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这就是传承吧

第七十六章 这就是传承吧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却说徐言返回孤山书院后心情大好。

        虽然功名还没有到手,但也八九不离十了。

        这当然得益于他有一个好老师。

        钱老先生和浙江提学官雷礼是同年进士,连带着徐言这个学生也沾了光。

        从上次孤山书院的“偶遇”来看,效果还不错。一向不苟言笑的雷大宗师竟然破天荒的夸奖了他。当然徐言本身表现的也很出色。

        只要院试不出现什么大的问题,应该就是走个过场。

        虽然如此,钱老先生对于徐言的要求还是很严格的。

        每天必须的练习量自不必说,晚上还要加练。

        按照恩师的说法,这是根据雷大宗师的个人偏好做出的临时性调整。

        对此徐言自然是佩服不已的。

        却说这日晚上徐言正自吃着云吞面,钱老先生便悠哉悠哉的说道:“乖徒儿啊,你可知道雷礼还是阳明先生的仰慕者?”

        嗯?

        这个信息徐言还是知道的。

        雷礼在嘉靖三十年任南京太仆寺少卿期间曾经写过《南京太仆寺志》,用五千字记载了王阳明的事迹,占整个列传部分的一半。

        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雷礼对于王阳明很推崇。

        “当年阳明先生在滁州期间,督马政之余在琅琊山下开办书院讲学,培养了无数弟子门生。”

        徐言点了点头。

        《王守仁年谱》中有记载:“滁山水佳胜,先生督马政,地僻官闲,日与门人遨游琅琊、讓泉间。月夕则环龙潭而坐者数百人,歌声震山谷,诸生随地请正,踊跃歌舞,旧学之士皆日来臻,于是从游之学自滁始。”

        稍有历史常识的都知道南京太仆寺不在南京城中,而在与南京一江之隔的滁州。

        太仆寺掌马政,滁州作为明太祖朱元璋“开天首郡”,地位自然非同一般。

        洪武六年朱元璋下诏,在南京设立太仆寺。永乐十九年改称南京太仆寺。

        可以说经历了龙场悟道王阳明对于心学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这一时期是心学极速发展的时期。

        “自嘉靖十五年滁州阳明书院建立以来,为师也曾经到书院聚集讲会。那场讲学,雷礼也是去了的。”

        钱德洪慢条斯理的说道。

        “啊?恩师也去过滁州阳明书院讲学?”

        钱德洪狠狠瞪了徐言一眼:“这什么意思,为师是阳明先生亲传弟子,就不能讲学了吗?”

        徐言连忙摆手:“学生不是这个意思。学生的意思是,恩师和雷大宗师还有这段交情。”

        “那是当然,若只是科场同年,雷礼来杭州赴任后会专程来看为师?”

        钱老先生捋着胡须十分得意的说道。

        徐言心道这便都串上了。

        钱老先生比雷礼年长,二人虽然是同年进士,但雷礼应该是把钱老先生看做老大哥的。

        这种情况下钱老先生在滁州阳明书院讲学雷礼当然会去捧场。

        也许便是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下雷礼对于阳明心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也许是造化弄人,雷礼之后也做到了太仆寺少卿,和王阳明一模一样的官职。

        也许这就是传承吧。

        总而言之,雷礼和钱老先生私交甚笃,以至于钱老先生能够猜出雷礼偏好哪种文风,可以让徐言做到针对性的准备。

        其实这就是变相的压题啊。

        虽然不可能精确到具体题目,但只要风格写对了肯定能得到雷大宗师的赏识。

        毕竟人都是自恋的,都会本能的认为自己的文章最好。

        那么看到类似的文章肯定会先入为主的打了高分。

        “这是雷礼之前写的文章集子,市面上根本买不到。你每日研读几篇吧。”

        钱老先生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本册子递给了徐言。

        徐言直是大喜,顾不得吃喝,伸手便将册子收下。

        “还是恩师疼我。”

        徐言心道有了这本雷礼文章选集,只要模仿其风格写上几篇,就能够把握文风了。

        “哼,算你小子有点良心。”

        钱德洪撇了撇嘴道:“下次再来杭州,多给为师带几坛宁波烧酒就好。”

        徐言连忙应道:“恩师放心,别说是几坛,便是十几坛学生也当孝敬您。”

        “这还差不多。为师且先去休息了。你好好看看这文集吧。”

        说罢钱德洪起身离去。

        徐言目送着恩师离开,迫不及待的翻开册子。

        第一页便是一道以四书题作的时文。

        徐言毫不犹豫的读了下去...

        ...

        ...

        湖上风来波浩渺,

        秋已暮、红稀香少。

        水光山色与人亲,

        说不劲无穷好。

        莲子已成荷叶老,

        青露洗、苹花汀草。

        眠沙鸥鹭不回头,

        似也恨、人归早。

        西溪洪园。

        时已深秋,草木皆是枯黄。

        洪妙云坐在亭子里望着池塘中的锦鲤发呆。

        “小姐小姐...听说,西游释厄传又出新的章回了。”

        翠雯边说边兴奋的朝洪妙云跑来。

        洪妙云却是打不起什么精神来。

        “哎,还是周家出的吗?那简直是狗尾续貂,不如不看。简直污了眼睛。”

        翠雯喜声道:“当然不是周家的,是徐家书坊妙峰堂的正稿!”

        “妙峰堂?”

        洪妙云愣了一愣:“妙峰堂不是不开了吗?你这妮子不是拿我寻开心吧?”

        “小姐这就不知道了吧。妙峰堂已经重新开张了。听说那场离奇的大火是周家放的。知府大人已经把周家家主周有德逮拿下狱了,听说论死了呢。”

        翠雯讲的津津有味,洪妙云追问道:“你的意思是周家故意纵火?”

        “可不是嘛,这周家人也太心黑了。”

        翠雯笑道:“不过好在是水落石出了。这就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你这小妮子,倒是一套一套的。”

        洪妙云眼神中透出一抹期待。

        “还不快去买来新的章回。”

        “哈哈,这还用您说吗。小姐看看,这是什么?”

        翠雯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掏出一本薄册子,洪妙云定睛瞧去不是西游释厄传又是什么?

        “快拿来给我!”

        她已经顾不得矜持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