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真香

第七十九章 真香

        却说徐言带着小书童赶往陈府。

        虽然娘亲已经先一步回到宁波,但徐言总还是要跟外公、舅舅道个别的。

        经过陈老爷子一段时间的努力,织造衙门的日常织造生产逐步进入正轨。

        老爷子也终于可以不用盯在衙门里,没日没夜的督工,而是可以回家住了。

        得知外孙来了,陈老爷子很激动,把徐言单独叫到书房去,连亲儿子陈宗之都屏退了。

        见外公如此神秘,徐言直是觉得古怪。

        徐言耐着性子作洗耳恭听状,听外公东拉西扯话了许久家常,这才来到重点。

        “乖孙儿,上次外公跟你说的婚事,你父母已经同意了。”

        陈老爷子一张口就让徐言惊的目瞪口呆。

        婚事?当真了?

        而且什么叫老爹老娘已经同意了?他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的。

        妈呀,这也太可怕了吧?

        徐言倒不是有什么隐疾,只是单纯的不想结婚。

        毕竟结婚了就意味着成家,许多事情就要站在成人的角度思考。

        徐言现在是少年,不少事情都可以靠插科打诨撒娇卖萌糊弄过去。但若是成人了,这些手段便都不好使了。

        再者,十五岁这个年龄有点太小了吧?

        徐言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外公,孙儿觉得还是先立业再成家的好。孙儿现在毕竟还没有功名,还是先缓一缓吧。”

        陈老爷子似乎早有准备,眯着眼睛道:“乖孙儿,外公又没叫你即刻成婚。若是两家都同意,可以先订婚嘛。三年后你也十八了,成婚总没有问题了吧?”

        什么叫总没有问题了吧?

        徐言怎么感觉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外公,非是孙儿不愿...”

        徐言还想再抗争,谁知外公直接拿出一张信封。

        “里面是女方的庚帖,你总得先看过再说吧。”

        “嗯?庚帖?”

        连庚帖都要到了,我的娘咧!

        徐言作出一副悲愤的表情,十分屈辱不甘的启开了信封。

        他在心中不断告诉自己,不能屈服,不能屈服,一定不能屈服!

        我徐言便是饿死、渴死、穷死也不接受包办婚姻!

        抗争,一定要抗争到底!

        徐言深吸了一口气,将庚帖抽了出来。

        打开一看,面上露出了惊奇的神色。

        咦?洪妙云?怎么是她?

        徐言连忙问道:“这庚帖是洪家小姐的?”

        “当然。”

        “西溪洪家?”

        “除了西溪洪家,还有哪个洪家千金配的上我的乖孙儿?”

        “洪妙云...”

        “怎么,乖孙儿,你认识她?”

        “这...倒是没有。此事说来话长,孙儿与她有一面之缘。”

        陈老爷子得意的说道。

        “洪家虽然是官宦世家,但我们也没高攀他们。毕竟洪家已经很久没出过进士了,靠着祖荫享有杭州望族之名。他们偌大一个家族每年开支巨大,自然是希望跟我们联姻的。这叫互惠互利。就凭乖孙儿你的学识,考取功名是信手拈来的。届时怕是洪家高攀我们了。”

        不得不说,外公说的有些道理。

        对于这种走向没落的大家族而言,如何让家族更好的发展下去,是他们首要考虑的事情。

        徐言现在享有宁波第一才子之名,可谓是当红炸子鸡,这样的潜力股谁不看好?

        洪家也是想先下手为强罢了。何况跟徐家联姻,在经济上的收益也很大,可谓两全其美。

        再说徐家,跟这种官宦世家联姻可以很好的提升家族地位,怪不得老爹这么快就同意了。

        至于老娘嘛自然是夫唱妇随了。

        总的来说徐家是潜力股,就目前双方家庭背景而言,洪家显然要更强势一些。洪家抛出橄榄枝,老爹便把儿子卖了,这真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若是换做别人,徐言肯定毫不犹豫的抗争到底。

        但这洪妙云嘛...徐言确实有些心动。

        首先这洪家千金很漂亮。

        不是后世那种蛇精整容脸的“漂亮”,而是那种干干净净的漂亮。

        鹅蛋脸,丹凤眼,柳叶眉,樱桃小嘴,如蝉翼般的薄唇...

        这简直就是传统的东方美人形象啊!

        方才在坊门口,徐言为了救她扑了上去,两人抱在一起翻滚了几圈,徐言可谓近距离的观察了这洪妙云。

        她的皮肤很白,很细致,甚至带着一股淡淡的体香。

        这种女子偏偏就是徐言最喜欢的类型,他根本就抵挡不住啊!

        当然洪家小姐性格也很好,谈吐温文尔雅,给人感觉很有教养。

        也许这就是大家闺秀吧。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漂亮...

        徐言觉得这事情又可以聊了。

        当然仅仅是可以聊。

        徐言可不会为了那一抱就跟只与自己有一面之缘的女子订婚。

        虽然这在大明朝已经算不错的了。

        毕竟许多人成婚之前甚至连面都没见过...

        “这个,外公,您看这样行不行...”

        徐言咽了一口吐沫,讨价还价道。

        “这洪家千金确实不错。能不能先谈着,不订婚。”

        陈老爷子闻言胡子立刻吹了起来。

        “这成何体统!便是你不要颜面,人家洪家也不要面子吗?”

        徐言无可奈何双手一摊道:“可是订婚这种事情一旦做了就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孙儿和她之间暂时还没有感情,若是...”

        “没有感情可以培养。你爹和你娘成婚之前连面都没见过,有什么感情?现在不也是相敬如宾吗?”

        陈老爷子丝毫不给徐言面子,直接拿老爹老娘举起例子。

        面对这种不讲理的攻势,徐言败下阵来。

        “庚帖孙儿先收下了,外公宽限几日让孙儿考虑考虑可好?”

        见外孙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陈老爷子终究是心软了下来。

        “好吧,那你可得快些考虑清楚。考虑清楚了就写信过来,外公也好跟洪家交涉。”

        不知为何外公对此事的热情特别的高,难道是想急着体验四世同堂的快乐人生?

        嘶,竟然恐怖如斯。

        “好,孙儿保证下次来杭州之前一定想清楚此事。”

        徐言只得给自己留个活口。

        嗯,什么时候来杭州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