贺词。

        对他来说,这一年简直如梦似幻一般。

        以前纨绔不堪的傻儿子突然开窍,开始上进求学。

        这已经令徐怀远很欣慰了,毕竟他也没指望儿子能够进士登科封妻荫子。

        能够考得一个生员足矣。

        谁料儿子竟然聪慧过人,颇有读书的天赋,在拜绪山先生为师后儒家经义大有精进。

        连中县、府、院试,成为了宁波府近年来唯一的小三元,端是为徐家挣足了颜面。

        若是放在半年前,徐怀远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除了用祖宗保佑来解释,徐怀远实在想不出其他的说法。

        更难得是儿子还得到了天子的嘉奖,虽然没有任何承诺只是一句赞赏,也足够徐怀远乐呵了。

        这真是祖坟冒青烟了。

        杭州诗会上儿子更是一鸣惊人,获得了宁波第一才子的名头。

        虽然这名头没有任何实质的收益,但听着就是舒服。

        除了读书,在经商上儿子也颇有天赋。

        徐家本来没有经营书坊,是儿子建议开办的,事实证明书坊确实很赚钱。

        虽然总量比不上经营粮食、丝绸,但净赚却是更多。

        徐怀远感动不已,儿子真是懂事了。

        人这一辈子图的不就是个儿女孝顺有出息吗?

        徐家门丁不旺,徐怀远就徐言这么一个儿子,全部的心血自然倾注在徐言身上。

        现在看来确实值了。

        父慈子孝,家庭和睦,徐怀远还有什么奢求?

        若一定要说有,那就是徐言能够早些成婚,给他生个孙子,让他体验一番三世同堂的喜悦。

        如今这件事也提上日程了,儿子已经和洪家千金订婚。不出意外,两三年内就能完婚。

        美,这日子过得真美。

        “爹,您尝尝这泡西湖龙井,味道好极了。”

        徐言不知何时来到了徐怀远面前,手中捧着一盏热茶。

        “我儿真是孝顺。”

        徐怀远满意的接过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只觉得香气四溢。

        “这茶虽然有些陈了,但味道却更浓郁了。”

        徐言笑道:“这是外公收的茶叶,家里亲自炒的,味道自然不错。”

        “我儿明年还是要去杭州的吧?”

        徐怀远放下茶杯,拍了拍徐言的肩膀道:“到时给绪山先生带几斤,他老人家对我儿可是很用心啊。”

        “儿子晓得。”

        徐言顿了顿道:“不过明年就有新茶了。明前茶的味道可比陈茶味道好多了。”

        “那就一样送几斤。”

        “比起品茶,恩师更爱饮酒。几坛子宁波烧酒更对他老人家的胃口。”

        父子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好不快哉。

        便在这时徐陈氏推门进来,将一盘糕点送到了徐怀远和徐言面前。

        “瞧把你爷俩乐的,在聊什么呢?”

        “无非是闲聊罢了。”

        徐怀远捻起一枚绿豆糕,轻轻咬了一口。

        “怎么样,手艺如何?”

        徐陈氏满怀期待的问道。

        “得妻若此,夫复何求。”

        “娘亲,我也尝一块。”

        徐陈氏宠溺的摸了摸徐言的头:“傻孩子,娘就是做给你们吃的。”

        “唔...”

        轻轻咬了一口,绿豆糕入口即化。

        “娘亲做的这绿豆糕,味道真是绝了。”

        “你们爷俩是比谁的嘴甜吗?”

        虽然嘴上这么说,徐陈氏还是很开心的。

        “娘叫人给你们爷俩做了新衣,一会你们去试试。”

        所谓新年伊始,万象更新。

        新年自然要换新衣裳。

        徐家自然不缺钱,扯的都是最好的湖绸,请的都是最好的裁缝。

        这衣裳做出来自然差不了。

        当然穿衣裳的人也很重要,像徐家父子这种卖相好的,穿出来效果会很好。

        “多谢娘亲。”

        徐言笑道:“儿子争取每年都长高些,这样年年都可以穿新衣裳了。”

        “你这孩子。”

        徐陈氏知道儿子是在开玩笑,拍了拍徐言的脑袋。

        “大哥,大哥救命!”

        便在这其乐融融之时,一声惊呼打破了宁静。

        徐言一听这声音如此熟悉,不是杨鹏举又是谁?

        这些日子他一直赖在徐家,好不容易才回去几天怎么又来了?

        今日可是除夕佳节啊。

        果不其然,杨鹏举推门而入,慌张的躲到徐言身后。

        “大哥救命,老头子要是把我追回去,我就‘没命’了。”

        见杨鹏举畏畏缩缩不似开玩笑,徐言疑惑道:“好端端的世伯为何会责怪你?”

        “哎,说来话长。”

        杨鹏举一脸懊丧,咽了一口吐沫道:“我前几日不是回到家中了吗?老头子整日叫我多读读书,实在聒噪的很,我一气之下便离家出走,到芳翠楼住了几天。”

        “这不是青楼吗?”

        徐言闻言色变:“国丧期间你跑去青楼寻欢,难怪世伯会动怒。”

        “瞧大哥说的,我又不傻,只是去避避老头子,又没发生什么。再说也没人看见。”

        杨鹏举满不在乎的说道。

        “这种事情就怕万一。若是有人看到检举了你,不就把家人都连带害了吗?”

        徐言心道小胖子的心是真够大的,国丧期间夜宿青楼,还一连几天,这绝对是大不敬的罪名了。

        “现在说这些太晚了...大哥你先让我避避风头,等老头子气消了我再回去认错赔罪。若是现在被他捉了去,腿都得被打断啊。”

        徐言心道虎毒不食子,小胖子说的也太夸张了。

        再说今天是除夕,杨家老爹便是闲着没事打儿子也不会挑在今天啊。

        “爹,娘你们看?”

        徐言朝徐怀远、徐陈氏望去,寻求他们的意见。

        “咳咳...”

        徐怀远清了清嗓子道:“既然如此,世侄便在府里暂住几日吧。”

        徐怀远十分清楚好友杨万安的脾气,真要是捉了杨鹏举回去,至少也得揍的这个混小子掉一层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