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孤山吟社

第五十六章 孤山吟社

        却说徐言与徐渭作别后返回陈府,与外公见了一面之后便回到孤山书院寻钱老先生。

        钱德洪显然对徐言这么快就回来很是惊讶。但学生既然已经回来了断然没有再往外赶的道理。

        看在他又带回一坛烧酒的份上,钱德洪准备告诉他一件大事。

        “乖徒儿啊,明天为师准备在孤山书院创建诗社,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孤山吟社。”

        钱德洪酌了一口酒,悠哉悠哉的说道。

        创建诗社?

        徐言心道钱老先生是玩文艺玩上瘾了啊,建书院还不够,还要创立诗社。

        “恩师啊,这么说来您就是孤山吟社的社长了?”

        徐言拍马屁道。

        “那是当然,在这孤山的地界除了为师谁当的起这个社长的名头?”

        稍顿了顿,钱德洪接道:“明日为师的好友都会来捧场,乖徒儿啊,你没事也来凑个热闹吧。”

        徐言心道钱老先生真是口是心非,明明他最疼自己这个学生,还要说成无所谓的样子。这摆明了是钱老先生想要提携他,依靠自己的声望给他创造出风头的条件啊。

        “学生遵命。”

        徐言看破却不说破,淡淡一笑。

        ...

        ...

        有明一代诗社云集,自宣德、正统年间流行结社以来,百余年间已经出现不少有名的诗社。嘉靖朝是诗社最多的时期之一,读书人嘛不求官的自然求名。

        所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的诗社尤其多,大大小小的诗社遍布西湖周边。

        却说这日一早徐言便早早起床洗漱,之后在钱老先生的吩咐下和书院其它学生一起布置诗社场地。

        老实说这还是他头一次跟同门师兄弟一起做事。毕竟前段时间都是钱老先生给他特训,他单独接触其余书院学生的机会几乎没有。

        这么一来徐言得以近距离观察这些学子。

        其中既有十余岁的孩童,亦有三四十岁的“老秀才”。年龄跨度不可谓不大。

        不过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平静。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或许这便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吧。

        孤山书院的环境很好,所以干起活来也不觉得烦躁。

        经过十几名书院学生的通力合作终于把诗社雅集的场地布置好。

        徐言虽然累的满头大汗却也很开心。

        钱老先生仍然在钓鱼,仿佛不到最后一刻便不会出现似的。

        陆陆续续有一些宾客受邀前来,徐言和同门师兄弟将他们一一请了进来。

        见钱老先生依然没有动窝的意思,徐言凑到他身前轻声道:“恩师您是不是也出去看看?”

        钱德洪摇了摇头:“现在来的不过是些后生,等人都来了再叫我。”

        徐言心道您这是摆明了要耍大牌啊。

        难道后生晚辈就这么没有牌面吗?

        细细一想好像还真是如此。

        无奈徐言只得再次折回书院门口重新做起了接待工作。

        “啊,原来是陆公子,有请有请。”

        “沈公子啊,家师一直念叨你说你诗作的极好。”

        “韩公子,来就来嘛还带什么贺礼。也太见外了。”

        徐言忙的不可开交,直是觉得自己像一个迎宾。

        哎,这是闹哪样啊。

        恩师啊,不带这么用童工的!

        腹诽归腹诽,徐言接待工作做的还是很仔细的。

        加之其生的英俊倜傥,卖相极佳还得到了不少称赞。

        按下这些且不表,却说钱德洪作为心学传人,文坛地位相当高。

        待其出场之后,众人皆是齐齐冲其行礼。

        一些晚辈甚至还行了长揖礼。

        钱德洪自然觉得很是受用,挥手示意大家入席。

        今日是孤山吟社结社创立的日子,作为创立人钱德洪自然发表了一番看法。

        只是这番讲话的时间着实有些长,从他入仕讲起,再到罢官归乡潜心讲学,可以说是人生历程漫数一遍。

        席中有不少是钱德洪的好友,听了感同身受,甚至有人还落了泪。

        钱老这一生坎坷啊!但若非如此大起大落,又怎么会生出如此人生感悟,文坛成就又怎会如此之高?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感慨一番后钱德洪举起酒杯,朗声道:“值此深秋良辰,老夫邀众位来是要宣布孤山吟社从即日起结社!”

        终于到了正题!

        徐言心情十分激动。

        说来这应该是他加入的第一个诗社吧?在大明文坛不参加诗社就和没去私立书院读过书一样被人看不起。

        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也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也罢。

        总之这是他老师创立的诗社,身为学生他岂有不入社之理?

        身为孤山吟社社长,理当由钱德洪先来开题。

        只见他捋着胡须笑道:“江南好采莲,便以莲为题吧。”

        话音刚落,一个峨冠博带的年轻人便站了出来。

        他冲钱德洪拱了拱手,继而和声道:“绪山先生面前,晚辈献丑了。”

        说罢他背负单手开始踱步,边踱边吟道:

        “荷叶莲枝水面齐,采花归去夕阳低。

        绿芜一道分南北,犹有歌声绕大堤。”

        一诗吟罢,引得满堂喝彩。

        “好诗,好诗啊。不愧是宁波第一才子。”

        “沈明臣果然非浪得虚名!”

        “都说绍兴才子满天下,我看宁波的也不差嘛。”

        沈明臣被如此夸赞却是神色不改,冲众人拱手致意。

        徐言却是一惊,想不到沈明臣今日也来了。

        这厮可是内阁首辅沈一贯的叔父,当然现在沈一贯还不过是个和徐言年纪相仿的孩子。

        沈明臣出名不光是因为他有个首辅侄儿,还因为他的诗。

        他虽无功名,但一生作诗七千余首,与王稚登、王叔承合称“万历三大布衣诗人”。

        徐言也很欣赏沈明臣,认为他活的很洒脱。

        此时钱德洪冲徐言使了一个眼色,徐言心道这是老师让我接诗呢啊。

        这场诗会本就是钱德洪为捧红徐言所办,自然少不了徐言出风头的机会。

        知徒莫若师,钱德洪知道徐言极有诗才,便想着利用自己在文坛的影响力尽可能的为徐言造势。

        这样博得一个才子名头,将来不管是在文坛还是官场都容易混的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