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口诛笔伐

第六十七章 口诛笔伐

        云一涡,玉一梭,澹澹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螺。

        秋风多,雨相和,帘外芭蕉三两窠。夜长人奈何!

        三台山别业。

        竹楼二层,徐言与沈明臣坐在窗边对诗、吟词,喝着小酒。

        已是深夜,二人却无困意。

        作为徐言首徒也是目前为止唯一的学生,沈明臣自然要抓住一切机会和老师对诗,希望以此精进诗艺。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诗才天下无双。直到遇到了徐言,才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他拜在徐言门下,便是希望能从恩师那里多学些东西。

        徐言呢也不藏私,将许多压箱底的诗词都掏了出来。

        双方对诗一番,聊着聊着自然聊到了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西游释厄传》续篇上。

        “恩师,这个周记书坊套用他人之名来出书,实在是无耻之极。《西游释厄传》学生也曾看过,写的极为精彩。岂是这等狗尾续貂的文字能比拟的。真是有辱斯文。”

        “嘉则说的不错,续作和前篇简直是云泥之别。”

        徐言顺着话头说道。

        沈明臣当然知道《西游释厄传》是徐家妙峰堂最先刊印推出的,之后妙峰堂出事退出杭州书市,才被周家摘了桃子。

        这便为徐言这个少东家抱起不平来。

        “恩师就是为人太善良了,此等奸商世人皆可口诛笔伐之!学生恨不能替恩师发声,恨不能替恩师出气!”

        “喝酒,喝酒!”

        徐言笑了笑,举起酒杯来。

        沈明臣只得又给自己酒杯续满,跟着徐言的节奏一饮而尽。

        如此三五杯下肚,沈明臣已是有些上头,两颊都泛起了潮红。

        “恩师啊...我不能再喝了。”

        沈明臣打了个酒嗝,连连摇头道。

        “恩。嘉则啊,为师觉得你今日喝得是有点多了,不过呢借着酒意是能够写出好的作品的。”

        听到这里,沈明臣下意识的振奋了一些,开口便要吟道:“君不见...”

        他方一张口徐言却是抢接道:

        “君不见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亏老先生下手!”

        沈明臣迷迷糊糊,意识已经有些涣散,口中喃喃念着徐言吟的诗。

        徐言趁机又灌了他几杯,沈明臣喝罢之后却是彻底撑不住了,砰地一声倒趴在了桌上。

        一夜无话。

        翌日一早,宿醉的沈明臣醒来,只觉得头疼欲裂。

        徐言指着面盆道:“洗一把脸吧。”

        沈明臣点了点头,掬了一捧水泼在脸上,一个激灵便清醒了过来。

        “恩师啊,我昨晚失态了吧?”

        清醒过来的沈明臣面露尴尬,想着昨晚酒醉后还得劳烦恩师照顾,便是羞得无地自容。

        “倒也没什么,李白斗酒诗百篇,嘉则虽然比不得李太白,但也是作了几首好诗的。”

        徐言淡淡一笑。

        “哦?倘真如此?”

        许是醉的太彻底了,沈明臣把昨晚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只隐隐约约记得和徐言对诗。但作的具体内容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君不见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亏老先生下手!”

        徐言又吟了一遍,啧啧称叹道:“嘉则这首小诗作的就很应景嘛。”

        “这是学生作的?”

        沈明臣却是一点也不记得了。

        “当然。为师都替你记下来了。昨夜嘉则痛斥了一番周记书坊见利忘义,贪得无厌的行为,之后便作了此诗。”

        徐言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道。

        实际上,这首诗当然不是沈明臣所作,而是元代一首小令,作者是谁已经不可考。

        也正是因为作者无名,故而虽然其一度流传于民间但一直没有正式的书面记载。

        其第一次见于典籍是在李开先的《一笑散》中。李开先是嘉靖年间人,中进士后一直在朝做官,直到嘉靖二十年才罢官归乡。

        之后他接连写了不少戏曲,如嘉靖二十六年作的《宝剑记》。

        但《一笑散》这部散曲集却是其晚年从各处搜集整理而来的,那已经是嘉靖末期的事了。

        《一笑散》的搜集整理过程很复杂,可谓耗尽了李开先的心血。

        也正是自《一笑散》问世后,许多尘封多年的元代散曲小令才得以为世人所知。

        但徐言却不用等,因为他有先天优势。

        “这首诗...好生锐利。”

        沈明臣咽了一口吐沫。

        “嘉则以笔为刀,直斥周记书坊上下无耻行径,真是令为师欣慰。”

        徐言根本不给沈明臣反应的时间,侃侃而谈道:“昨夜,你高呼恨不得替为师发声,恨不能替为师出气。如今机会却是来了...只需要将此诗抄录在纸上,在杭州城大街小巷散播出去,便可以引起群情激奋。”

        “呃...”

        沈明臣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却又说不上来。

        “怎么,嘉则不愿?”

        徐言作失望状。

        沈明臣连忙道:“恩师误会了,学生怎会不愿呢?若非与恩师对诗,学生也作不出如此犀利的词句。学生...学生愿意替恩师做任何事...”

        “如此甚好。”徐言点了点头道:“抄录的事我会找人帮你去做,只需在最末加盖上你的私人小印。”

        沈明臣恭敬道:“但凭恩师吩咐。”

        徐言补充道:“别忘了用陆子冈雕刻的那款。”

        沈明臣:“...”

        “最后需要嘉则亲自去一趟周记书坊,在店铺外当场吟出此诗。鼎鼎有名的宁波诗人沈明臣作诗怒斥奸商恶行...啧啧,为师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杭州城的百姓作何反应了。”

        徐言面上露出一抹喜意。

        “哦对了,你可别忘了拜师时承诺的三件事。”

        徐言突然想起些什么,悠悠道:“出门在外,可不要透露你我的师生关系啊。”

        沈明臣连忙道:“恩师放心,学生明白,这诗是我作的,与恩师无关。”

        徐言欣慰的点了点头:“孺子可教也。”

        跟聪明人对话就是这么轻松简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