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我全都要

第七十章 我全都要

        沈明臣奇道:“可是恩师已经收了银票。”

        “银票要收,官也得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偷了我的给我还回来,还得加倍!”

        徐言冷冷说道。

        沈明臣赞叹道:“不愧是恩师,鱼和熊掌兼而得之。”

        徐言冲沈明臣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去掉周大富头上的布袋。

        沈明臣虽然有些害怕那周大富狗急跳墙对他不利,但一想到这屋里三个人,合力对付一个绑着手脚的恶仆应该不是问题,这才拔步走到周大富跟前。

        他深吸了一口气,探下腰去一把将周大富头上的布袋扯去。

        霎时间一个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恶仆形象便跃入眼帘。

        徐言也不由得皱眉。

        这周家的人下手够狠的啊。

        “取下他嘴里的破布吧。”

        徐言淡淡道。

        沈明臣心中暗暗叫苦,万一这恶仆趁机咬他一口怎么办?

        但恩师有命,他又不敢不从,只得硬着头皮将右手朝周大富嘴边探去。

        说时迟那时快,沈明臣根本没有给周大富反应的时间,拽掉破布的瞬间便一个后垫步退到了安全的区域。

        徐言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位周府管事,悠悠然道:“被人当做替罪羊的感觉如何?”

        周大富却是一直沉默,并没有回应徐言。

        徐言倒也不急,冲身旁的沈明臣道:“按照大明律,窃盗罪该怎么判?”

        沈明臣朗声道;“凡窃盗已行而不得财者,笞五十,免刺。但得财者,以一主为重并脏论罪。为从者,各减一等。且一贯以下,杖六十。一贯以上至一十贯杖七十...一百二十贯,罪止杖一百,流三千里。”

        大明律对于偷窃的量刑划分还是比较清晰的。

        其中大概可以分为两大类,一是既遂,二是未遂。

        按照之前周有德给周大富的定性,其是‘欲窃未遂’后转而命人捉刀续写赝稿。

        自然应该按照‘凡窃盗已行而不得财者,笞五十,免刺’的条例来判罚。

        杖刑和笞刑本质上差不多,无外乎杖刑用的板子更厚、更重、更大。

        而笞刑用的板子要小一号。

        但即便如此,五十板下去腚也得打烂了。

        徐言望着默然不语的周大富,淡淡笑道:“你可得想清楚了,代人受过的滋味可不好受。”

        周大富听到这里心中也是暗暗叫苦,他是无论如何不想被送去见官的。不然一顿笞刑下来,不死也得掉层皮。

        “还请徐公子饶命。小人一时糊涂犯下大错,冒犯了徐公子的虎威,已是追悔不已。求徐公子念在小人诚心悔过的份上网卡一面,把小人当个屁给放了吧。”

        极度的恐惧之下周大富终于发声了,他极力讨饶希望徐言能够将他放了。

        可徐言却是摇了摇头道:“这不是本公子饶不饶你的问题,要看你配不配合。”

        说罢徐言冲沈明臣使了个眼色。

        沈明臣心领神会,朗声道:“大明律中规定,从犯罪减一等。你若是能够证明另有人指使你去窃盗书稿,则刑罚可以减轻许多。”

        周大富如何听不出这弦外之音?

        这是叫他指认周有德是幕后主使,要将其一并定罪啊!

        “徐公子,求求你饶了我吧。小人便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指认家主啊。”

        徐言蹙眉道:“这是为何?他如此刻薄寡恩,出了事推你出来顶包,你却要维护他?”

        周大富叹了一声道:“徐公子有所不知。像我这样的家仆,非但本人性命系于主家,妻儿也是如此。实不相瞒,贱内乃是周府的丫鬟,犬子也是府中家生子。家主一言可定他们的生死。若是我过堂时指认家主,他们必定活不过第二日。”

        徐言见他说的凄惨不似有假,心中不由得有些动容。

        在明代大户人家中仆人的身份极为复杂。有的是签了卖身契的,有的是签了年约的。

        前者不但自己属于主家,连妻儿也是如此,都是主家的财产。

        后者则相对自由,待年约满了便可以选择离去或者续约。

        按照周管事的描述,他应该是签了卖身契了。

        若真是如此,他妻儿性命确实都攥在周有德手中。

        大明律曾明确承认并保护奴仆制度。签了卖身契的奴仆子子孙孙都不能脱离贱籍,必须依附主家。

        如若主家处死奴仆,最多赔些银钱了事,官府也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周大富倒也是个可怜人。

        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徐言对周大富的怜悯之意并未持续多久。

        像这样的恶仆,为虎作伥欺行霸市,平日里龌龊的事没少做。

        多少小书坊被周家打压不得不忍气吞声,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也就是他们遇到了徐言,若是“妙峰堂”是一寻常人开的,经过周家一番恐吓怕是现在已经真的被吓得连夜逃出杭州了吧?

        徐言摇了摇头道:“你要搞清楚一点。若是不指认周有德,被定主责的便是你,即便你侥幸没被衙门的人打死在堂上,届时也会被周家扫地出门。到了那时,周有德没了顾忌,你的妻儿仍然会被人随意欺凌,生死难料...对了,本公子差点忘了,按照大明律故意焚烧民宅商铺并致损失的可判斩刑。现在能救你的只有本公子。如若你答应在堂上指认周有德,本公子会尽力护你家人周全。”

        徐言自然是在试探周大富的心理防线。

        周有德肯把他交到徐言手上就证明其有充足的信心周大富不会反水。周有德的自信在于他手中攥着周大富的妻儿。

        那么徐言要做的便是不断敲打周大富最脆弱的地方,最终令其心理防线崩溃。所以徐言给了他承诺,会尽力保全他的妻儿。

        这个过程是反复进行的,并不会一蹴而就,但经过量的积累最终会引起质变。

        果然此刻的周大富并未被徐言说服,而是选择沉默。

        徐言并不着急,他有的是时间。

        他冲沈明臣使了个眼色,便坐回窗边品起茶来。

        沈明臣也不打骂周大富,而是把他拉到一边,重新把布袋套在了他的头上。

        按照徐言的吩咐,每隔半个时辰他都会再问周大富一遍,以不断摧毁他的心理防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