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洪家有女初长成

第五十五章 洪家有女初长成

        环境清幽,闹中取静。

        西湖畔能有如此别业,实属难得。

        徐言很是满意。

        老掌柜开价五百两,也许是之前徐言杀价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他却是表现的有些忐忑。

        老实讲这个价格并不算贵,虽然还有继续砍价的空间,但徐言却没有这么做。

        毕竟杭州东岸、南岸的别业一套都要上千两。这位置虽然偏僻了点,但五百两真不算贵了。

        别人也得赚钱不是,多出的银子就算是给老掌柜平白无故被泼了一盆洗脚水的补偿吧。

        老掌柜显然没有想到徐言能够答应的如此痛快,一时有些愣了。

        直到徐言命双喜掏出银票给他付了定金,他才狂喜道;“公子真是豪爽,待我们乘州返回城中,老朽便取了房契交予公子。”

        徐言点了点头:“好说。”

        却说一行人乘舟返回,虽然西湖依旧静美,但经过洪家画舫那桩事后几人都没了雅意,最多偶尔谈笑几句却是无人再吟诗。

        游船驶入涌金门,老掌柜付了银钱,一行人相继跳下船来。

        老掌柜指着南侧不远处的一座宅子道:“公子可看到那宅子了?”

        徐言奇道:“这宅子有何特殊之处?”

        “这便是洪尚书创立的两峰书院。”

        徐言心道这也能扯到洪家。看来洪家的影响力在杭州着实不小。

        两峰书院他当然听说过,创始人是弘治年间的刑部尚书,太子太保洪钟。这位洪尚书自号两峰居士,正德七年告老还乡后便在涌金门南创立了书院,教习后人。

        细算一算,洪尚书应该是在嘉靖二年去世,王守仁还给他写了《祭洪襄惠公文》。

        从此来看,此人的人品应该不错。

        洪钟有两个儿子,一个是洪橙、一个是洪涛。

        印象中洪橙还做了一个小官,不过并没有在史书上留下过多印记。

        徐言摇了摇头道:“他开他的书院,与我何干。”

        老掌柜自讨没趣,嘿嘿一笑便不再多说。

        一行人回到牙行,徐言命双喜补足八百两银票,老掌柜将商铺、别业的房契交给了徐言。

        双方钱契两清,各不相欠。

        出了牙行,徐渭显得有些兴奋。

        “公子,徐某觉得不如一次性置办齐开办书坊所需要的物件。如若一切顺利,这分店用不了多久也可以开张了。”

        眼下徐渭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书坊上,在他看来杭州的分店只要能够开起来,那一定会大赚一笔。

        徐言笑道:“我也正有此意。文长兄,宁波那边你便不用操心了。这段时间你便待在杭州,料理分店的事宜吧。”

        双喜接话道:“少爷,你这宅子买下暂时也不住,放的久了容易潮,不如...”

        “不如你帮本少爷看家是不?”

        不用想都知道双喜在寻思什么,徐言直接点破。

        “这段时间你便先在那里待着吧。”

        “多谢少爷。”

        双喜闻言大喜道。他实在不喜在孤山书院的日子,钱老爷子似乎看他不怎么顺眼,他啊还是躲远点的好。

        反正少爷在书院也是闭门读书,吃喝用度都有人管,用不太到他。

        他正好借着这段时间把少爷要用的家具物件、文房四宝置办齐了。等到少爷想去别业了,随时都可以住进去。

        ......

        ......

        西溪洪园。

        洪妙云独坐闺房之中,却是愁眉不展。

        今日她本与兄长泛舟西湖之上,听着伶人唱着昆山腔小曲,心情自是极好。

        谁料丫鬟翠云将一盆洗脚水撒向西湖之中,平白惹出了事端。

        翠雯本是无心,谁料迎面正巧行来一条小舟。

        这便惹出了误会。

        洪妙云本想把那游船上的公子请到画舫来赔礼谢罪,但那人却是一通讽刺挖苦,随即乘舟离去。

        这可急坏了洪妙云。

        钱塘洪氏家风甚严。

        洪氏族训有云“孝以事亲,义以睦族,敬以持己,恕以及物。身能立,家始齐。”

        洪氏家规更有“戒游”、“戒博”、“戒饮”、“戒斗”、“戒色”、“戒逸”的严格规定。

        不管怎么看,洪妙云今天都是丢了洪氏族人的颜面,若不能及时弥补她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翠雯跪在屋外带着哭腔劝道:“千错万错都是奴婢的错。奴婢不该泼那盆洗脚水,平白惹得小姐被人误会。小姐切莫再要自责了。”

        洪妙云叹了一声道:“你进来吧。”

        翠雯这才站起身来,由于跪的太久她的膝盖十分酸痛,揉了好久才缓了过来。

        她推开门,擦了擦眼角道:“都是奴婢的错,小姐切莫要责怪自己了,这饭是一定要吃的。”

        洪妙云只喃喃道:“却是不知还能否遇到那个公子。若是能当面向他解释清楚,便也了却一桩心事。”

        “小姐,这人海茫茫的,去哪里找啊。”

        “罢了,你也不是有心的,下次多留心些吧。”

        毕竟是自己的贴身丫鬟,洪妙云也不好过于责怪翠雯。

        “奴婢记住了,绝不会再有下次。”

        翠雯咬着嘴唇道。

        沉默了片刻,她方是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那明日的诗会,您还去不去呢?”

        洪妙云微微颔首:“当然得去,明日可是秋集,绪山先生在孤山书院主持诗会。听说旅居此地的沈明臣也会去。”

        稍顿了顿,洪妙云吟道:

        “少年裘马骋春游,直指金鞭过五侯。

        绿水桃花临广岸,画栏杨柳压青楼。”

        “这首《少年游》作的真是极好,不知他明日还能否做出这么好的诗。”

        翠雯笑道:“小姐还要以二少爷的名义去吗?女扮男装就不怕老爷发现了责罚?”

        洪妙云佯怒道:“好你个死妮子,胆子越来越大了。”

        说罢轻轻一挥拍在了翠雯的肩上。

        翠雯却是顺势夸张的跳出两步:“哎呀,奴婢知错了,还请小姐恕罪。”

        洪妙云摇了摇头苦笑道:“你啊!”

        见小姐终于露出了笑容,翠雯心里的一块石头也算落地。

        ......

        ......

        ps:啊啊啊终于写到了,这下本书不是和尚文可以证明了吧?各位看官推荐票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