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偶遇大宗师

第七十一章 偶遇大宗师

        徐言只向钱老先生告了半日的假,还得按时返回孤山书院去。

        所幸徐渭闻讯已经及时赶至三台山别业。

        有徐渭和沈明臣在只要按照徐言之前的计划一步步让周大富就范便是。

        再说二人随机应变的能力都很强,徐言对他们很放心。

        毫无疑问周家这次是栽了大跟头。徐言要做的便是痛打落水狗,不给周有德喘息的机会。

        这种小人最是睚眦必报,别看他这次专程上门赔罪,实际上是口蜜腹剑怀恨在心,要是让他寻到了机会,一定会对徐言进行报复。

        徐言直接乘船抵达孤山,省去了许多周转的麻烦。

        虽然已是深秋,但孤山书院一点感觉不到寂寥萧瑟的感觉。

        不得不说他这个恩师真的会挑选地方,孤山实在太适合生活了。

        一进书院大门,徐言便觉得哪里不对。

        怎么似乎看不到什么人?这也太安静了吧?

        即便恩师不在,师兄们呢?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沿着石径继续往前走,徐言心中十分忐忑。

        他心道看这个架势书院该不会是招贼了吧?

        待他绕过一面假山,一切疑问烟消云散。

        原来恩师和一众师兄正在鹤唳亭中!

        因为林和靖的缘故,孤山少不了鹤的元素。

        据说恩师也曾经养过一只白鹤,却是因为得了一场怪病死了。钱老先生当时非常悲痛,自此之后便不再养鹤,并建起鹤唳亭来纪念那只死去的白鹤。

        鹤唳亭的位置很好,建在一高坡之上。

        站在其中可以看到西湖全景,最适合闲来无事放空一番。

        徐言快步朝亭子走去,人还没到便笑声道:“恩师,学生回来了。”

        待他走到跟前却发现钱老先生身边站着一个中年男子。

        这男子生的一副国字脸,星眉剑目气度不凡。

        两撇胡子修剪的整整齐齐,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他身着一件淡蓝色道袍,头上戴着网巾,腰间束着一方白玉腰带。

        看气质就不是凡人呢。

        似乎看出徐言的疑惑,钱德洪捋着胡子解释道:“为师介绍一下,这位是新任浙江提学官雷礼雷大人。”

        徐言惊讶的无以复加。

        雷礼?

        浙江提学官?

        大宗师?

        他到杭州了?

        仔细算一算,从他得知雷礼被任命到现在也有一个月,时间上似乎差不多。

        只是雷大宗师怎么会突然来到这孤山书院?难道他和钱老先生认识?

        天哪,徐言觉得有些发懵。

        “雷提学也是嘉靖十一年壬辰进士,与为师乃是同年。”

        见徐言还不明白,钱德洪干脆点透。

        这下徐言彻底明白了。

        难怪雷礼会来孤山书院,原来是来看望老友来了。

        同年的关系在明代那可是仅次于同乡的,而且看的出来雷礼和钱老先生私交很不错。

        徐言虽然专修的是嘉靖朝历史,但也不可能做到把每个人的履历掌握的一清二楚。

        譬如他虽然知道雷礼做过浙江提学官,却不知道他是哪年的进士。

        真是想不到啊,世间能有如此多巧合的事情!

        如若放在几个月之前他是绝不会信的。但自从发生穿越这种事情后,还有什么不能相信的?

        只能说他就是传说中的天选之子啊!

        大宗师是他老师的同年好友,他若是再把握不住机会,那可就太给穿越者丢脸了。

        雷礼也颔首笑道:“绪山兄归乡这么多年,性情倒还是没变。这位便是你的爱徒徐言吧?”

        钱德洪冲徐言使了个眼色,徐言立刻心领神会,上前一步冲雷礼长揖礼道:“学生拜见大宗师。”

        照理说雷礼是浙江提学官,只有通过由他主持院试成为生员的读书人才能在雷礼面前自称学生。

        但徐言是钱德洪的学生,钱德洪又与雷礼是同年好友。

        这么算来徐言在雷礼面前自称学生也就可以理解了。

        这么做虽然有点占雷礼便宜的味道,但却是极大的拉近了二人之间的距离。

        果不其然,雷礼见状笑道:“徐言徐以时,好名字啊。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能做出这等豪气的诗,很不错。”

        雷礼在史书中是那种中正刻板,一丝不苟的形象。提学官这种身份又强调在学生面前保持威严感。这种情况下雷礼能够给徐言一个很不错的评价已经是极为欣赏了。

        徐言连忙拱手道:“大宗师谬赞了。学生不过是信口吟出,惹您见笑了。”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这诗也是信口偶得了?好便是好,坏便是坏。本官又不聋不瞎,这还看不出来吗?”

        雷礼笑着捋须道。

        呃……看来他的诗名还真是不小啊。

        这也难怪,明代诗作远逊于盛唐,不仅仅在具体意象描写上,在气势上就先天的羸弱。

        这种情况下出现一首好诗自然被奉若至宝。

        雷礼身为浙江提学官,有为国选才的职责。

        这种情况下他嘉奖徐言不光是因为欣赏他作的诗,更是希望徐言能够保持这份心气,早日登科取士报效朝廷。

        “大宗师,学生……学生感动啊!”

        雷礼把杆子都递过来了,徐言若是再不顺着往上爬岂不是太对不起大宗师了?

        雷礼显然没有想到徐言的反应会如此激动。

        只不过是夸奖了几句,怎么就跟已经拿到功名一般?

        “大宗师有所不知,学生一直告诫自己要发奋苦读,每日挑灯夜读至深夜,晨光熹微时闻鸡鸣而起。每日只睡三个时辰不到。学生为的不是自己,正是朝廷啊。想我大明立国以来威震海内,万邦来朝,何等豪气。”

        徐言顿了一顿,继而接道:“然近年来倭寇连番肆虐东南沿海,百姓们深受其扰。所幸陛下知人善任,命总督大人坐镇杭州,总领大局,这便控制住了局势。但学生觉得这还不够,要想永保海靖,则需要犁庭扫穴彻底把倭寇的据点巢穴拔除,将他们打服打怕滚回老家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