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宁波第一才子之争

第五十七章 宁波第一才子之争

        徐言虽然心里很明白老师是为了他好,但多少有些无奈。

        他来到大明后虽然也靠吟诗作词出了些风头,但对手基本都是张以年这种成色的,实在没有什么挑战性。

        用一句通俗的话说就是王者吊打青铜啊。

        凡事就怕对比。

        如今他面前的这位可不是等闲之辈。

        沈明臣在明代诗坛地位之高是一般人难以比拟的。

        要想抛出碾压他的诗作绝非易事。

        不过都到这个份上了,徐言可没有打退堂鼓的理由。不然岂不是太对不起他的恩师钱老先生了?

        徐言向前迈出一步,冲沈明臣拱了拱手,笑道:“沈公子这首诗作的极好。定海县徐言便试着对上一对。”

        说罢开口吟道:

        “苏小坟西是妾家,门前都种白莲花。

        郎来好认当垆处,石上瑶琴覆落霞。”

        沈明臣自然是极为懂诗的,听得徐言吟罢却是一愣。

        口中喃喃念道:“郎来好认当垆处,石上瑶琴覆落霞。”

        “徐小郎君这诗以妇人的视角来写,却是巧妙。”

        “多谢沈公子夸奖。”

        连沈明臣都夸赞有加,这诗质量自然是没问题。

        在场众人纷纷夸赞起来。

        “徐小郎君也是宁波人?这宁波才子也太多了吧。”

        “这么看来,宁波读书人有后来追赶之势,追上绍兴也不是不可能。”

        “嘿,你懂什么。徐小郎君那是绪山先生最近刚刚收的学生。钱老的学生能差吗?”

        “原来如此,怪不得年纪轻轻有如此才华。”

        自古都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当场出现两个才子,还都是宁波人,自然有人想要看他们比出个高下来。

        却见有人起哄道:“还请绪山先生再出一题,看看沈公子和徐小郎君谁诗才更强一些。”

        “对,比试比试!”

        众人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弄得钱德洪也有些骑虎难下。

        至于徐言也是暗暗懊恼。

        这要真比下去,可是太过耗费储备了。

        诗这东西可是作一首少一首,都做完了怎么办?

        他转而看向老师,见钱德洪冲他点了点头,便咬牙道:“如此还请老师赐题。”

        钱德洪捋着胡须笑道:“自古风流最少年,便以少年游为题吧。”

        徐言做了个请的手势,邀请沈明臣先作。

        其实这也是徐言的一个套路。

        先作诗的人是有劣势的。毕竟有了样本容易被针对,而且后作诗给评客们留下的印象更深,更容易获得有利的地位。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两者水平相差不多的情况下。

        若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种细微的影响根本可以忽视。

        沈明臣微微颔首,闭上眼睛思忖片刻,随即吟道:

        “宝马骄嘶引少年,青丝穿地铁连钱。

        锦街十二春风起,吹得杨花满绣鞯。”

        徐言心道真是个难缠的对手。但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顾不及藏诗了。

        他踱了数步,悠悠吟道:

        “千金宝剑万金装,笑掷胡姬绿酒床。

        醉跃紫骝呼侠客,春风吹入斗鸡场。”

        两首诗作罢便有人比对了起来。

        有说杨诗更挥洒自如的,也有说徐诗更豪气的。

        但总体而言,徐言因为年纪的原因更显优势。

        毕竟沈明臣比徐言大了十几岁,即便打成平手也脸上无光。

        “再来比一首!”

        “再比一首!”

        在众人的“拱火”下,似乎沈明臣先耐不住性子了,率先吟道:

        “青黄梅气暖凉天,红白花开正种田。

        燕子巢边泥带水,鹁鸪声里雨如烟。”

        徐言也不甘示弱,立即回应一首。

        “阴阴桃李晚妆迟,万里桥头叫子规。

        拜月归来人语静,金钗失在竹廊西。”

        沈明臣此刻已经诗意大起,再不矜持。

        随口吟道:

        “乌桕红红生稚叶,紫兰茁茁吐新苗。

        龙须绿折风前笋,凤尾青添雨后蕉。”

        徐言心道既然如此那我奉陪到底。

        朗朗吟道:

        “点点流萤送落花,春风寂寞断琵琶。

        人来寄与菖蒲叶,说是成都造纸家。”

        沈明臣内心直呼痛快!

        借着诗兴吟道:

        “雨过高田水落沟,瓦桥鱼上柳梢头。

        梅子青酸盐似雪,樱桃红熟酒如油。”

        徐言毫不相让道:

        “生年十五棹能开,那怕瞿唐滟滪堆。

        郎今晒网桃花渡,奴把鲜鱼换酒来。”

        沈曰:

        “妾在江东郎在西,采香曾到若耶溪。

        同行女伴低头说,泪染新红白勣衣。”

        徐接:

        “西湖宜晚渡,趁得采莲船。

        越女娇吴客,搴衣再索钱。”

        沈吟:

        “桂影团团月,芙蓉叶叶霜。

        捣衣过夜半,几日废流黄。”

        徐曰:

        “秋湖皎皎月泠泠,听罢渔歌酒欲醒。

        试问秦皇放船处,白云深锁佛头青。”

        二人之间你一首我一首,听得在场众人皆是傻了。

        诗还能这么作?简直如同饮酒一般酣畅淋漓!

        他们当中的人大多都可以作诗,但基本都是苦思冥想良久才憋出来一首。

        再瞧瞧人家沈公子和徐小郎君,真是随口一吟便是佳句。

        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稍歇了片刻,沈明臣继续吟道:

        “晚凉风度玉池香,看尽归鸦入建章。

        妾貌不如莲样好,莫将明镜比寒塘。”

        徐言淡淡一笑:

        “盈盈红玉晚妆新,静倚菱花自写真。

        一片青霞生袜底,满宫传是洛妃神。”

        “啧啧,这回开始比宫词了!”

        有人如是感慨道。

        沈明臣继续吟道:

        “绿满南园桑叶肥,风光欲尽柳花飞。

        妾生不及吴蚕死,留得春丝上衮衣。”

        徐言接道:

        “敕下天题法曲新,书生赋奏太平春。

        雕盘红袅宫花朵,赐与传胪第一人。”

        沈明臣还欲作诗,谁料徐言抢先一步道: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一直以来都是沈明臣作一首徐言接一首。

        现在突然变了节奏,沈明臣一时懵了。

        他喃喃念着徐言方才吟出的诗句。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良久他摇了摇头,喟然长叹一声,似是释然一般。

        “徐公子,沈某输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