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燃眉之急

第八十三章 燃眉之急

        对于鄞县徐言当然不陌生。

        他就是在这里拿下的府试案首。

        如今宁波知府虽然从马善远换成了赵若海,对徐言而言反而是更有利了。

        毕竟赵若海好歹算是徐言的老师,他与徐言之间的关系比马善远跟徐言之间的关系更紧密。

        不过徐言的心情却是并不轻松,若是赵若海信上说的内容都是真的,那么麻烦就有些大了。

        不论从哪个角度看,徐言都不希望赵若海出事。

        故而他一抵达府城便直奔宁波府衙。

        有衙门公人引领,徐言顺利的进入衙门。至于双喜则在外面等候。

        徐言跟着衙役一路穿庭过院,径直来到前堂后院的分界线--垂花门。

        徐言谢过衙役后径自走入。

        园子还是那个园子,只是因为冬日的缘故树木花草凋零了不少,显得有些萧瑟。

        衙役刚刚问过,赵知府此刻便在书房之中。

        故而徐言也不犹豫,径直朝书房走去。

        门是虚掩着的,徐言轻敲了几下便推开进入。

        他绕过屏风走到里间,却见赵知府背负双手来回踱着步子。

        “学生拜见府尊。”

        徐言冲赵知府满施一礼。

        “以时可来了!”

        赵若海听到徐言的声音,不由得大喜,转过身来便招手道:“快,快到本府这里来。”

        徐言便凑近了几步。

        “府尊,您在信中写的可都是真的?”

        赵若海叹息一声道:“怎会有假。这次本府是遭了大难了。”

        徐言安慰道:“府尊莫慌,且先想想法子。”

        赵若海连连摇头:“还能有什么法子。为今之计,只有靠总督大人压下去。本府找你来就是希望以时你能够给总督大人写一封信,请他出手相救。”

        徐言是朱总督亲口认下的忘年小友,这一点赵若海是亲耳听到的。加上进献祥瑞一事赵若海全程参与,知道朱纨能升任总督,全是徐言的功劳。只要徐言出手,朱纨没有理由不出手相助。

        徐言凝神沉思了片刻,觉得这事请朱纨出面有些草率,便建言道:“府尊不妨说说看,那韩御史怎么会突然发难弹劾您?”

        赵若海如今已经是焦头烂额,如坐针毡,若是旁人这么问他肯定直接急了。

        但现在他有求于徐言,只得耐着性子解释道。

        “这韩道周是苏州府吴县人,跟本府乃是同乡。当然他年纪比本府小了不少...本府的亡妻赵韩氏便是他的二姐,于三年前不幸亡故了。自那之后本府一直没有续弦。”

        赵若海咽了一口吐沫道:“那韩道周之前读书开销很大,都是本府出的银子。按理说本府不欠他什么。他姐姐亡故后,本府便没有继续资助他。他该是那时候便怀恨在心。”

        稍顿了顿,赵若海接道:“本来这也没什么。本府好歹也是朝廷命官,怎会怕他一个书生。可不知这厮运气怎么这么好,竟然在去年中了举人,今年大比又进士登科。他留在京师观政三个月后,授的第一个官便是浙江巡按御史...”

        听到这里徐言就全明白了。

        赵若海这是典型的走霉运啊。

        韩道周中进士便中进士,两者大概率碰不到面,这样井水不犯河水,赵若海便不会受到什么威胁。

        可偏偏吏部给韩道周授予了一个浙江巡按御史的官职。

        这个官职呢是七品,和县令是平级的。可是权力却是比县令大太多了。

        御史种类有很多种,有在京任职的,也有到地方任职的。

        到地方任职的一般有几种,副都御使、佥都御史、巡按御史。

        前两种一般都是给总督、巡抚加衔后出任。御史只是个名头,本质还是巡抚、总督的工作内容。

        巡按御史却是需要到各地稽查巡视的,专业性很强。或者说,他只需要干找茬这一件事。

        这韩道周阴差阳错的做了浙江巡按御史,而宁波恰恰在他的巡视范围之内。

        韩道周手中有了权力怎会不趁机报复一波赵若海?

        老实讲徐言觉得赵知府做的没什么问题。

        你姐姐都死了,赵若海没有理由继续出资供你读书。

        或者说若是赵若海出资那是情分,不出资那是本分。

        偏偏韩道周不这么想,恐怕在他看来赵若海便是个人渣。

        “所以韩御史准备弹劾府尊?”

        “正是。”

        “罪名是什么?”

        “县库亏空。”

        赵若海苦着脸说道。

        “嘶。”

        徐言闻言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个韩道周虽然做御史才没几天,但是安罪名倒是很狠辣啊。

        这是要把赵若海往死里搞啊。

        怪不得赵若海如临大敌一般。

        “府尊是如何得到的消息?”

        “本府在杭州官场也有些人脉,是一位挚友给本府报的信。这韩道周如今正在罗织本府的罪名,县库亏空恐怕只是其中一条。不过那亏空是前任留下的,本府当时到任定海县不过半年,便是想折腾也来不及啊。”

        徐言点了点头。

        大明官场其实已经形成了一套潜规则,只要你做官就得遵守。

        这种情况下没有几个官屁股是干净的。

        即便赵若海跟定海县库亏空没有关系,韩道周也肯定能够找出新的罪名。

        “如果学生没猜错的话,这韩御史恐怕会专门来一趟宁波吧?”

        赵若海点了点头。

        “本府怕的就是这个。以时你也知道,马知府不是一个节俭的人。光修这园子怕就得花上千两。万一这韩道周把罪名全安在本府头上,那本府可是冤死了。”

        赵若海这么说肯定有推卸责任的成分,但其实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只要御史想弹劾你那总能找到理由。

        毕竟风宪官可以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风闻行事。

        也就是说即便事后证明他弹劾罪名是子虚乌有的,御史本人也不用负任何责任。

        这种情况下韩道周肯定要把赵若海往死里搞。

        “这件事不宜惊动总督大人,至少现在不行。府尊大人若是不嫌弃,学生有一策可解府尊之急。”

        “哦?以时有办法?”

        赵若海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眼冒精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