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第八十四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少年但饮莫相问,此中报仇亦报恩。

        韩道周单手背负身后,望着院中残景,嘴角浮起一抹笑意。

        都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他等了不到十年便等来了机会。

        进士登科的那一瞬,他的身份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举人只是具备做官的候补资格,而进士却是可以在观政之后立即授官!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被授予的第一个官职便是浙江承宣布政司巡按御史!

        原本他还以为需要苦苦等待机会,现在上天却是把机会直接送到了他的面前。

        这是要让他一雪前耻,狠狠报复那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啊!

        是,他承认那个男人曾经对他关爱有加,甚至连束脩都是那个男人代他交的。

        可那都是表象,都是做给姐姐看的!

        姐姐一病死,那厮就露出了本来面目,不但断了他的银钱供应,还对他不闻不问!

        如此判若两人,不是卑鄙无耻的小人是什么?

        此獠当诛之!

        想他韩家书香门第,虽然没落了却得忍受这种屈辱。他那时虽然恨得牙根发痒,却没有什么办法。

        没办法,他是民,那个男人是官。

        民斗不过官,这是亘古不变之理。

        从那时起韩道周便发誓,有朝一日定要让那个男人付出代价。

        如今,他却是等来了机会。

        赵若海!我来报仇了!

        从抵达杭州的那一刻起他便命人搜罗赵若海的罪名。在经过一番细致搜寻之后,果然没有令他失望!

        大大小小的罪名罗列了不少,如果这些罪名成立,足够赵若海罢官的了。

        不过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前往宁波巡视,因为他有心要让赵若海感到恐惧。

        他故意放出消息去,让赵若海提前得知。

        便是如此,你能奈我何?

        明知道大难临头,却无可奈何。

        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一定让人抓狂无奈吧?

        他听说赵若海刚刚从定海县县令升至宁波知府,从七品官摇身一变成了堂堂四品大员。

        可惜他这身绯袍是穿不久了,别看赵若海如今是四品官,他这个巡按御史照弹劾不误!

        巡按代天子巡狩,所按藩服大臣、府州县官诸考察,举劾尤专,大事奏裁,小事立断。按临所至,必先审录罪囚,调刷案卷,有故出入者理辩之。诸祭祀坛场,省其墙宇祭器。存恤孤老,巡视仓库,查算钱粮,勉励学校,表扬善类,翦除豪蠹,以正风俗,振纲纪。

        所以没有他查不了的事情!

        赵若海,落在了我的手里,纵然你有千般万般的手段也无济于事。

        ......

        ......

        “快,这花瓶摆在这里。再往这边挪一挪。”

        “这副画挂在上面一些,别被屏风遮住。”

        “瞧你这笨手笨脚的,连个笔洗都拿不稳,快把碎瓷片清理干净了。若是扎了御史大人的脚,老子抽了你们的筋!”

        茹园内,赵俸阳指挥着下人们将宅子进行一轮大清扫。因为宅子久未住人,故而清扫起来难度颇大。赵俸阳调集了几十人,其中有不少都是衙门的差役。

        这当然是以公谋私之举,不过却是没人敢说什么。

        毕竟在这宁波府,便是赵知府说了算。

        而衙门差役更是得依附知府大人才能过活,即便心中有怨气也得咽下去。

        这园子本是当地豪商送给新任知府的见面礼,但知府大人一直住在衙门里,并没有时间打理此园。

        如今听说新任浙江巡按御史韩大人要来宁波府巡视,这园子便立刻有了用处。

        知府赵若海下令,将茹园收拾出来用来充当韩御史的察院。

        大明有定制,御史巡视在外,必须住单独的察院,用来表示巡查的公正性。

        韩御史此来宁波自然也是如此。

        赵俸阳作为跟在赵若海身边多年的老人,极为清楚这位韩御史的身份。

        他明白自家老爷的这位前小舅子就是专程来砸场子找茬的。身上带着火气,看什么自然都不会顺眼。

        这种情况下接待工作更是不能出现一丝一毫的纰漏,绝不能让韩御史挑出错来。

        好在这茹园极为精美,虽然整体不大,但亭台楼阁、假山池塘应有尽有。

        如此好的底子,只要将屋内布置妥当,便是可以直接住人了。

        天知道这韩御史什么时候会来宁波,故而这收拾宅子便是赶早不赶晚。早些把宅子收拾出来,悬着的一颗心也好放下。

        赵俸阳用袖子擦了一把汗,走出屋去透了透气。

        “呀,是徐公子来了。小的见过徐公子。”

        赵俸阳眼神极尖,远远的便看到徐言走来,满脸堆笑着打照面道。

        自家老爷说了,园子如何布置都听徐公子的,他嘛其实就是个跑腿张罗的,最终拿主意还是看徐公子。

        赵俸阳三步并作两步迎了出去,将姿态放得极低。

        这徐公子可是自家老爷身前的红人,是老爷的得意门生。

        他自然想要极力讨好。

        “有劳了。”

        徐言走到近前,轻点了点头。

        “瞧徐公子这说的是哪里话,您也是为了我家老爷不是?小人别的地方帮不上忙,若是在这方面还不卖些力气,还算是个人吗?”

        别看赵俸阳一脸谄媚,其实应该说的是真心话。

        作为赵家家仆,他与赵若海应该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若是赵若海被弹劾丢了乌纱,赵俸阳肯定也会跟着倒霉。

        所以赵俸阳肯定是希望赵若海能够度过此劫的。

        二人走了几步来到正房前,赵俸阳将腰弯的极低,闪开身子单臂延展。

        “徐公子请!”

        徐言倒是也不客气,一甩袍袖便走进屋中。

        他四下环视了一番,屋子里该有的东西都布置的差不多了。

        “你做的很好,不过我要的东西这屋里怎么没有?”

        赵俸阳苦着脸解释道:“徐公子,您吩咐的急,便是传命下去也得现做不是?不过您放心,不出两日定然能够做好。”

        徐言微微颔首:“这便好。”

        两天时间应该是够了,韩道周有心晾着赵若海,应该不会这么急着赶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