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报官

第七十三章 报官

        却说徐言再度乘船返回三台山别业后惊讶的得知周大富已经同意在堂上指认周有德了。

        不知是徐渭、沈明臣二人手段太硬还是周大富心理素质太差,这么快就招架不住了。

        不过周大富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徐言要保证他妻儿的安全。这一条是底线。

        徐言当然同意。

        在他看来周有德即便狗急跳墙也来不及那么快动手。徐言有信心一举将周有德搬倒,不给他反应的时间。

        接下来便是重头戏--报官了。

        按照徐言之前的计划,钱塘县衙和仁和县衙是肯定不能去的。

        要去便去杭州府衙。

        至于总督衙门嘛他却是没有考虑。

        虽然他和朱纨交情不错,但人家现在毕竟是堂堂闽浙总督,徐言为了这点鸡毛蒜皮的事情找上门去,也太把人情不当人情了。

        就凭现在的舆论形势,只要周大富反水,那么周有德必败无疑。

        徐言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畅爽不已。

        布局撒网了这么久,终于到了收网的时候了。

        ……

        ……

        杭州府衙。

        知府郑有和神情凝重,看着案头一张状书,只觉得烦闷不已。

        徐家状告周家窃取书稿,并纵火焚烧书坊店铺,连带威胁恐吓种种罪名。

        让郑有和头疼的不是案子本身。

        而是这两家的背景。

        徐言不用说了。他外公乃是杭州有名皇商,每年给杭州官府孝敬可不少。徐言更是和总督大人交情颇深。据说总督大人高升还和徐言有些关系。

        至于周家也不简单。周家家主周有德的女儿乃是当今布政使姚文炤姚大人的最宠爱的小妾。

        有着这层关系,周家在杭州城自然是作威作福。

        欺行霸市的事情周家可没少做,但哪次都是不了了之。

        没办法,谁叫人家背景硬啊。

        现在可好,两家背景硬的商人不知怎的纠缠到了一起,还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表面上看这是一场商人间的纠纷,实际上却是涉及到两位大人。

        浙江布政使和闽浙总督哪个郑有和都得罪不起。

        头疼,真的头疼!

        作为杭州最大的地方官,这案子郑有和是推不掉的。

        如今状子已经接了,开堂审理只是时间问题。

        罢了。既然左右也要审,那晚审不如早审,拖是没有意义的。

        于是乎,郑有和提笔签下牌票,命人提周有德过堂候审!

        ……

        ……

        小蓬莱。

        周有德心情还不错。

        在他看来徐家收下了银票和人就意味着他们已经接受周家的诚意了。

        毕竟事情闹下去对两家都不好。

        虽然损失了些银子和声望,但只要周家的根基不倒,总有东山再起的一天。

        眼下只需要低调一段时间,把风头避过去。

        “老爷大事不好了!”

        周家二管事周留慌张跑到亭子里,冲周有德禀报道:“官府来人,说要请您过堂候审。”

        周有德皱眉道:“官府?哪个官府?”

        “来的是杭州府衙的差役。”

        周留唯唯诺诺的说道。

        周有德冷笑一声道:“那老夫便去看看。”

        她的女儿是浙江布政使的小妾,故而浙江尤其是杭州官场都会给周家几分面子。

        这个郑知府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竟然敢提他过堂!

        却说周有德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对着府衙差役便是一通冷嘲热讽。

        “不知周某人是犯了哪条律例,竟劳烦几位差人专程走一遭。”

        那为首差役本来还想跟他客气客气,但见他这般阴阳怪气,不由得硬气了几分。

        “周员外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没点数吗?我们乃是奉了大老爷之命提你过堂,还请周员外不要让弟兄们难做。”

        周有德见他态度如此强硬,心道好不寻常。

        “可有牌票?”

        为首差役也不犹豫,径直将牌票掏出来给周有德看。

        周有德看到牌票心都凉了。

        牌票是官差拿人的正式文书,有了牌票便证明官府已经正式受理案件。接到牌票之人必须过堂,否则按照抗差论处。

        周有德自然不想把事情闹僵,便挤出一抹笑容道:“敢问差役大哥,大老爷叫周某去是为何事啊?”

        “哎呀,周员外真是太看的起我们这些人了。我们不过是替大老爷跑跑腿,至于大老爷怎么想的我们怎么会知道?”

        周有德被他怼的很不爽,却也无可奈何。

        “如此,周某便跟几位走一趟。”

        “请吧!”

        ……

        ……

        杭州府衙二堂。

        事情牵扯颇多,郑有和决定不公开审理,而是在二堂开审。

        这样即便发生一些突发情况,也不至于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堂下有徐家书坊掌柜徐渭、周家管事周大富。只待周家家主周有德到了便可以开堂审理了。

        便在这时见两名差役带着周有德走来,郑有和打起精神拍了惊堂木道:“升堂!”

        “威~武……”

        衙役们卖力的喊着,水火棍敲的地板咚咚作响。

        在场众人除了徐渭有秀才功名可以见官不跪以外,其余都得跪着受审。

        周有德自然也不例外。

        待一切就绪后,郑知府清了清嗓子道:“堂下之人可是周有德?”

        其实他认得周有德,毕竟每年的孝敬银子周家没少送。

        但按照审案流程必须这样做。

        周有德也很清楚,并未计较而是配合的说道:“启禀大人,小民正是周有德。”

        郑知府点了点头道:“徐家掌柜徐渭告你指使下人窃取徐家书稿,可有此事?”

        周有德看到徐渭的那一刻其实就都明白了。

        好嘛收了钱还报官,真是够狠的。

        “启禀大人,绝无此事。徐家血口喷人,侮我清白。还请老大人明察秋毫,替草民做主啊!”

        周有德先发夺人,冲郑有和叩头道。

        郑知府本就想要息事宁人,见周有德这么说,便开始和稀泥道:“徐渭,可是其中有什么误会?”

        徐渭见状连忙冲郑知府拱手答道:“回禀大人,此事证据确凿,且周家管事周大富可以作证。具体事情经过大人一问他便知。”

        ……

        ……

        ps:求波推荐票啊诸位,大家的支持就是老坤努力写书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