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大宗师按临

第八十八章 大宗师按临

        一夜推杯换盏酩酊大醉,翌日醒来徐言却是头疼欲裂。

        这宿醉的滋味着实不好受啊。

        他的酒量本就不大,看来以后还是得悠着点喝。

        徐言起床洗漱,更衣吃了顿便饭,便要出门。

        邻屋的陈茂礼却是赶来道:“以时贤弟,听说大宗师已经进城了。”

        原来陈茂礼昨夜喝醉之后也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不过他听邻房的士子在那里议论,便急忙找到徐言。

        徐言心道雷礼抵达宁波府就是这几天的事情,有什么好惊奇的。

        “按照旧例大宗师抵达一地之后会闭关几日,以出院试题目,这个时候以时贤弟切莫要上街闲逛,惹出事端啊。”

        徐言摇了摇头,笑道:“履卿兄,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你看我像是平白招惹事端的人吗?”

        陈茂礼连忙摆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以时贤弟我是怕...”

        “履卿兄,我不过是上街逛逛,整日待在屋里人都快憋坏了。”

        陈茂礼见劝不住徐言,只得退而求其次道:“既如此,愚兄和以时贤弟一起去。”

        徐言也不拒绝,欣然接受。

        却说徐言带上小书童与陈茂礼一齐上街而去。

        他其实并不是想要闲逛,而是想看看昨日陈茂礼所说那诗文集子在市面上卖的如何。只是不好对陈茂礼说,故而才作如是托词。

        可惜陈茂礼跟了过来,徐言便不好意思再专程去书坊看了。

        三人刚刚走过府学,便见迎面走来十几名读书人。

        站在正中的正是鄞县张以年。

        他看到徐言也是愣了一愣。

        双方相隔十余步,却是都停了下来。

        徐言心道这真是冤家路窄啊,随便上街逛逛都能遇到张以年。

        徐言府试时夺了案首,张以年‘屈居第二’,自然心中十分不甘。

        他犹豫了片刻,还是主动走上前来。

        “徐公子,别来无恙啊。”

        徐言笑了笑道:“徐某自然是无恙,却是不知张公子的肺疾好了没有?”

        张以年知道徐言是在暗指他被气得咳血一事,嘲讽他留下了病根,便冷冷回应道:“不劳徐公子费心。”

        他稍顿了顿,继而接道:“大宗师按临宁波,不日便要主持院试。想必徐公子对此次院试是胸有成竹吧?”

        徐言见他字字带刺,也不相让冷冷道:“至少比某些人有信心。”

        “既如此,徐公子可敢和张某赌上一赌?”

        张以年叫嚣道。

        徐言本来没有心情跟他赌气,但张以年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徐言若是不赌反倒是像怕了张以年。

        “赌什么?”

        “便赌前程二字。”

        张以年咬牙道。

        “若是张某人名次高于你,你便乖乖的滚回定海县去,不得再觊觎举业。”

        “若是我赢了呢?”

        “张某人一生不再赴乡试。”

        徐言心道这赌的倒是有些意思。

        陈茂礼却是拉了拉徐言的衣袖,暗示徐言不要和张以年赌。

        “怎么,定海县的读书人都这么畏手畏脚的吗?”

        张以年冷笑道。

        “好,徐某便和你赌了。”

        徐言之所以跟张以年赌,固然有意气用事的成分。但更多的是他知道张以年不可能考到太好的名次。

        张家固然是鄞州望族,张以年也颇有些才学。

        但那又如何?此子有才无德,名声极坏。

        府试之后张以年甚至发起地域群嘲,对定海县的士子展开攻讦,名声已经臭到家了。

        而大宗师雷礼又是一个视德行重于才学的人。

        就算雷大宗师给张家一个面子,放张以年院试中榜,他的名次也一定不会高。

        而徐言有钱德洪、赵若海抬,名次怎么也不会差。

        当然,张以年却是不知道这点,不然也不会跟徐言下这么狠的赌约。

        这可是你自找的。

        徐言暗暗道。

        “好!”

        张以年闻言大喜。

        “诸位都可以做个见证。”

        他环视一周,朗声道:“免得有人后悔抵赖。”

        说罢他大笑一声,甩袖离开。

        一众狐朋狗友追随而去。

        张以年走后,陈茂礼皱眉道:“以时贤弟,和这种人置什么气?”

        徐言摇了摇头:“若他只是挑衅我,我还真不一定和他一般见识。可他却是连整个定海县士子都带上了。我若不站出来,定海县的士子还不得戳断我的脊梁骨。”

        陈茂礼心道也是这个道理。

        “以时贤弟还是小心为妙。”

        “履卿兄放心,我输不了。”

        ...

        ...

        宁波府学之中,浙江提学官雷礼面色凝重。

        本次院试他十分看重,故而早早抵达府城开始闭关出题。

        相较于县试、府试,院试是小三关的最后一关,选拔功能性自然更强。

        通过院试的考生便能拿到秀才功名,正式在官学进学。

        本着对朝廷负责的态度,雷礼决定拔高此次院试的难度,即只考四书、五经题。

        相较于其余题目,四书题、五经题的难度显然更高,也更能体现考生的综合素质。

        虽然如此一来,主考官的阅卷量会大增,不过雷礼觉得是值得的。

        雷礼决定出两道四书题,一道五经题。

        翻开论语,雷礼正好看到为政篇。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

        看到这句话雷礼点了点头。

        临时不惧,见义而为,舍生取义,杀身成仁,这才是磊落君子所为。

        反观朝堂之上,有无数面对大是大非宜面折廷争而不争,而与朋党合伙围攻犯颜直谏之人,乃真龌龊小人。

        雷礼有感而发,遂写下了第一道题目--见义不为无勇也。

        出了一道论语,自然不能再出论语了。

        雷礼又翻开了孟子。

        看到《梁惠王上》篇,雷礼静下心来。

        自古圣人以区区百里之地尚可以王天下,是因为什么?

        不就是施仁政得民心嘛。省刑罚、轻税敛而得人心。

        思及此雷礼径直写下了第二道四书题题目--省刑罚薄。

        之后他又根据五经本经连出五道题目,供考生选考。

        一气呵成之下雷礼总算松了一口气。

        ...

        ...

        ps:小三关最后一关,徐小郎君能交出一份怎样的答卷?大家拭目以待哈,顺便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