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哑巴亏

第六十六章 哑巴亏

        好端端的,怎么会变成这样?

        周大富百思不得其解!

        那书稿可是徐家老伙计亲手送来的,不应该有问题啊。

        何况就算有问题,那不是华阳洞天主人的问题?

        冤有头债有主,关周记书坊什么事?

        这些百姓是得了失心疯嘛?怎么跟疯狗一样胡乱撕咬。

        不管怎样发生这样大的事他不敢擅自做主,当即决定前往小蓬莱禀报周有德。

        ...

        ...

        小蓬莱,周有德仍自在听戏。

        “千山万水奔程途,今日幸得临配所。一身历尽风霜苦,回首重遮云树。从征方腊兢长驱,数十番战退匈奴。功成总被元戎负,空耽阁雄韬壮武。甘受了千辛万苦,只落的征袍上血模糊...”

        “边庭宁息返京都,托皇恩职典金吾。高俅倚势行嫉妬,害忠良贪财受嘱。若非是贤明府将咱发遣,险些儿无罪遭诛。男儿未遇古谁无,不须你你苦苦嗟吁。奸臣反把忠良诬,善与恶难逃祸福。有时节皇恩天覆,惜人材放你还都...”

        “英雄不必泪双垂,生死穷通各有时。善恶到时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退!”

        他越听越觉得有味,便更着哼唱了起来。

        一个婢女跪在他身前给他敲腿,一个丫鬟站在身后给他揉肩。周有德只觉得十分惬意。

        便在这时煞风景的周大富又出现了。

        “老爷,大事不好了!”

        周大富人未至声先至。

        周有德皱起眉来,心道真是个不成材的狗东西。

        待周大富来到他面前,周有德当即劈头盖脸的骂道:“吼什么吼,赶着奔丧吗?你在那聒噪,生生毁了这出雅乐。”

        周大富苦着一张脸道:“老爷,小的知错了。但事关重大,小的不敢不报啊。书坊那边出大事了。”

        周有德冷哼一声道:“还不快说。”

        “是,老爷。”周大富平复了一下心情,沉声道:“方才书坊外聚集了不少人,都是刚刚买了那《西游释厄传》的。他们说稿子是我们找人续写的,不是华阳洞天主人的手笔。”

        “老夫不是叫你先用徐家流出的原稿,过些时日再找人捉刀代笔吗?你都当做耳旁风了?”

        周有德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狠狠一脚踢向周大富。

        周大富哪里敢躲,生生挨了一脚哎呦一声喊了出来。

        “老爷且听我解释...”

        周大富疼的龇牙咧嘴,忍痛道:“老爷的教诲小的哪敢不听?这稿子用的确是徐家老伙计提供的啊。”

        “这便怪了。”

        周有德满脸狐疑。

        这徐家伙计有心投靠周家,没有理由拿出一份假的稿子啊。

        莫非...

        周有德脑中生出一个十分可怕的想法。

        该不会是徐家人设计好的一出计谋吧?若真是如此,其城府也太深了。

        无论如何,当下最重要的便是控制住局势,平息这场风波。

        “老爷,您可得替我们做主啊。店里现在已经被砸的没法看了,不少伙计也被打伤了。要不咱报官吧。”

        周大富见自家老爷满面愁云,在旁边出谋划策道。

        “你个狗东西是脑子有问题?”

        周有德狠狠瞪了管事一眼:“报官?这种事情能报官?你现在报了官,等于全城的人都知道了。而且法不责众,即便报了官,官府能把所有涉事的人全抓了去?”

        周大富哭丧着脸道:“那该怎么办?咱们便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周有德冷哼一声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此事定然是徐家在背后捣鬼。你派人去查,看看徐家的人有没有真的离开杭州。”

        稍顿了顿,周有德补充道:“至于书坊那边,先关门几日,避避风头再说。受伤的伙计带去治伤,由柜上出钱。”

        “老爷英明!”

        周大富趁机送上一记马屁。

        “滚吧。”

        周有德只觉得兴致全无,冲戏班吼道:“你们也都滚。”

        ...

        ...

        西溪洪园。

        洪妙云看着手中这册《西游释厄传》,直是有些哭笑不得。

        如此拙劣的文笔,说是出自华阳洞天主人之手,她是无论如何不信的。

        很显然是周记书坊的人见财起意,找人捉刀续写。

        只是这人的文笔实在是太差了,让人一眼就能看出破绽。

        “小姐,听说周记书坊的铺子都被人给砸了。书坊的伙计被打伤了好几个呢。”

        翠雯在一旁十分得意的说道,仿佛她也在其中出过力似的。

        “这些奸商也太心黑了。续写也不找个靠谱的,就这文笔也想赚钱,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她也是《西游释厄传》的书迷,看到这本书被周家人毁的面目全非,直是恨得牙根发痒。

        “后来怎么样了?周家人作何反应?”

        洪妙云倒也是来了兴趣。

        “还能怎么样,听说周家人索性关了书坊,做起了缩头乌龟。”

        翠雯叹声道:“真是便宜他们了。”

        “这倒是奇怪,按理说周家人不会善罢甘休的。”

        洪妙云摇了摇头道:“本以为可以接着追《西游释厄传》了,到头来却是空欢喜一场。”

        “小姐你也不要太失望了。说不定过段时间还会有更好看的书呢。”

        翠雯安慰道:“听说最近徐小郎君又作了一首新词,小姐要不要听听?”

        “徐公子又作新词了?”

        洪妙云闻言登时来了兴致。

        “嗯,听说已经被人谱了曲,杭州城青楼楚馆争相传唱呢。”

        “念来听听。”

        翠雯点了点头,轻声道:“词牌名是浣溪沙。”

        “十里湖光载酒游,青帘低映白苹洲。西风听彻采菱讴。沙岸有时双袖拥,画船何处一竿收。归来无语晚妆楼。”

        自那次孤山诗会之后,洪妙云便一直推崇徐言的诗词。喜爱程度甚至超过了之前最爱的沈明臣。

        再度听到徐言作的词,洪妙云仍然生出怦然心动的感觉。

        “这词作的好生清丽。”

        洪妙云面上露出艳羡之意。

        “沙岸有时双袖拥,画船何处一竿收。归来无语晚妆楼...意境却是美极了。”

        ...

        ...

        ps:老坤写的很爽,大伙儿看爽了没有?看爽了来点推荐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