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小徐诗仙

第五十八章 小徐诗仙

        这就有些杀人诛心了。

        徐言作这首诗的意思就是沈明臣你不要再争了,你便是作再多的诗,我都乐意奉陪。

        而且我是以不变应万变,总能后发制人。

        加之这首诗本身质量极高,一下子就把沈明臣的心气打压下去了。

        文人斗诗其实拼的就是一口心气。

        真要说谁的诗才多么了得也不尽然。

        其实徐言也不想一下子把这首诗抛出来。

        但要一直这样比试下去,还不知道要搭多少首,倒不如抛出一首绝的直接打消沈明臣的念头。

        沈明臣年近三十,一直以来在大明诗坛都有着不俗的地位。

        如此了得的一个人物竟然径直服软认输,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场面一时沸腾开来,不少人都开始议论。

        “啧啧,自古江南多才俊,今日我算是见识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浮事新人换旧人。不服不行啊。”

        “沈公子已是大才,想不到徐小郎君更是了得。这句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韩某人真是服了。”

        “谁说宁波才子不如绍兴的?站出来啊!依我看当今诗坛宁波人才是站在顶峰的。”

        “绪山先生的眼光真是毒辣啊,晚年收了这么一个好学生。”

        “嘘,你懂什么,这叫传承!”

        “哎,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沈公子也怪可怜的,败得这么彻底,这么没有悬念,心里一定绝望极了。”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不比个高下出来怎么行?”

        众人热火朝天的议论时,没人发现稍远一些的“洪家二公子”已经痴了。

        洪妙云单手托着下巴,目不转睛的盯着远处的徐言。

        一直以来她都极为推崇沈明臣沈公子的诗才,在她看来沈公子可谓是年轻一辈中最会作诗的。

        而今日竟然出现了一个能够与之针尖对麦芒的人。

        更可怕的是这个人最终毫无悬念的击败了沈明臣。

        定海县徐言...她以前从未听说过这名号,不过今日算是开了眼界了。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洪妙云虽是女儿身,但因洪家诗书传家,从小跟着父亲耳濡目染对诗词歌赋极有研究。

        诗作的好不好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前边沈公子和徐小郎君对诗所作最多只能归结到好诗的范畴,但徐小郎君最后这一首却是可以归为绝世好诗了。

        相信几百年后,世人们念起这首诗就会像如今人们念起李白、苏东坡诗篇那样钦佩。

        洪妙云很想在这个时候上前与徐言对诗一首,但理智告诉她不能。

        毕竟她是女扮男装,若是被人发现回到家中是要吃挂落的。

        不论如何,今日能够参加这孤山诗会便是幸运,洪妙云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

        ...

        钱德洪对这次诗会的结果很满意。

        在孤山吟社创立的日子,他的乖徒儿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创立孤山吟社并非完全因为徐言,但也有徐言的因素,可以说是两者一半一半。

        知徒莫若师,钱德洪知道徐言的强项偏偏就在作诗上。

        大明毕竟不是盛唐,于科举而言,这样的才华显得有些无用武之地。

        钱德洪便要想办法替徐言刷声望,令其在诗坛占据一个不错的席位。

        有了名声,许多事情就好办了。

        科场取士也并非只看文章,也会综合一个人的风评作出决断。

        主考官也是人,是人情绪就会受到影响,试想一个默默无闻之辈和一个诗坛大有名气的才子要二选其一。若是二人的文章水平半斤八两,主考官会取谁?

        结果昭然若揭。

        当然,声望这东西是一把双刃剑。

        今日之后徐言小诗仙的名声肯定就传扬出去了。

        杭州可是文人荟萃之地。用不了多久,今日之比试便会成为文人雅士茶余饭后的谈资。

        人红是非多,肯定有不少人会嫉妒徐言的才华。

        这种时候就需要徐言自己能够把握好心态,不要轻易受到影响。

        只要他自己心智坚定,旁人便是说什么也影响不到他。

        “恩师啊,今日学生表现的还可以吧?”

        便在钱德洪思忖今后该如何给徐言铺路时,想不到这厮竟然主动凑了过来。

        “嗯,算是没给为师丢人。”

        钱德洪捋了捋胡须道:“乖徒儿啊,你的文章若是也能像诗词这般有品该是多好啊。”

        徐言心道我也想啊,但这东西不是靠天赋的吗?

        “学精于勤,而荒于嬉。你之前文章不过平平,被为师指点苦练了一个月,竟然也连夺县、府两试案首。虽然有些出乎为师的意料,不过倒是可以看出磨练还是有用的。你自己不也说咬定青山不放松,千磨万击还坚劲吗?”

        徐言差点背过气去。

        他最怕的事情还是来了,又要开启魔鬼特训模式了吗?

        关键是恩师用那两句诗来压他,他还没法反驳。

        “但你要知道,院试比县、府二试难度更大。之后还有乡试大考,你要想中式,文章水平还要提高。”

        钱德洪优哉游哉的说道:“这些时日为师也在反思对你指导过程中有没有疏漏的地方,如今形成了一套更为行之有效的方法。”

        徐言心道来吧,反正他已经是‘饱受摧残’,倒要看看恩师还能变出什么花样来。

        “如今诗会已经结束,你也该收心了。从明日卯时起你便开始晨读,读半个时辰书再开始吃早饭。吃完早饭先按照为师出的四书题写一篇文章,之后为师亲自为你讲解。”

        钱德洪越说越兴奋:“讲到你明白为止,便可以吃午饭了。午饭之后给你小憩半个时辰,之后作一篇五经题。照例之后为师来替你剖析讲解,你要多领会。”

        徐言有些急了,这练习量有些太大了吧?

        “恩师,一天两篇文章,这强度有些大吧?”

        钱德洪却是瞪了他一眼道:“大什么?晚上还要加练。写策论!”

        “策论?”

        徐言惊讶道。

        殿试的时候是一定会考策论的,也是评定最终进士名次的关键。

        但现在练习策论有些早吧?

        仿佛看出徐言心中所想,钱德洪解释道:“策论是最容易展现才能的,若是提学官、县府学官要加考你还能不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