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试探与下饵

第六十二章 试探与下饵

        杭州城中书坊无数,但真正有名有姓的就那么几家。

        徐渭派出些人手稍加打听,便将目光聚集到了周、吴、王三家身上。

        在妙峰堂来到杭州之前,这三家加在一起几乎占了九成的份额。其余的不过是喝喝汤罢了。

        显而易见,这三家的嫌疑最大。

        但确定究竟是哪一家还是有些难度。

        于是徐渭决定派出伙计去这三家店里打探,看看能不能寻到一些蛛丝马迹。

        让他感到惊讶的是,除了吴家以为,另外两家店中都有西游释厄传的仿书。

        这在某种程度上似乎说明了一些问题。

        至少说明这两家对这本书以及妙峰堂的出现是很敏感的。

        至于吴家你说他是反应迟钝也好,轻视对手也罢,似乎并没有做出什么太过激的反应。

        徐渭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周、王两家在杭州城内的势力极大,关系盘根错节。

        要想纵火自然不是难事。

        难就难在如何避过所有人的耳目,神不知鬼不觉的放一把火。

        要知道明代每处街坊都会划区,衙门有专人巡逻。

        难不成这两家中有人和衙门差役事先打好了招呼,这才肆无忌惮的纵火行凶?

        想到这里徐渭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若真是这样就太可怕了。

        不过即便是如此他也要查下去。

        不然如何对的起徐公子的信任?

        妙峰堂被焚毁,线索自然断了。为了挖出更深的东西,徐渭决定引蛇出洞。

        他手上还有最新五回西游释厄传书稿,决定以此为饵透露些风声出去,看看有谁会上钩。

        ...

        ...

        小蓬莱。

        一处靠近假山的凉亭中,周有德眯着眼睛,听着戏班唱着《宝剑记》。

        一名婢子替他捏着肩,另一名丫鬟替他锤着背。

        周有德十分享受的哼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南曲听起来就是比北曲舒服。昆山腔一哼起来百转千回,直是让人心旷神怡。

        “老爷,喜事大喜事啊。”

        便在这时周家管事周大富凑了上来满脸堆笑的说道。

        “什么喜事啊。”

        周有德连正眼都不瞧他一眼,慵懒的问道。

        “启禀老爷,是那西游释厄传...有人说能拿到最新的书稿。”

        听到这周有德霎时便来了精神。

        这本书之前几日端是把杭州书市搅的天翻地覆啊。

        周家是书坊业霸主,从印书到卖书几乎无人能敌。

        偏偏因为这本书被搞得灰头土脸,不得不去搞什么劳什子的仿书。

        即便如此大头还是被那妙峰堂拿了去,周家只能跟着喝汤。

        他周有德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屈辱!

        最终周有德忍无可忍,决定给这些外来户一个教训。

        既然不让我周有德赚钱,那干脆大伙儿都别赚!

        一把大火将妙峰堂烧了个干干净净,周有德也是心情大好。

        恨归恨,但他还是对西游释厄传的书稿很欣赏的。

        故而在听到有人能拿到这本书的手稿后周有德当即道:“仔细说说。”

        周大富当即把听到的消息添油加醋的给周有德讲了一遍。

        “这个人真有如此能耐?”

        周大富急于献功,媚笑道:“千真万确。这个人是妙峰堂定海总店的老伙计,专门负责将最新书稿送到杭州来。妙峰堂杭州分店的稿子就是他来送的。只要搞定了他,咱们就能比妙峰堂杭州分店还早拿到稿子。”

        周有德眯着眼睛细细品着,似乎是这么个道理。

        “其中会不会有诈?”

        徐家的老伙计突然反水,这有些不同寻常啊。

        周有德是老狐狸了,自然不会贸然出手。

        “老爷放心,小人已经打听清楚了,不然也不敢报给老爷。”

        周大富咽了一口吐沫,美滋滋的说道:“这个人虽然是徐家的老伙计,但却是郁郁不得志。原本徐家是要提拔他做这分店掌柜的,可却被这个徐渭眉毛胡子一把抓了。既当着总店掌柜,又兼着分店掌柜,简直是不给人活路啊。”

        “哦?这么说来他是对徐家怀恨在心了?”

        周有德觉得有点意思了。

        “可不是嘛,俗话说的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给谁干不是干呢?既然在徐家不受重用,为何不换一个东家?”

        换东家自然要有诚意,投名状是一定要纳的。

        看来这徐家的老伙计是打算用这西游释厄传的手稿来做投名状了。

        “要说杭州城里,谁不知道咱们周记书坊的名号?只要老爷肯出手,不怕这小子不贴上来。”

        周大富刚说完,周有德就狠狠瞪了他一眼:“什么叫我肯出手?”

        周大富连忙扇了自己两个嘴巴。

        “哎呀,小人不会说话。老爷恕罪,老爷恕罪。”

        “行了,别装了。”

        周有德有些厌恶的哼了一声道:“把事情办的漂亮一些,一定不要给人留下把柄。”

        挖墙脚这种事情不是不能做,但不能做的太明。

        何况周有德还打算长期利用此人,自然不希望他的身份太早暴露。

        “哎,小人明白!”

        周大富连忙点头道。

        “下去吧。莫要影响我听戏。”

        周有德不耐的摆了摆手,再次闭上了眼睛。

        ...

        ...

        西溪,洪园。

        长廊之中,洪妙云若有心事的踱着步子。

        许是走的累了,她便靠边坐了下来。

        望着池塘中的锦鲤,她一时有些出神。

        “小姐,小姐...”

        远远的便听到翠雯的声音,洪妙云扭头去瞧,果然看到小丫鬟急匆匆的跑来。

        “怎么了?”

        “小姐你听说了吗,妙峰堂被一把火给烧没了。”

        翠雯跑至近前气喘吁吁的说道。

        “什么?”

        洪妙云颇是惊讶。

        这好端端的,铺子怎么会突然起火呢。

        “一把大火将铺子烧了个精光。这下妙峰堂可是伤筋动骨了。”

        小丫鬟有些沮丧的说道:“等到妙峰堂重新开业不知还要几日,看来暂时是看不了西游释厄传了。”

        她和小姐最近都在追这书,这下突然断了委实难受。

        洪妙云咬着嘴唇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等几日便等几日吧。好书值得等。待妙峰堂重新开业,你便替我去打赏一番,聊表心意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