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首收门生

第五十九章 首收门生

        徐言此刻心中是无比“幸福”的。

        恩师替他想的如此周到,他还能说什么呢?

        只是在开始魔鬼特训前,徐言觉得有必要将一些事宜安排妥当,故而又向恩师告了次假。

        钱德洪虽然略显不愉,但最终还是同意了。

        没办法谁叫徐言原本的假期只用了一日呢?即便算上孤山诗会的一天,满打满算也才两日。

        这“多出来”的一日,便算是补回给他吧。

        徐言得了允准,自然甚是欣喜,谢过恩师后早早便歇息了。

        翌日一早他便前往三台山别业。

        从孤山去三台山不算太远,等到徐言到了别业时发现别业旁有不少人,一时间大为疑惑。

        走近一看才知道是稻草人,不由得苦笑一声。

        不用说这肯定是双喜干的。

        他推门而入直上二楼,只见小书童坐在窗边发呆。

        他悄步上前拍了拍双喜的肩膀,吓得小书童一个激灵直接跳了起来。

        “哎呀呀,哪个小贼私闯民宅!”

        他转过身来见是徐言登时傻了。

        “少爷你怎么回来了?”

        徐言无奈道:“我怎么不能回来?这宅子还是我买下的。”

        小书童挠了挠头道:“可是少爷不是在书院读书吗?”

        “我想起一件事必须先处理好。”

        说罢掏出一叠手稿交给双喜。

        小书童翻开一看是西游释厄传的手稿登时明白了。

        “少爷是要将这最新的手稿送到杭州分店去?”

        徐言点了点头道:“不愧是本少爷教出来的。你去的时候就说这是从定海县加急送来的,切莫要说是我让你送的。”

        小书童纯然一笑:“放心好了少爷,我又不傻。”

        定海县那边徐言已经提前让人备下西游释厄传之后五回的手稿,可以按照既定时间更新。但杭州这边却是没有准备。

        只能借这个说辞先蒙混过关,不然届时徐渭问起来很难给他解释。

        “光问我了,本少爷倒是想要问问你,这门口的稻草人是怎么回事?”

        “少爷,人家怕嘛。这么大一栋竹楼就我一个人住...”

        双喜红着眼睛,眼角都有些湿润了。

        见小书童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徐言直是有些哭笑不得。

        “所以你便用这些稻草人来壮胆?”

        小书童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这些都是你亲手编的?”

        “当然不是,是我花钱叫人做的,之后用船拉了来。”

        徐言直想翻白眼。

        你小子一直说本少爷败家,到底是谁更败家啊!

        “罢了,这事便这样吧。以后切莫做这种傻事了。反正这地方偏僻,平日里也不会有什么人来。”

        徐言话音刚落,便听得小楼外一阵脚步声,随即便有人喊道:“可是定海县徐公子别业?”

        徐言皱眉,心道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下楼一看,站在外面的不是沈阳臣却是谁?

        “沈公子?”

        徐言十分惊讶。

        “沈某叨扰了。”

        沈明臣冲徐言拱了拱手道:“沈某不请自来,实在有失礼数,在这里给徐公子赔罪了。”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见沈明臣如此懂礼数,徐言也不好多说什么。

        不过疑惑总归是要提的。

        “沈公子怎么找到徐某的?”

        “诗会结束之后,沈某寻了个机会问了令师。”

        徐言恍然大悟。果然是恩师把他“卖了”。

        他不过是跟钱老先生提了一嘴,想不到这么快就被他老人家告于旁人。

        “沈公子怎么肯定我便会在别业,而不是书院呢?”

        这是徐言第二个疑惑。

        “碰碰运气罢了。看来沈某没有猜错。倘若徐公子真的在书院,沈某也不好登门造访啊。”

        徐言细细一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好歹沈明臣也是个才子,诗会上刚刚认输,之后便上门拜访徐言面子上实在是过不去。

        “沈公子既然来了便请坐吧。”

        徐言总不好把沈明臣关在门外,单臂做了个请的动作。

        小楼中一下子多了两个人,霎时就有烟火气了。

        双喜自然是最高兴的人。

        不用少爷吩咐,他便兴冲冲的前去泡茶。

        徐言将沈明臣请到二楼,双方分宾主落座。

        沈明臣看着窗外美景不由得赞叹道:“徐公子果然是个雅人,竟是将整个西湖的景色都装在了屋内。”

        徐言笑道:“沈公子谬赞了,徐某不过是想找个清净的地方罢了。”

        这时双喜已经将泡好的茶端上,徐言拿起一盏淡淡道:“虽然不是新茶口感还不错,沈公子品品。”

        沈明臣点了点头,接过茶杯闻了一闻,果然是香气萦绕。

        “西湖边品龙井,人生乐事啊!”

        他轻呷了一口,只觉得十分甘甜。

        “确是人间极品。”

        徐言心道人也来了,茶也喝了。总该说说来意了吧?

        “沈公子你这次来找徐某,所为何事啊?”

        沈明臣闻言叹了一声道:“昨日诗会之上,沈某确实一度想要和徐公子分出个高下来。直到徐公子那首诗出现,沈某便明白公子比我高出不止一个境界。”

        徐言心道这个沈明臣难道有受虐倾向?明明昨日已经够郁闷了,今天还专门找上门来想要再体验一次?

        见徐言满脸疑惑,沈明臣解释道:“徐公子不要误会,沈某此来不是来比试的,而是想要请徐公子收我为学生。”

        徐言闻言登时傻了。

        还有这种操作?

        “这不太合适吧。”

        “年龄不是问题。我虽然年长一些。但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徐公子诗才在我之上,可为吾师矣。”

        徐言摇了摇头道:“不行,这绝对不行。”

        他心中已经决定,不论沈明臣今日说什么他也不会收其为徒。

        这是闹哪样啊!

        “徐公子有何顾忌,莫非是觉得我天资愚钝,收我为徒有辱公子名声?”

        沈明臣颇有几分锲而不舍的精神。

        “这倒不是...”

        徐言只觉得头大不已。

        这问题他很难解释的啊。

        “莫非徐公子觉得我心意不诚?”

        “也不是...”

        “沈某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那你还是不要讲了。”

        徐言已经近乎崩溃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