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韩御史的七寸

第八十六章 韩御史的七寸

        毫无疑问,韩道周如今有致命的把柄攥在赵若海手中。

        是选择同归于尽,鱼死网破还是暂且忍下言和是摆在韩道周面前的一道难题。

        忍吧,确实咽不下这口气。

        可若是不忍,怕是刚刚带上的乌纱便得被摘了。

        难,真的难呐!

        赵若海倒是也不急,饶有兴致的等着韩道周给出答复。

        也许是觉得这场面实在太尴尬了,韩道周咳嗽了一声道:“赵知府,可否借一步说话。”

        谁料赵若海却是摇了摇头,完全不给韩道周面子。

        “有什么话韩御史不妨直说,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韩道周气的七窍生烟,却是无可奈何。

        “青春作伴好还乡非本官之愿,既为同乡自该相互扶持。”

        韩道周思忖良久终于认怂服输了。

        赵若海见状直是大喜,不过他面上没有表露出分毫。

        “哦,那这匾韩御史是收还是不收?”

        “还请赵知府拿走吧。”

        韩道周强忍着怒意说道。

        “韩大人赏赐的这块玉佩奴家就收下了啊。”

        那妙龄女子手中抚摸着一块乳白色的和田玉,颇是玩味的说道。

        “你!”

        韩道周见这厮还有后手,直是气恨不已。

        那块玉佩是他从小佩戴之物,上面雕刻有他的名字。

        赵若海取走玉佩明显就是以作要挟,防止他翻脸不认账。

        其实,韩道周还真是这么想的。

        不过现在来了这么一出,他的小算计怕是落空了。

        只要他敢翻脸,赵若海就能拿出‘证据’来。

        似是为了警告韩道周,赵若海笑着接道:“御史大人不用担心,昨夜玉洛姑娘进入察院时虽然有不少人看到,但他们口风都很严,不会说出去的。”

        啧啧,这是人证物证俱全的意思吗?

        韩道周拱了拱手皮笑肉不笑道:“如此,多谢赵知府美意了。”

        “韩御史太客气了。这都是应该的。”

        赵若海十分得意道。

        一番没什么营养的场面话后,赵若海邀请韩道周到府衙视察。

        虽然双方已经‘和解’,但韩道周还是得去巡视的。

        哪怕是做做样子,走个流程他也得去。

        ...

        ...

        却说韩御史象征性的在宁波府待了两日巡视一番后便离开察院,启程前往绍兴。

        知府赵若海悬着的一颗心总算可以放下了。

        此事谋划皆是出自徐言之手,他自然对这位得意门生感激不尽。

        “以时啊,这次若非是你,本府真不知如何过关呐。”

        府衙后院之中,赵若海如是感慨道。吃水不忘挖井人,他是真的很感激徐言。

        徐言倒是极为谦虚。

        “府尊谬赞了,学生也是尽力而为。学生常听百姓言御史初至,则曰“惊天动地”;过几月,则曰“昏天黑地”;去时则曰“寂天莫地”。学生一直不信,今日算是长了见识了。”

        赵若海听罢哈哈大笑。

        “有趣,这说法着实有趣。”

        说到底这韩御史是个刚刚上任的新官,官场经验实在太欠缺。

        不然徐言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拿捏住了他的七寸。

        “不过这韩御史似是睚眦必报之辈,虽然暂时他不会对恩师动手,但这仇怕是已经记下了。”

        徐言十分善意的提醒道。

        “这倒不怕。新仇旧恨叫他算在一起好了。”赵若海捋了捋胡须道:“本府是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徐言愣了一愣:“府尊也听过这首诗了?”

        赵若海悠悠然道:“此诗作罢已有一月,自然是传遍浙江文坛了。以时啊,你能压那沈明臣一头,应该是能在浙江文坛立住脚了。”

        “让府尊见笑了。”

        徐言谦虚道。

        “年轻人谦虚是好事情,不过该争的时候一定要争。以时你处理的很好。”

        赵若海如今是越看徐言越顺眼,也为自己眼光独到收下如此门生而自豪。

        此子年纪轻轻就能有如此才华,更是极为擅长处理官场中的繁冗复杂的关系,以后前途必定不可限量。

        “不日雷提学就要按临宁波主持院试了,以时既然已经来了,便在府城安心备考吧。”

        徐言刚刚帮了赵若海这么大一个忙,赵若海自然想要还个人情。

        他与雷礼、钱德洪同为嘉靖十一年进士,虽然和雷礼的关系不像钱、雷之间那么好,但靠着同年这个名头多少还是能够说的上些话的。

        徐言自然领会到了赵若海的心意,拱手谢道:“多谢府尊。”

        有了钱德洪、赵若海的帮衬,加上雷礼本身对徐言很看好,这次院试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

        ...

        ...

        秋风清,秋月明,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杭州府,西溪洪园。

        洪妙云手中攥着庚帖,紧紧咬着嘴唇。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她从来不敢央求能够自己做主婚事。只希望双亲替他选的丈夫能是个知礼守礼疼她爱她的人。

        只是不曾想,父母替她选的如意郎君竟然会是徐言。

        从孤山诗会的那刻起洪妙云便对徐言生出爱慕之意。

        但很难说那种爱慕是不是男女之情。

        直到妙峰堂前徐言那纵身一跃,紧紧将她抱在怀里。两人翻滚了不知道多少圈,洪妙云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徐言的心跳、呼吸声。

        那一刻洪妙云真的痴了。

        她甚至觉得徐言便是她有生以来一直等的那个人。

        “小姐,喝点茶吧。”

        翠雯将一壶沏好的茶水端了上来,替洪妙云倒了一杯。

        洪妙云点了点头,接过茶杯抿了一口。

        “陈府那边可有回应?”

        “陈员外说了,庚帖已经交到徐公子手中。不过这件事得徐家来定,他也就是传个话。”

        “理应如此。”

        虽然说的轻描淡写,可洪妙云的心里却是紧张极了。

        徐家的人会同意吗?徐公子会愿意吗?

        ...

        ...

        ps:这章写的老坤好爽啊,女主很有感觉有木有?求波推荐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