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心有灵犀一点通

第九十九章 心有灵犀一点通

        嘉靖二十六年十一月,京师发生了一件大事,当今天子的第三任皇后方氏去世。

        要说嘉靖皇帝也确实很能折腾,这才继位二十几年就换了三任皇后。

        按理说皇后是母仪天下的人物,地位应该十分尊崇。

        偏偏他的这三任皇后下场都很惨。

        第一任陈皇后当时已经怀了嘉靖皇帝的骨肉,就因为嫉妒嘉靖帝在喝茶时看了一眼顺妃的手,跟嘉靖皇帝顶了一句嘴,便被嘉靖皇帝痛斥一番。

        陈皇后为此惊惧不已,担心就此失宠。结果高度压力之下直接就流产了。

        在此之后不久陈皇后便病逝了。

        嘉靖帝并没有感到太过悲伤,之后又册封了第二任皇后张氏。说来也有意思这张皇后便是之前的顺妃。

        张皇后的下场也很惨,因为替皇伯母皇太后张氏(弘治帝的妻子)之弟说情,从而触怒了嘉靖帝被废。不久便去世。

        最后便是这第三任皇后方氏了。

        说来方皇后还对嘉靖帝有救命之恩。

        嘉靖二十一年发生了著名的壬寅宫变,嘉靖皇帝差点被杨金英等宫女勒死。

        熟料宫女张金莲却中途反水,跑到方皇后宫中求助。

        方皇后及时赶到救下嘉靖帝。

        事后方皇后便将涉事宫女和当晚侍寝的曹端妃一并处死。

        因护驾有功,嘉靖帝一度很宠爱方皇后,但后来他听说曹端妃是冤枉的,方皇后借机将曹端妃一并处死。

        嘉靖帝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勃然大怒,对方皇后也由爱生恨。

        他一心想着替曹端妃报仇,但总是找不到机会。

        直到嘉靖二十六年十一月的深夜,方皇后寝宫突然失火。按照宫中规矩夜晚宫门是锁着的,宫里人逃不出来,宫外的人也进不去。

        但按理说只要及时救火,还是能够保住方皇后本人的性命的。

        可是偏偏没有人去救火。

        这场离奇大火直接将方皇后的寝宫烧毁,宫中太监宫女一概烧死。

        有不少人猜测这是嘉靖皇帝对方皇后的报复,不过这也仅仅是猜测罢了,并没有证据。

        ...

        ...

        却说这日徐言正在看着闲书,杨鹏举便赶来书房,气喘吁吁的说道:“大哥,下雪了,外面下雪了。快来看呐!”

        徐言望向窗外,果然看到飘起不少雪花。

        虽然现在还没有形成积雪,但看这样子继续下个一天落一层雪并非不可能。

        江南不比北方,农历十一月降雪确实有些罕见。

        宁波也是很久没有下过雪了,要不然小胖子也不会这么激动。

        “我们出去看看吧。”

        徐言放下书本起身,与杨鹏举一起走到院子中。

        “瑞雪兆丰年啊!”

        看着飘落的雪花落在草木之上,徐言由衷感慨道。

        对农耕民族来说,真的是看天吃饭的。

        若是因为久旱不雨庄稼旱死闹了饥荒,不知有多少百姓要饿死。

        明代灾荒其实很多,嘉靖年的饥荒也不少,徐家又是做着粮食生意的,对此深有体会。

        “丰年好啊,丰年好吃的多。”

        杨鹏举十分合时宜的补了一句。

        徐言摇了摇头,这真是地主家的傻儿子啊。

        “画堂晨起,来报雪花坠。高卷帘栊看佳瑞,皓色远迷庭砌。

        盛气光引炉烟,素草寒生玉佩。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

        徐言情之所至,吟诗一首。

        方是吟罢,杨鹏举立刻鼓掌叫好。

        “世人都说大哥你是诗仙词圣。我今日算是见识到了。”

        徐言无语。

        “呃,鹏举贤弟,这首是李太白的清平乐啊。”

        “我还以为是大哥作的。”

        杨鹏举挠了挠头道。

        徐言心道好诗词自然要用在刀刃上,就这么浪费了也太可惜了。

        “这文绉绉的,大哥能不能给我解释解释?”

        “看瑞雪飘飞,白雪弥漫庭阶。雪花狂舞如炉烟蒸腾,白色花草寒光闪闪挂一身玉琨。似天上的神仙狂醉,把云彩揉碎...”

        徐言十分写意的解释道。

        “大哥真是有才。”

        杨鹏举夸赞道。

        徐言心道这才是哪儿跟哪儿啊。

        “不是为兄唠叨啊,鹏举贤弟,一些必要的诗词还是有必要了解一下的。”

        徐言忖度了一番措辞道:“像李太白苏东坡这样的大家诗词,总归是要记下的。不然别人若是谈起你却不知实在太尴尬了。”

        谁知杨鹏举嬉皮笑脸的说道:“我怕什么,有大哥在我身边,还轮得到我出头吗?”

        见他一副混不吝的模样,徐言直是哭笑不得。

        不过有这么一个活宝在身边,倒真是蛮有意思的。

        ...

        ...

        西溪洪园之中,洪妙云也在念着同样的词。

        这样一首李太白的词从一妙龄女子口中吟出却是别有一番韵味。

        “小姐在想什么?”

        “没什么。”

        洪妙云摇了摇头道:“胡思乱想罢了。”

        “小姐这是在想徐公子吧。”

        翠雯掩嘴笑道:“徐公子说不定也在想小姐呢。”

        “你这死妮子。”

        洪妙云瞪了翠雯一眼,嗔怪道。

        “要说徐公子年纪轻轻就已经连中小三元,若是能够乡会连捷,就算是有了功业,可以迎娶小姐了。到了那时怕是奴婢就要改口称他姑爷了。”

        翠雯却是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希望如此吧。”

        洪妙云暗暗道。

        这整日想着念着,也太磨人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