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师生情长

第七十二章 师生情长

        徐言慷慨激昂的陈说了一番平生志向,确是把雷礼给震撼到了。

        他嘴唇翕张,还是觉得应该说点什么。

        “你年纪轻轻就能有如此远大志向,殊为难得。”

        他捋着胡须悠悠然道:“不过眼下你要做好的是努力进学,争取早日取得功名。这样才好报效朝廷。”

        “多谢大宗师教诲。”

        徐言连忙应道。

        “绪山兄是一代大儒,你跟着他一定能学有所成。”

        雷礼话音刚落,徐言便接道:“大宗师所言极是。学生能有如今小成,皆是恩师教导有方。却正是‘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下年再有新生者,十丈龙孙绕凤池’。”

        嗯?这说话间的工夫便吟了一首诗?

        “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下年再有新生者,十丈龙孙绕凤池……”

        雷礼跟着吟了一遍,只觉得十分有味道。

        这诗表面上是写竹,实则是以竹喻人。

        新竹不就是学生,而老竹不正是师长吗?

        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这两句的意思是学生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因为师长教导有方。

        下年再有新生者,十丈龙孙绕凤池。这两句更是点题,指出代代相传的良好师风。

        这个徐言倒是懂得感恩。

        “绪山兄,你收了个好学生啊。”

        雷礼转向钱德洪道。

        钱德洪得意的笑道:“这孩子确实不错,懂得上进,又尊敬师长。”

        三言两语间钱德洪便肯定了之前徐言的那番话。

        徐言听到这里总算长松了一口气。

        “徐言你是定海县人吧?”

        雷礼突然发问,徐言刚刚放松的神经突然又紧绷了起来。

        “回禀大宗师,学生正是宁波府定海县人。”

        雷礼微微颔首。

        “本官要先主持杭州府的院试,之后会去绍兴,接着便是宁波。”

        出乎徐言的意料,雷礼竟然直接将接下来的行程告诉了他。

        按照大明定制,提学官负责所属布政司内府州县院试的主持。

        提学官任期一般为三年,三年内要将全部县巡视一遍并主持院试,着实是个体力活。

        所以提学官一般都会在各府府城召开院试,命全府学子集中赴考。

        这样可以大大减少工作量,也不会影响生员的选拔。

        雷礼应该也会这样做。

        按照一个府待上十天测算,雷礼应该会在二十天到一个月后前往宁波主持院试。也就是说留给徐言准备考试的时间只剩下了一个月。

        这个信息十分重要,这就意味着徐言必须尽快集中精力把周有德的事情解决,专心于备考院试了。

        “多谢大宗师提点。”

        徐言在心中感慨,大明果然还是人情关系最重要啊。

        若他不是钱德洪的学生,钱德洪若不是雷礼的同年好友,便不会有今天的这次见面。

        别看雷礼并没有给他承诺什么,但二人已经拉近了不少关系,再不是冷冰冰的陌生人了。

        这对于院试是极有帮助的。

        毕竟人都是有感情的,潜意识里就会将熟识之人提拔一二。

        “绪山兄,我便不打搅你们师徒叙话了,咱们改日再聊。”

        雷礼倒是随性的很,轻捋胡须道。

        钱德洪点了点头:“也好。”

        说罢冲徐言吩咐道:“还不送送大宗师。”

        徐言连忙侍奉左右,将雷礼一路送出书院。

        见雷礼渐行渐远,最终身影消失在路口尽头,徐言感慨道:“恩师啊,这种事情您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啊。这差点没把我吓死。”

        钱德洪翻了翻白银道:“若是事先告诉你了,你小子还能安心读书?怕是尾巴要翘到天上去了。”

        徐言委屈道:“学生在您心里就那么不堪?那您刚才……”

        “刚才什么?当着雷提学的面戳穿你?为师有那么蠢吗?”

        他哼了一声道:“不过你小子扯起谎话来真是脸不红,心不跳。一天只睡三个时辰?我呸!你咋不说三更睡五更起呢?”

        徐言哭笑不得道:“您老人家好歹也是一代大儒,怎么能说脏字呢。稍微注意一下形象啊。”

        钱德洪不以为意道:“大儒就不能说脏字了?大儒也是食五谷杂粮的。再说了,为师是关起门来说的,就像自家父亲教训儿子,还说不得你了?”

        徐言无语了。

        还有这种比喻方法?

        他怎么感觉被占了便宜呢。

        “今日算你小子激灵。雷提学最喜欢勤奋的人,你拍马屁算是拍准了。至于那首诗嘛,算你小子有点良心,为师没白疼你。”

        徐言心道钱老先生怎么跟一个老小孩一样,不过这样也好,处起来没有那么累。

        “瞧恩师说的,学生对您可是一直都很感激的。”

        徐言顺着杆子往上爬:“学生至今还记得拜师那日的场景。这辈子学生便跟您老绑在一起了。”

        钱德洪摇了摇头道:“小小年纪说那么暮气的话。为师还能活几年,你是前途无量啊,别跟为师绑着……”

        徐言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这种时候说什么似乎都不太合适。

        沉默了片刻,钱德洪复又成了嬉笑怒骂的姿态。

        “这酸话说的为师眼睛都睁不开了。罢了罢了,今日你也听到了。雷提学不久就要去宁波府主持院试了。你小子也该收收心专心备考了。”

        最近徐言总是隔三差五的请假,让钱德洪很不痛快。

        备考就要有个备考的样子嘛,心静不下来怎么能行。

        见恩师聊到这儿了,徐言索性咬牙道:“恩师,学生恐怕还得请次假……有点收尾的事情要处理。”

        钱德洪一时间胡子都气的吹起来了。

        “你怎么一直告假,该不会是去那等青楼楚馆去寻欢作乐了吧?”

        徐言连忙解释道:“恩师误会了。是学生家里生意的事。就剩下一些收尾的事了,学生想把其办爽利了。”

        钱德洪思忖了片刻,叹道:“罢了,为师便准你最后一次假。这次你把事情全部处理好了再回来。之后直到院试都不准再离开孤山书院一步!”

        徐言大喜过望:“多谢恩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