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那一抱的温柔

第七十八章 那一抱的温柔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徐言发现文章真不是一日练成的。尤其是钱老先生这种个人风格极为明显的文章。

        许多细节若是钱老先生不说徐言还真的注意不到。

        当然,练还是要继续练下去的。毕竟有钱老先生本人开小灶指导,提升是肉眼可见的。这要是不练简直说不过去。即便最终不能学得满分,模仿个七八分应该还是可以的。这便够用了。

        日复一日,夜复一夜。

        时间飞逝。

        高强度的冲刺下徐言只觉得时间过得极快。

        转眼间便是一个月。

        徐言的文章功力又有精进,尤其是个人风格上更加贴近钱绪山。相信院试的时候只要正常发挥一定可以获得雷大宗师的青睐。

        依依不舍的与恩师作别,徐言只身离开孤山书院。

        在离开杭州城之前他还要再去一趟妙峰堂书坊,一来是与徐渭作别,二来是带上小书童。

        毕竟大部分的时间小书童都待在书坊之中,用双喜自己的话说一个人住在三台山别业太害怕了。

        如今的妙峰堂彻底取代了周家在杭州书市的地位,每日来买书的主顾络绎不绝。

        许多都是老主顾,奔着西游释厄传来的。

        徐言看到此等景象心想是不是等院试结束之后再写一本别的火书,巩固一下妙峰堂江湖霸主的地位。

        却说他往涌金门的方向走,刚一进坊门,便见一人打马扬鞭飞驰而来。

        而在他身前,一个富家千金小姐正缓缓挪着步子边走边捧着新买的书籍看着。

        她看的入迷,全然没有意识到危险。徐言来不及解释,大喊一声:“小心!”便本能的扑了上去。

        他这纵身一跃,自然将富家千金扑倒。

        二人抱在一起翻滚了几圈才停了下来。

        徐言这才发现有些不妥,连忙跳了起来赔礼道:“方才看到小姐身后有快马驰来,来不及提醒。如有冒昧,还请恕罪。”

        那富家千金惊魂甫定,整理了一番仪容,稍稍镇静下来后才顾得上抬头去瞧。

        待他看到徐言的面容时却是一惊。

        “徐公子?”

        “怎么,小姐听说过我的名字?”

        徐言感到有些疑惑,他与这女子素未谋面啊。

        这富家千金自然便是洪妙云了。

        她今日和翠雯一起来买书。翠雯说要去邻铺买些胭脂水粉,洪妙云便先去买书再慢慢走着,边看书边等翠雯。

        不曾想竟然遇到方才凶险一幕。

        如若不是徐言及时出手相救,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

        “这个...”

        洪妙云咬了咬嘴唇,思考该如何回答。

        事实上她见过徐言,徐言却没有见过她。

        毕竟那日孤山诗会上来的人那么多,她又是女扮男装,徐言怎么可能注意到她?

        思忖了片刻后洪妙云柔声道:“说来话长,奴家有幸远远见过徐公子一面。”

        徐言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对了,不知小姐如何称呼?”

        洪妙云不禁面上一红。

        徐言见状连忙道:“是徐某唐突了。”

        他见地上掉了一支簪子,便弯腰捡了起来。

        “小姐,这是你的簪子吧。”

        徐言刚打算物归原主,便见一个小丫鬟跑了过来,口中还呼喊着什么。

        待她跑到近前,见徐言手中攥着自家小姐的簪子,不由得怒道:“你这登徒子,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想要轻薄我家小姐!”

        洪妙云见状连忙呵斥道:“翠雯,休要胡说。方才是徐公子救了我!”

        翠雯愣了一愣:“这样子啊。”

        她仔细端详了徐言一番,惊讶道:“噢,你就是那个徐言吧。那日诗会...”

        她话还没说完呢,就被洪妙云拉了一把。

        小丫鬟自然不敢再说了。

        洪妙云接过发簪,福身一礼道:“多谢徐公子。”

        “奴家洪妙云,多谢徐公子出手相救。”

        思忖了片刻,洪妙云还是觉得应该把真实姓名相告,不然就太失礼了。

        “原来是洪小姐。”

        徐言点了点头。

        他心道这就是那日西湖上泛舟遇到的那个洪家小姐?

        当时这位小姐给他可是没有留下什么好印象。现在看来应该是其中有什么误会了。

        如此知礼懂礼的千金小姐,怎么可能做出泼洗脚水这种粗俗的事情。多半是下人自作主张,也该是无心之过。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方才那种局面,便是换了旁人也一定会出手的。”

        洪妙云本来就很欣赏徐言的诗才,今日更是被徐言所折服。

        少年公子,温润如玉。

        不仅有才还有德,这样的翩翩佳公子可遇而不可求。

        “奴家还有些事情,便先告辞了。”

        事发突然,洪妙云实在不知该怎么与徐言接话,便想先避上一避。

        “既如此,洪小姐请便。”

        望着洪妙云走出坊门,徐言慨然叹了一声。

        不知为何这洪妙云给他一种十分淡然舒适的感觉。

        轻摇了摇头,徐言拔步朝书坊走去。

        进了大门见徐渭在清算账目,徐言笑道:“文长兄别来无恙啊。”

        他闭关苦读多日,与徐渭许久未见,自然甚是想念。

        徐渭见徐言来了,连忙放下手中账本快步迎了出来。

        “怎么,公子这是出关了?”

        面对徐渭的调笑,徐言淡然一笑:“对啊,再闭关下去人可得憋疯了。再说院试邻近,也该回宁波了。”

        “公子这便要回宁波了?那徐某...”

        徐言清了清嗓子道:“文长兄便留在杭州好了。定海县那边生意有人打理。”

        徐渭点了点头。

        “如今生意这么好,徐某想着不如多开几家铺子。”

        “这个文长兄自己决定就好。”

        徐言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徐渭的能力和忠心都不需要怀疑,他把杭州书坊生意全权交给徐渭,自然不会做过多干涉。

        “公子如此信任,徐某实在不知该如何回报。”

        徐渭感慨道:“唯有竭尽所能,将妙峰堂的名号彻底打响。”

        “对了双喜在店里吗?”

        “便在后院休息呢。”

        徐言微微颔首:“我去看看。”

        说罢拔步便往后院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