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登门请罪

第六十九章 登门请罪

        周有德显然低估了舆论的影响力。

        事情一旦发酵便根本不受控制。加之沈明臣身为江南才子自带的名气,使得那首讥讽诗迅速在杭州大街小巷传播开来。

        连带着还有那句霸气的‘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无数愤怒的百姓拿着周记书坊续写的赝稿讨要说法,声称周家必须退钱。甚至有的人要去县衙报官,告周记欺诈。

        面对这种局面周有德深受刺激一病不起,每日除了喝些汤药、吃几口稀饭便是卧床休养,连最爱的《宝剑记》也没心情听了。

        周家虽然家底丰厚,但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一连数日没有进项,伙计的工钱还得照付,加之还要给众多老主顾退钱,再拖下去实在承受不起了。

        终于在将养了几日能够下地后,周有德决定厚着脸皮去向徐家少爷徐言赔罪。

        他打听到徐言住在三台山,便乘舟前往。

        赔罪自然要有诚意,周有德的诚意便是管事周大富。

        他已经想好将所有罪责推到周大富身上,从而撇清自己。

        可怜那周家管事被人五花大绑,嘴上塞了破布堵住,头上还蒙了布袋。

        待船停靠在码头,周有德命令两个仆人将周大富扛了下去。

        迎面是一栋清秀的二层竹制小楼。周有德心道应该就是这里了。

        他大病初愈身子极为虚弱,方是走出几步便累得气喘吁吁。

        心中不由得哀叹道,这究竟是造的什么孽啊。

        事到如今他已经全看明白了。

        这就是徐家人设下的一个局,而他竟然傻傻的往里跳。

        现在只有得到徐家的原谅,周记书坊才能继续生存下去。

        不然就凭这件事后落下的名声,便是永世不得翻身了。

        好不容易走到小楼近前,周有德却是被人拦住。

        他赔上笑脸说明来意后便静静的等着,不敢向前多走一步。

        没办法,形势不如人,只能夹起尾巴做人了。

        却说徐言正在和沈明臣下棋,听双喜禀报说周有德来了,便冲沈明臣笑道:“嘉则,为师说什么来着,这老东西耐不住了吧。”

        沈明臣连连称赞道:“恩师真乃神机妙算小诸葛也。”

        徐言被这个彩虹屁吹得有些舒服,伸了个懒腰道:“他想要见我,我却不想见他。叫他回去吧。”

        双喜点了点头,一路小跑下了楼。

        “我家少爷说了,他不想见你,请回吧。”

        周有德直是愣住了。

        这也太直接了吧?也不找个理由说辞?

        他来之前怎么也想不到徐言会拒绝见他,一时却是有些乱了方寸。

        “还请再通禀一声,老朽是来专门向徐公子赔礼的。”

        小书童摇了摇头道:“你这人好生奇怪,少爷都说了不想见你,你怎么厚着脸皮往上凑呢。”

        周有德被臊的面颊通红,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来呀,把那厮给我拖翻在地狠狠的打!”

        他心道徐言这是存心给他下马威,既如此他便也不要面子了。

        两名健仆当即把周大富踢翻在地,一阵拳打脚踢。

        可怜那周管事被堵着嘴,只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呜咽。

        双喜毕竟心肠软,最见不得这种场面,便皱眉道:“你叫人别打了,我再去问问少爷好了。”

        说罢转身回到竹楼中。

        却说双喜拾阶上楼,将所见之事一一与徐言说了,还叹声道:“少爷,那人怪可怜的,他们下手太狠,我怕闹出人命呐。”

        徐言也觉得把周有德晾的差不多了,便冲双喜道:“叫他上来好了。”

        沈明臣见状识趣的拱手道:“恩师,我先回避一下。”

        说罢起身走到了屏风后面。

        但听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双喜率先登楼而上。走在后面的是周有德,之后是周家的两名健仆。至于周大富则是被他们扛上来的。

        一到二层那两名周家健仆便把周大富甩了出去,就如同码头卸粮食一般粗暴。

        但听一声闷响周大富被摔得吃痛不已连连打滚。

        徐言皱起眉头,这样搞把他别业的地板砸坏了算谁的?

        “老朽乃是周家家主周有德,特地前来向徐公子赔罪。”

        周有德索性拉下了脸皮,冲徐言作了一揖。

        徐言明知故问道:“周员外此话何意?”

        周有德虽然恨得牙根发痒,却是作出一副悔恨状,指着地上的周大富道:“此人乃是老朽府中管事周大富。之前这狗杀才背着老朽想要窃取《西游释厄传》的手稿。未遂之后便命人捉刀续写赝稿。此举已是犯了行规,罪无可恕。老朽管教不严,也有失察之错。现特将此人带来交由徐公子发落。还请徐公子能够网开一面。”

        徐言心道这老狗变脸真是比翻书还快,这就想要甩锅给手下了?

        “周员外这话徐某就听不明白了。”

        徐言淡淡笑道:“听这意思,这都是周大富一人所为?”

        “正是。”

        周有德挤出一抹笑容道:“老朽知道此事对贵店颇有影响,愿意予以补偿。”

        说罢从袖子里摸出一叠银票,递给了小书童。

        双喜接过银票,上前几步交给了少爷。

        徐言瞥了一眼,五千两银票,这个周有德倒是真舍得。

        “周员外如此深明大义,徐某佩服。”

        送上门的银子为何不要?

        徐言不着声色的将银票收下,仿佛根本没发生过这件事一般。

        “这么说来,徐公子原谅老朽了?”

        周有德面露喜色。

        “既然此事徐员外事先并不知情,那又何罪之有?”

        徐言笑了笑道:“看来这是一场误会了。至于这人嘛...”

        周有德赶忙道:“还请徐公子一定狠狠教训他一番。”

        “既如此,便这样吧。”徐言顿了顿道:“送客。”

        周有德千恩万谢后,才告退离去。

        周家一行人走后,沈明臣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恩师,这件事便这么算了吗?”

        徐言冷笑一声道:“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既然他周有德把人证都送来了,我若是不报官岂不是对不起这一番美意。”

        ...

        ...

        ps:来了来了他真的来了,一波接一波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