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钱塘洪氏

第五十四章 钱塘洪氏

        徐言心道你还真是实诚啊。

        他之所以问徐渭就是想让徐渭和他打配合,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合力压压价。

        可徐渭倒是好,给了一个颇是不错的评价。

        这还怎么压价?

        犹豫了片刻徐言淡淡道:“这铺子别的都还好,唯独有一点离坊口太近。”

        老掌柜眼睛眯成一条缝陪笑道:“公子这就说笑了不是。离坊口近怎么能算是缺点呢。”

        徐言已经打定主意杀价哪里会轻易罢休:“怎么不算缺点?我买这铺子是要做书坊的,书坊是卖什么的?”

        “当然是卖书。”

        “这就是了,既然要卖书,主顾自然要先看再买了。这里离坊口这么近,人来车马喧,哪里耐的下性子。”

        老掌柜心道好像有那么点道理,可是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你先开个价吧。”

        徐言不给老掌柜反应的时间。

        “看公子这么诚心要买,五百两,只卖五百两。”

        话音刚落,徐言便摇了摇头:“文长兄我们走。”

        说罢扭头就走。

        老掌柜登时急了,到手的鸭子岂能让它飞了?

        他几步追上前去咬牙道:“四百五十两,公子满意了吧?”

        徐言仍不回头。

        他徐家虽然有钱,但也不是冤大头,五百两银子不是小数目。这铺子地段虽好,但绝对不值这么多。

        “公子,这可是寸土寸金的涌金门,杭州城最繁华的地段。”

        老掌柜近乎带着哭腔道:“四百两,不能再少了。”

        此刻徐言已经走到了街上,眼看着就要离去,老掌柜跺了跺脚道:“三百两,只卖三百两,就当老朽交了公子这个朋友!”

        徐言这才停了下来。

        这个价格倒算是有些诚意。

        实际上三百两也有些偏高,但总得让人赚点。加之徐言确实看上了这间铺子,便折返回来道:“三百两,说定了。”

        老掌柜还是有些肉疼,苦笑道:“像公子这么能讲价的人着实不多,老朽佩服。”

        徐言淡淡道:“接下来可以去看别业了吧?”

        老掌柜连连点头:“公子放心,一切包在老朽身上。一定让公子满意。”

        铺子已经卖了出去,并没有赚太多。如今希望都在那套别业上,老掌柜自然想靠着它大赚一笔。

        有心让徐言出血,老掌柜自然下了血本。

        他在涌金门外的码头上租了一艘游船,准备一行人坐船横穿西湖到别业去。

        说来这还是徐言来到大明后第一次泛舟游西湖,心情难免有些激动。

        倒是徐渭因为之前已经来过一次,显得很淡定。

        不得不说西湖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景色,虽然现在是深秋,仍然美得不可方物。

        徐渭显然也注意到了徐言的神色,试探道:“公子不作诗一首?”

        徐言摇了摇头:“情境不对。”

        他心道作诗也要讲场合啊,这种时候作诗不是浪费吗?

        西湖游船相较于一般客船更为精致,一般都是富家公子携美同游时包下的。

        老掌柜见徐言显然是外地人,便介绍道:“公子且看,前面就是三潭印月了。”

        徐言点了点头随口吟道:

        “塔边分占宿湖船,宝鉴开匳水接天。横玉叫云何处起,波心惊觉老龙眠。”

        老掌柜本想借机夸赞几句,谁料这时迎面而来一艘画舫,画舫之上一个小娘子将洗脚水泼了过来,正好全部倒在了老掌柜身上。

        从头到尾被淋了个落汤鸡,老掌柜好不尴尬,自然便没了心思吟诗。

        徐言皱眉道:“这也太无礼了。”

        老掌柜强自苦笑道:“妙云姑娘的洗脚水一般人可是品不到,小老儿我值了。公子,这便是钱塘洪家的画舫,我们还是靠远点吧。免得惹了麻烦。”

        “钱塘洪家?”

        徐言挑了挑眉:“钱塘洪家可是杭州望族。怎么会教出这么没品的姑娘。”

        老掌柜连忙拉住徐言,告诫说不得说不得。

        可惜徐言的声音显然太大,画舫上的洪家人已然听到了。

        “这位公子,我家小姐还请您上船一叙。”

        一个婢女模样的人隔船传话道。

        徐言冷笑道:“本公子没有这个雅兴。”

        那婢子摇了摇头:“我方才说了,我家小姐有请...”

        她话没说完徐言便打断道:“我管你家小姐怎么说。本公子没有雅兴。”

        说完便示意船夫摆开船头。

        “你!真是不识好歹!”

        那婢子气的牙痒却是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这艘游船远去。

        没办法画舫太大,根本无法迅速掉头。

        “公子啊,你这下可是得罪了洪小姐了。”

        老掌柜叹了一声道:“钱塘洪家在杭州颇有些背景,今后公子还是小心为妙。”

        徐言却是丝毫不以为意:“小小洪氏,可笑可笑。”

        却说游船横跨西湖,很快便来到里湖区域。

        相较于外西湖,这里的游船显然少了许多,环境十分清幽。

        待船在码头停好,徐言率先跳了下去,环目四视只见翠竹环绕,美不胜收。

        老掌柜腿脚不甚利落,在船夫搀扶下跳了下来,抖了抖衣裳想要把方才的洗脚水全部抖掉。

        但很快老掌柜便发现这是徒劳的,苦笑着摇了摇头在前面引路。

        行走于山间小径,呼吸着新鲜泥土的芳香,确实别有一番滋味。

        不过并未走太久,老掌柜便停下步子指着一栋两层竹楼道:“公子且看,这里便是老朽说的别业了。”

        徐言顺着望去,从外面看这别业卖相确实不错,就是不知道里面如何。

        一行四人走至近前,老掌柜掏出钥匙轻轻一启,便推门而入。

        一进门一股不小的潮气便扑鼻而来。

        徐言皱眉道:“这里一直这么潮吗?”

        老掌柜有些尴尬道:“临水而居难免如此。不过住了人就会好很多了。”

        他走在前面一边引路一边介绍,徐言等人跟在后面静静的听。

        “这别业的精髓便在二楼。”

        老掌柜爬楼爬的气喘吁吁,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来。

        “公子请看。”

        他启开窗户,指着窗外道:“足不出户,西湖美景尽收眼底。”

        ...

        ...