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妙人与奇书

第六十章 妙人与奇书

        沈明臣一时愕然。

        徐公子这是不按套路来啊。

        他不过是那么一谦虚,谁知徐公子直接将他的话头堵死了。

        这话还怎么接?

        不过这也正说明徐公子是个妙人。

        若是人云亦云,怎么可能作出那么有风骨的诗?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沈明臣又在心中默念了一遍,暗暗道这诗真香啊!

        此刻徐言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又高大了几分。

        沈明臣已经决定便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拜徐言为师。

        徐言当然不知道沈明臣的这些心理活动,还以为一句话已经把沈明臣劝退了。

        谁知沈明臣直接冲他深施一礼道:“还请徐公子收我为学生。”

        徐言心道这是连拜师礼都要上了吗?打算霸王硬上弓?先上车后补票?

        这沈明臣对自己都这么狠,真是恐怖如斯。

        “沈公子,你这又是何必呢。”

        徐言心道他今天收了沈明臣,明天就会有何明臣,李明臣。

        到时徒子徒孙一个接一个,子子孙孙无穷尽矣。

        不行,这个口子不能开!

        “这世上又不是只有师徒一种关系。你我即便不是师生关系也可以交流的嘛。”

        沈明臣摇了摇头道:“那可不一样,我知道这是徐公子在考验我,我不会轻言放弃的。”

        徐言:“...”

        此时此刻他只想仰天长啸一声。

        沉默了良久徐言方是清了清嗓子道:“我从未收过学生,大概是因为怕麻烦。你既然想要拜我为师,需要答应我三个条件。”

        见徐言总算要松口,沈明臣大喜过望。

        “恩师请讲。”

        这么快就把称谓改了?

        徐言直想翻白眼。

        “第一,人前不许喊我恩师两字。”

        这下轮到沈明臣无语了。

        “这是何解啊?”

        “不为什么,就是觉得腻的很。私下里随便你叫,但人前不许。”

        徐言的态度很坚决。

        沈明臣思忖了片刻觉得做到没有什么难度,便保证道:“恩师放心,人前我绝对不提及那两字。”

        徐言点了点头,继续道:“第二,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

        沈明臣心道这个条件倒是很奇怪啊。莫非恩师有洁癖不成?

        他下意识的闻了闻自己袖子,并没有什么特殊味道啊。

        虽然有些疑惑,但沈明臣还是点了点头:“恩师放心,我一定做到。”

        徐言深吸了一口气继而道:“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不能住在我这里。”

        徐言心道若是提供食宿,有沈明臣这个例子在,将来恐怕会有不少穷酸秀才争相效仿。到时他岂不是成了开福利院的了?

        再说两个大男人住在一起难免会惹人闲话。

        尤其是明代读书人还颇有断袖之癖,传将出去影响实在不好。

        沈明臣还以为徐言打算提什么,没想到这么简单。

        “恩师放心,学生有宅子,一定不住您这里。”

        见事已至此,徐言叹了一声:“好,好...”

        来了一趟杭州稀里糊涂的收了一个学生,还是日后名声远扬的大诗人。

        真是够奇妙的。

        ...

        ...

        今天是妙峰堂杭州分店开业的日子。

        身为书坊掌柜的徐渭心情五味杂陈。

        杭州分店的布置装饰都是他一手操持的,如今书坊开业他就像老父母看待长成儿子一般。

        有了定海县书坊成功的经验,徐渭对杭州分店很有信心。

        毕竟西游释厄传只有妙峰堂有手稿,这种垄断优势能够令杭州分店迅速扩张抢占资源。

        定海县比不了杭州。杭州书坊众多,要想瓜分那些老字号的份额并非易事。只有祭出西游释厄传这种级别的火书才能够使妙峰堂在杭州立的住脚。

        徐公子待他不薄,徐渭自然希望能够将杭州分店打理好,多赚点钱回报徐公子的知遇之恩。

        按照徐言之前的建议,徐渭继续散发宣传单的策略,先将西游释厄传和妙峰堂的名号打出去。

        果不其然,正式开业这天,来妙峰堂看书的人不说人山人海,却也是十分可观。

        徐渭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能够放下了。

        作为一个读书人要把面子放下来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哪怕是几年前,徐渭都不会认为自己有朝一日会去帮别人做事。但现在他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如何把自己活出价值才是他首要考虑的。

        至于科举功名有则最好,没有也没什么可遗憾的。

        随缘吧。

        徐渭对科举的佛系态度也使他能够将更多精力投入到打理书坊中,以至于之后几年妙峰堂的分号开遍江南各府县。

        当然这是后话了,暂且不表。

        ...

        ...

        西溪洪园。

        洪妙云一遍又一遍的品着那首诗,眼里满是羡慕。

        少年郎君,诗才极佳。

        翩翩公子,春风得意。

        洪妙云多么希望能够和徐言一起在孤山书院学习。这样她就可以时不时的向徐言讨教,并切磋诗词。

        可惜,这一切都只是他的幻想。因为她是个女子,是不可能进书院的。

        想到这里洪妙云的神色有些黯淡,情绪立时低落了下来。

        “小姐,你猜我带了什么回来!”

        便在这时婢女翠雯跑到洪妙云面前,挥着一个薄册子在那傻乐。

        “你个死妮子吓死我了。”

        洪妙云捂着胸口平复心情,狠狠瞪了翠雯一眼。

        小丫鬟却是嬉笑道:“小姐若是看了这个绝对不会再怪我。”

        洪妙云奇道:“这是什么?”

        接过小册子展开来看,只见首页上赫然写着西游释厄传几个大字。

        “从哪里弄来的?”

        “小姐还不知道吧?这西游释厄传最近在杭州可太火了。几乎全城的人都在等更新。”

        “这么夸张?”

        洪妙云有些不信,便打算亲自看看。

        一开始她还觉得这书平平无奇。

        但读了一会便陷进去了。

        洪妙云看的入神,竟然一口气将五回看完。

        意犹未尽的她喃喃道:“不知后面怎么样了。”

        翠雯捂着嘴笑道:“奴婢方才说什么来着。不过像小姐这样等更的人可不在少数。但何时更新却要看华阳洞天主人的心情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