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老狐狸

第六十三章 老狐狸

        由于周有德特地嘱咐,周大富行事十分小心。

        派人反复试探了那徐家老伙计,确认万无一失后才叫人和他接头。

        而且他派出和那老伙计交接的是一个妇人,可谓人畜无害的类型。徐家的人便是再精明也不可能顺藤摸瓜寻到周家身上。

        收买这个老伙计花了周大富不少心力。他自然希望可以迅速获得价值。

        眼下妙峰堂正在忙着整修,肯定是来不及赶印新的章回的。

        这便给了周家大好机会。

        若能抢在妙峰堂前将最新章回刊印,就能把已经失去的老主顾重新抢回来。

        周大富将书稿叠好,将其捧在手心就像捧着盐引一般。

        别看只是薄薄的一叠,却是能赚来无数财富的啊。

        他急于献宝,赶得自然很急,甚至不慎被石头绊倒狠狠摔了一跤。

        有些狼狈的爬起来,周大富第一反应是去看书稿。

        见书稿没有破损,这才是松了一口气。

        他紧赶慢赶来到小蓬莱,见老爷照例在听戏,心中不由得奇道:这南戏就真的这么好听?在他看来昆山腔也就那么回事啊。

        想不明白索性就不去想。

        兀自摇了摇头,他快步朝老爷所在的亭子走去。

        周有德这几日听《宝剑记》着实入了迷,白天听戏,夜里还会哼唱一番。

        不少唱词他都能唱出来,甚至还会评价一番。

        譬如这《夜奔》一出,在他看来就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秋月照穷今古,春花开满楼台。春花落尽更还开,秋月年年长在。惟有浮生若梦,须知逝水难廻。得时欢笑且衔杯,镜裏朱颜易改。”

        “一曲高歌劝玉觞,开收风月入吟囊。联金辍玉成新傅,换羽移宫按旧腔。诛谗佞,表忠良,提真托假振纲常。古今得失兴亡事,眼底分明梦一场。”

        此刻他正跟着调子哼唱一番,见周大富来了,不耐的问道:“没什么要紧的事就莫要说了。”

        “启禀老爷,西游释厄传的稿子拿到了!”

        周大富堆笑道:“恭喜老爷,贺喜老爷!”

        周有德愣了一愣。

        “这么轻松就拿到了?”

        “小人给了那徐家伙计不少好处。”

        周大富解释道:“老爷请放心,没有留下痕迹。”

        周有德取来书稿展开来看,看了片刻便放下了。

        他又不是这书的书迷,对书稿本身基本没有兴趣。他只关心这书稿能给他带来多少钱。

        “你做的不错。”

        十分吝啬的周有德罕见的夸赞了管事一句。

        “不过先不要急着刊印,先压一压。”

        “这...”

        周大富面露难色。

        “老爷,这是为何?”

        “你是真蠢还是假蠢?前脚妙峰堂被烧,后脚我们周记便出了西游释厄传新的章回。是嫌身上不够骚,自己端来屎尿盆子往头上浇吗?”

        被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通,周大富恍然大悟。

        急着赚钱也不是这么个赚法。

        “敢问老爷,什么时候开始卖?”

        周大富小心翼翼的问道。

        周有德心道真是个蠢货,什么都来问我还要你作甚。

        “要让妙峰堂不敢再在杭州卖书,我们才能开始卖!”

        周大富细细品着周有德的话,良久一拍脑袋道:“老爷的意思是,我们是在徐家主动退出后才接手这西游释厄传的,如此一来便是名正言顺了。毕竟作者也得吃饭,无非是换一家卖稿子罢了。不过...这徐家岂肯轻易的善罢甘休?况且若是他们退出了,那老伙计便没了用处。我们也就拿不到最新的稿子了啊。”

        周有德都快气晕过去。

        “只需要最新的章回接上,之后大可以找个人续写。只要大面的东西没有偏差,你以为能有人看出来?”

        从一开始周有德就没有想着彻底把那徐家伙计挖过来,而是利用他得到西游释厄传接下来一些章回的手稿罢了。

        这个过程中出些银子是可以的,毕竟能用银子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但他不喜欢受制于人,也不能接受被人要挟。

        所以这名徐家书坊的伙计注定是个利用完就被踢掉的弃子。

        “老爷的意思是雇一个人续写西游释厄传?”

        周大富惊讶道。

        “前提是徐家不敢再在杭州开店。”

        周有德简单明确的点道。

        只要徐家不再开书坊。西游释厄传便只有周家有手稿。

        只要保证前面章回的质量,让老主顾们相信周氏的西游释厄传就是正统,愿意为此掏银子。等到他们养成了阅读习惯,届时即便换了人写也不会有什么分别。

        那原书作者远在定海没有门路销路根本不会对周家的“赝品”造成威胁。

        偷梁换柱,瞒天过海。

        这才是周有德的如意算盘。

        此时此刻周大富对老爷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真是一步接一步的妙棋啊。

        “具体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了吧?”

        “老爷放心,都包在小人身上。”

        周大富拍着胸脯保证道。

        ...

        ...

        三台山别业。

        竹楼二层,徐渭坐在花梨木南官帽椅上,听着徐珍将今日与人接头见面的全过程讲了一遍,心中暗道鱼儿总算上钩了。

        “你说与你接头的是个妇人,给了你银票,拿了书稿就走人。”

        “正是。小人按照掌柜的吩咐将书稿给她后便离开,并没有尾随她。”

        徐珍恭敬的答道。

        “你做的很好。”

        徐渭点了点头:“你可以回家休息了。如果他们再来找你,就按照计划行事。”

        “小人遵命。”

        徐珍抱了抱拳,恭敬退了出去。

        到目前为止一切尚在徐渭的预料之中。

        他料到与徐家作对的人不会露出真面目,而是会假借他人之手掩人耳目。

        不过这其实根本就不重要。

        他现在根本不需要知道具体是谁,只要对方伸手便已经中招了。

        整个计划徐渭与徐言商议过,确是天衣无缝。

        伸手的恶人不到最后都不会知道他其实是在自掘坟墓。

        只是可惜为此妙峰堂要牺牲一段时间的盈利了。

        但这是充分有必要的。不把幕后黑手揪出来,徐家怎能安安稳稳的在杭州做生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