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第六十八章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真是个尊师重道的好学生啊!

        徐言看着眼前的沈明臣,好似钱老先生当初看待他一样。

        为了鼓励沈明臣这种行为,并让尊师的传统美德传承下去,徐言从盘子里拿起一个橘子递给沈明臣。

        “来,吃个橘子吧。”

        沈明臣有些感动的接过橘子:“多谢恩师。”

        “嘉则此去切莫要‘恋战’,骂的起到效果便好。”

        徐言还有些不放心,再次提醒道。

        “恩师放心,我一定不辱师命!”

        “走吧,我送送你。”

        徐言与沈明臣下了竹楼,一路走到码头。

        眼瞅着沈明臣就要上船,徐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孔子居杏坛,贤人七十,弟子三千。为师只有你一名学生,自然将全部心血放在了你的身上。冰生于水而寒于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为师是希望有朝一日你能够接过为师的衣钵并发扬光大的。”

        沈明臣听得动容。虽然他拜在徐言门下时间很短,但确是能够感受到恩师的照拂。

        别的师长或多或少都有藏私,但徐言从来没有,经常与他对诗到深夜。

        眼下却是到了他回报恩师的时候了!

        “恩师放心,我若是不能骂的那周氏一门狗血淋头,我就不回来了!”

        徐言微笑着点了点头。

        “速去速回。”

        看着沈明臣跳上船去,徐言竟然眼眶有些湿润。

        好端端的,咋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味道呢?

        ...

        ...

        按下这些且不表。

        却说沈明臣乘船抵达涌金门外,风风火火的入城直奔周家书坊而去。

        此刻的周家简直是众矢之的,书坊外仍然围聚了不少气愤的百姓。

        他们都是《西游释厄传》的书迷,看着一本奇书被周家毁成这样感觉气愤难平。

        用一句老话说,叔可忍婶不可忍!

        虽然周家书坊已经关门,他们还是会将一些菜叶子扔过去发泄心中怒火。

        沈明臣看到此等景象后只觉得受到不少鼓舞,当即走上前去清了清嗓子道:“诸位父老乡亲,在下宁波府沈明臣,见周氏恶行种种,忍无可忍特作诗一首,各位听了全当一乐。”

        说罢他背负双手吟道:“君不见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亏老先生下手!”

        他用的都是极为浅显的词语,极为贴近市井。即便是没怎么读过书的人也能够听明白意思。

        果不其然,话音刚落便有人为他叫好起来。

        “痛快,沈公子这首诗骂得痛快!”

        有人听过沈明臣的名号,在一旁解释道:“这位可是宁波第二才子,仅次于定海县徐言。能作出这样的诗不奇怪。”

        “怪不得,大诗人就是大诗人,这诗听了让人畅快不已。”

        “嘿,周家这么恶心,就该有人站出来痛斥他们一番!”

        “支持沈公子!”

        “沈公子威武!”

        沈明臣自然觉得十分得意,可他仍然觉得不过瘾,便继续怒斥道:“小人无节,弃本逐末。喜思其与,怒思其夺。”

        有人在一旁解释道:“这是出自北宋卲雁《小人吟》。”

        沈明臣咽了一口吐沫继续骂道:“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这是出自春秋孔子《论语·述而》。”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

        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

        人而无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

        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这个出自《诗经》鄘风·相鼠。”

        “哎呦,这骂的文绉绉的还是不如之前那首诗过瘾。”

        一旁围观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在一旁吆喝了起来。

        沈明臣自然也听到了,他想起临行前恩师跟他说的那句话,便清了清嗓子朗声道:“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恩师说要念就念三遍,沈明臣便真的念了三遍。

        现在想一想,还真的是蛮有气势的。

        这句话,却是将气氛引至火爆。

        众人纷纷称赞沈明臣真性情也,纷纷跟着骂道:“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一时间声震九霄之外。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宁波才子沈明臣堵门怒斥的事情很快就传遍杭州城大街小巷,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西游释厄传》的书迷本就不少,看着周氏被骂自然是打心眼里高兴。

        不少好事的甚至把沈明臣的‘名句’记下来,贴在周记书坊门板上。

        其中当然包括那句‘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如此一来周记书坊还怎么敢从新开张?

        ...

        ...

        小蓬莱中,周家家主周有德气的面色铁青。

        他本以为关门歇业一阵子,等风头过了便能重新开业。

        可这沈明臣大闹一通,却是把火全拱起来了。

        事情闹到如今这个地步,全是因为那本《西游释厄传》。

        周有德本想借着这个机会大赚一笔,却不曾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把周记书坊积攒多年的名声全给败了。

        他好恨,他好恨啊。

        他越想越气,越想越是不甘,一时间气火攻心竟然呕出血来。

        一旁的周大富赶忙叫人去喊郎中,带着哭腔道:“老爷可别吓我,咱们周家还指望着您呢。”

        “没用的狗东西,滚!”

        周有德一把推开周大富,怒斥道:“都是因为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滚!”

        周大富跪倒在地连连叩头道:“都是小人的错,连累了老爷连累了周家。可事已至此,要想挽回只能向徐家认错赔罪,主动将他们请回来了。不然光是杭州城中百姓的吐沫星子就能把咱淹死。”

        周有德瞪圆了眼睛,怒吼道:“你说什么?向徐家认错赔罪?主动把他们请回来?妄想!简直是痴心妄想!老夫便是饿死、穷死、气死,也不会向他徐家低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