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无良书商毁书不倦

第六十五章 无良书商毁书不倦

        谁把杭州曲子讴,荷花十里桂三秋。

        那知卉木无情物,牵动长江万里愁。

        妙峰堂退出杭州书市后,钱塘、仁和的百姓们也曾抱怨过。

        但很快他们便适应了没有妙峰堂的日子,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曾经爆红的《西游释厄传》。

        生活毕竟还要继续,柴米油盐酱醋茶,虽然少了点茶余饭后的调剂,但日子还是照样过。

        约莫过了十余日,就在人们已经几乎要忘记这短暂出现的奇书时,有人惊讶的发现周记书坊中竟然又出现了《西游释厄传》。

        而且不是市面上已有的前十五回,竟然是续稿。

        一时间一传十,十传百,消息便在杭州大街小巷散播开来。

        周记书坊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人们蜂拥而至抢购刚刚出的新章回。

        买到的人眉开眼笑,向同行的亲朋炫耀着。

        没有买到的人则是懊丧不已,只得明日一早再来。

        有“内幕消息”的人透露,妙峰堂退出书市后,周家花了大钱挖来了这奇书的作者华阳洞天主人,这才能令《西游释厄传》重见天日。

        当然,对《西游释厄传》的书迷来说,由谁来刊印这本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书能够一直出下去。

        对他们而言,只要这书的价格不涨到太离谱,他们都能够接受追读。

        徐家也好,周家也罢,都是书商尔。

        看谁的不是看?

        杭州书市的一团死水霎时间又活了。

        ...

        ...

        钱塘县学的生员孙孝义有幸买到了新出的五章《西游释厄传》,心情自是大好。

        他去县学点卯之后便告了半天假,准备回家好好品一品新的章回。

        品书前他特地泡了一壶西湖龙井,搬了一把椅子放在院子里的老槐树下,美滋滋的坐了下来。

        端起茶杯闻了闻热茶的清香,孙孝义只觉得惬意极了。

        轻轻酌了一口,他便将茶杯放下。

        好茶要慢慢品,就跟好书一样。

        平日里他读的都是四书五经,圣人文章。读的久了,直是觉的脑壳疼。

        唯有花前月下读一读这等闲书,才能令人身心愉悦。

        他小心翼翼的将《西游释厄传》掏出来,细细抚摸着书的封页。

        不得不说周记书坊刊印的这《西游释厄传》极为精美,上好的竹纸更是他家的特色,闻起来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薄薄的小册子更显得每一章都极为珍贵。孙孝义酝酿了一番情绪便翻开首页读了起来。

        虽然已经隔了十余日,但前面的情节他还记得很清楚。这便是读书人的优势了,不说过目不忘,至少大部分东西是记得住的。

        孙孝义读的并不快,每一句每个字都有读到。但他读着读着就皱起眉来,心道这《西游释厄传》的新章回怎么没那味儿了?

        也许是华阳洞天主人状态不太好?

        孙孝义安慰了自己一番,便接着往下读。

        可他越读越觉得不对劲,这书的风格怎么都变了?

        行文布局,遣词造句,这新出的五回和之前的十五回竟然是完全不同!

        “什么稀烂文句,简直是狗屁不通!”

        一向温文尔雅的孙孝义竟然爆了粗口,足以看出他的恼恨。

        孙孝义感觉自己被骗了!此刻他感到出奇的愤怒!

        在他看来无非存在两种可能。

        一是这新的章回根本不是华阳洞天主人所写,而是周记书坊找人续写的。

        二是这确实是华阳洞天主人所写,可他却想着吃老本,没有用心写书。

        两种可能性虽然都有,但显然前者可能性更大。

        毕竟华阳洞天主人是靠着这本《西游释厄传》声名鹊起。他更应该好好打磨后续章回靠着这书立下好名声来,怎么会为了恰烂钱把自己的名声都败坏了?这样一来即使他这本赚到钱了,下本呢?

        这么一分析便可以推断出是周家见财起意雇佣人续写《西游释厄传》了。

        关键你续写就续写吧,能不能用点心?

        写的这么烂,这不是欺骗广大《西游释厄传》读者的感情吗?

        这吃相委实太难看了些。

        孙孝义越想越气,最终忍无可忍,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一甩袍袖夺门而出。

        他要去周记书坊控诉黑心书商的恶行,讨要一个说法!

        孙孝义家离周记书坊并不远,待他风风火火的赶到书坊前,却是惊呆了。

        只见周记书坊前聚集了上百人,皆在声讨黑心书商。

        “还我钱来,我要退钱!”

        “写的什么稀烂东西,就这玩意也敢拿出来骗钱?”

        “狗屁不通的东西,换人写了吧?”

        “黑心书商,无良商人!”

        “有没有良心啊,这么好的一本书就被你们毁了!”

        孙孝义眼眶有些微红,心道看来大伙儿还是对《西游释厄传》有感情的啊,不忍心看这样一本奇书被黑心商人毁了。

        稍想了片刻,他便拔步上前加入了声讨大军之中。

        “黑心书商,拿个说法出来!还我《西游释厄传》!”

        “退钱退钱,不退钱今日我们便不走了!”

        “大伙儿给他们点教训!”

        周记书坊的伙计哪里见过此等场面,吓得两腿打颤,本能的要上前关门。

        这等举动更是惹怒了前来讨说法的百姓。

        你若不是心虚,大白天的关什么门?

        他们一拥而上冲进书坊殴打起周记书坊的伙计,更是将一些刚刚刊印好的伪书撕得粉碎。

        一时间书坊内场面混乱,人仰马翻狼狈不堪。

        一个激灵的伙计见状况不对便从后门溜走,径直找管事周大富去了。

        周大富此刻不在书坊,而是在家中睡午觉。

        听闻有人敲门,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十分不耐烦的翻身起床前去开门。

        见来人是书坊的伙计,他没好气的呸了一口道:“不长眼的东西,不知道老子要睡午觉的吗?有什么事不能等午后我去店里再说?”

        那伙计委屈道:“若非事情紧急小的怎敢扰了您休息,实在是店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周大富皱眉道:“你说什么?店里怎么了,说清楚点!”

        那伙计便将店里的惨状向周大富添油加醋的描述了一遍。

        周大富只觉得一时头昏目眩,险些跌倒在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