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父慈子孝

第八十一章 父慈子孝

        一根,两根,三根...

        看着一根根银针插下去,徐言和徐陈氏的心直是提到了嗓子眼。

        针灸这种疗法说玄乎其实也蛮玄乎的,完全看施诊者的手法和经验。

        当然高志斋肯定是个中翘楚,不然徐言也不会放心的让他施诊。

        扎了十几针下去,只见徐怀远的左手手指动了动,紧接着眼睛竟然睁开了。

        “爹!”

        徐言却是激动不已,本能的喊了出来。

        “我儿快过来,让爹看看...”

        徐怀远身子还很虚弱,声音有气无力断断续续。

        徐言连忙来到床边,攥着老爹的手道:“儿子不孝,没能陪在父亲身边。”

        徐怀远摇了摇头,露出一丝笑容。

        “是爹自己大意了,本以为吃几方药就能好,可谁知这病如此凶猛。”

        徐言叹了一声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爹还得好生将养才是。”

        徐怀远点了点头道:“爹听你的。”

        他显然也注意到了一旁的高志斋,疑惑道:“这位是?”

        徐言连忙解释道:“爹,这位是宁波府有名的高神医,就是他治好的您。”

        高志斋闻言却是摇了摇头:“神医二字高某可不敢当。再说令尊的病还没有治好,需要慢慢调理。”

        徐言却是冲高志斋施了一礼道:“高神医实在太过谦了。若是没有您,我们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徐怀远也冲高志斋点头致意。

        “多谢高神医了。”

        高志斋和声道:“高某且去开个方子,便不叨扰几位叙话了。”

        说罢便收了药箱,拔步离开。

        “咳咳,那我去陪高神医说说话。”

        沈明臣见状也十分识趣的溜了出去。

        如此屋内便只有徐家一家三口了。

        “爹,您怎么不早点写信告诉儿子?”

        徐言有些委屈道。

        “为父觉得不是什么大病,怕我儿担心呐。”

        徐怀远叹了一声道:“你在孤山书院随绪山先生学习,全力备考院试,为父怕耽误你。”

        徐言眼眶一红:“与父亲的身体相比,孩儿那点学业算的了什么。”

        “可不敢这样讲。老徐家好不容易出了你这么个读书坯子,是祖坟冒了青烟了。若是因为为父耽误了你考取功名,祖宗们都不会原谅的。”

        “你们父子俩一见面就说这些,便不能讲些开心的。”

        徐陈氏冲徐言使了一个眼色,徐言心领神会。

        “爹,孩儿在孤山书院见到了大宗师。他还夸奖了孩儿呢。”

        相比于赚钱,老爹肯定更希望听到徐言学业方面的好消息。故而徐言直接点出。

        果不其然,徐怀远听到这个消息后喜形于色。

        “我儿真是文曲星下凡,连大宗师都看好你。”

        徐言面上一红道:“爹,咱低调一点啊。大宗师也就是夸赞了我几句。”

        “有几句便够了啊。这充分说明我儿才学非常人所能比。”

        徐怀远赞叹道:“看来这次院试我儿稳了,老祖宗显灵了啊。”

        徐言直是哭笑不得,替老爹掖了掖被子和声道:“爹你只管好好休息养身子,儿子一定不让您老失望。”

        “对了,你外公有没有跟你说订婚的事?”

        徐陈氏不知怎的突然挑起这个话题。

        徐言心道遭了,看来这下是瞒不过去了。

        “呃...娘,外公倒是找我聊了,不过孩儿跟他老人家说能不能让我考虑考虑。”

        说罢掏出庚帖交到老娘手上。

        这种事情是不可能一直瞒下去的,倒不如从一开始就坦白的好。

        徐陈氏接过庚帖看了看,果然是洪家千金,和爹说的一样。

        “这么好的姑娘,我儿在犹豫什么?”

        徐言心道你又没有见过这洪妙云怎么知道一定是好?仅仅以家世背景判断吗?

        得亏徐言机缘巧合之下见了洪妙云一次,不然心里一点底没有,还不是爷娘说啥就是啥。

        “孩儿毕竟还小...”

        徐言刚一出口,徐怀远就摇了摇头:“我儿不小了,现在订婚,成婚也是几年后的事情。这件事啊你外公张罗的对。”

        老爹不知何时也加入到战斗之中,徐言瞬间处于劣势。

        乖乖这真是全家齐上阵啊,三对一这还怎么玩?

        “爹,且让我考虑考虑。”

        也就是徐言是徐家独子,爹娘都很溺爱。

        要是换做别的家庭,一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便把话头堵死了,哪里还容得下什么考虑。

        “好吧,我儿长大了,也该为自己终身大事考虑考虑了。不过为父还是觉得,你和洪家小姐之间是一段不可多得的好姻缘。”

        徐怀远笑着说道。

        徐言实在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聊下去了,便话锋一转道:“对了爹,方才那位沈公子是我在杭州结识的好友,说来也巧,他也是宁波人。要不是他请来高神医,儿子可得急死了。这次真得好好感谢他一番。”

        徐怀远点了点头:“我儿说的对,做人要知恩图报嘛。这个沈公子也是读书人吗?”

        看的出来老爹对他结交好友的身份很看重,徐言笑着解释道:“这沈公子不仅是读书人,还是宁波第一才子呢。当然这是孤山诗会之前的事情。诗会之后孩儿便把他的名头抢了去。现在沈公子怕是只能屈居第二了呢。”

        徐怀远惊讶道:“我儿现在名头已经如此响亮?”

        徐言得意道:“说出来您可能不信,孩儿现在也是顶着一个才子名头了。”

        “你外公那边都还好吧?”

        徐陈氏回到定海县已经大半个月,仍然挂念着陈老爷子。

        “外公已经搬回家住了。听说织造衙门那里已经步入正轨了。”

        徐言和声道。

        徐陈氏笑着点头。

        “这便好。”

        替皇家做事就是这点不好,时时刻刻得把心提到嗓子眼,稍有不慎就会落得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如此看来,儿子执意不让徐家介入此中也是有道理的。

        “对了爹,杭州书坊那边的生意越来越兴隆了,儿子自作主张让徐渭留在杭州打理了。”

        徐言却是报喜不报忧,把周家那档子糟心事隐了去。

        “我儿长大了,这种小事自己决定就好。”

        徐怀远满是慈爱的说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